同传造假门背后:科大讯飞5年获6亿政府补贴,野蛮人会随时敲门

2018年以来,科大讯飞股价大幅回调超40%,人工智能第一股的光环黯然褪色。科大讯飞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商业模式能否成功,这是比“同传造假”风波更大的挑战。同传造假门背后:科大讯飞5年获6亿政府补贴,野蛮人会随时敲门

文 | 韩忠强 甄祥晴

编辑 | 成静卫 小川

最近,科大讯飞深陷AI同传“造假门”。

对于网络上“假扮AI”的说法,科大讯飞坐不住了,不但和造假门的爆料者“和解”,还发声明称自己没有造假,就连董事长刘庆峰也不得不选择在人民网上出面澄清。

科大讯飞几次三番的回应,要点其实只有一个,那就是以科大讯飞目前的技术,还做不到与专业同传人员效果等量的同传效果,更谈不上超越,起到的只是一个减轻同传人员工作强度的辅助配合作用。

多位业内人士对市界表示,尽管科大讯飞在语音技术领域获得了众多奖项,但是跨越技术和商业之间的鸿沟需要更长的时间来探索。

未来,AI注定会大行其道,替代一大批工作机会,创造惊人的利益价值,而布局其中的企业将有望攫取高额的利润,但在这一切到来之前,AI这块远方的肥肉,科大讯飞注定还吃不到多少。

目前的科大讯飞,只是资本的望梅止渴,而且这只青涩的梅子尚有长不好的迹象。

01股权分散:一把悬在头顶的利剑

科大讯飞分散的股权,如一把高悬于头顶的利剑。而铸就这把利剑的不是别人,正是刘庆峰自己。

1999年,还在读博士的刘庆峰与十几个同学创办了科大讯飞。但是,一帮技术宅,哪里懂得资本的弯弯绕绕。

同传造假门背后:科大讯飞5年获6亿政府补贴,野蛮人会随时敲门

▵ 科大讯飞董事长刘庆峰

在创办初期,刘庆峰一下子出让了科大讯飞51%的股权,虽然这过半数的股权以平均17%的份额给了三家公司,但正是因为这一次性的大额出让让刘庆峰创业团队丧失了科大讯飞的绝对控股权,科大讯飞的股权结构随着后续的融资变得越来越分散。

目前,科大讯飞前三大股东分别为中移动、刘庆峰与中科大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中科大资产)。其中,中移动股份最多,占有12.91%,刘庆峰与中科大资产分别持有7.57%和4.01%,其余前十大股东的股份均在1%上下,股权可谓分散。

同传造假门背后:科大讯飞5年获6亿政府补贴,野蛮人会随时敲门

据2018半年报数据,科大讯飞的实际控制人为以刘庆峰和中科大资产组成的一致行动人,目前实际控制人对科大讯飞的权益比例为18.58%。

同传造假门背后:科大讯飞5年获6亿政府补贴,野蛮人会随时敲门

需要说明的是,刘庆峰所代表的并不仅仅是其本身,他还同时拥有吴晓如等9位自然人股东所拥有的其他表决权的权益。

科大讯飞可没有当前阿里、京东等科技公司流行的AB股投票权的设置,因此,刘庆峰及其一致行动人在科大讯飞的控制权也仅为18.58%,这与中国移动的股权差距并不大。更何况,刘庆峰及其一致行动人的控制权是一种联盟性质,没有直接持股牢靠。

对此,刘庆峰曾坦言:“一定意义上来看,这种股权架构其实成为讯飞一个发展过程中的短板。” “我们特别担心作为一个上市公司,不能够像亚马逊、华为那样形成压强战术。看准了机会,就能迅速抓住。”

刘庆峰的担心不无道理。科大讯飞并不姓刘,一旦科大讯飞的创始团队与其他股权持有人的意见相左,科大讯飞恐难始终保持航向不受影响。

祸起萧墙之忧存在,外来的野蛮人也可能随时攻城。

AI性感外露,在股权结构如此分散的当下,科大讯飞难免会成为资本猎手觊觎的对象,说不定哪天万科的“宝万”之争会在科大讯飞身上再度上演,届时,刘庆峰会否如王石般出走呢?

02营收涨利润缩

一家科技公司的好坏,营收增长情况为第一指标。

而科大讯飞在营收方面,似乎做到了科技公司应该有的营收高增长。

2008年至2017年,科大讯飞的营业总收入从2.58亿元,一路增长至54.45亿元,十年增长了21倍。

同传造假门背后:科大讯飞5年获6亿政府补贴,野蛮人会随时敲门

虽然营收在高速增长,但是量升质低,质低的原因如下:

第一,利润增速低于营业增速,且在2017年利润增速开始下滑,首次出现营收增长而利润下滑的背离情况。

2008年公司净利润为0.7亿元,2017年为4.79亿元,十年增长了不到7倍,这与营收21倍的增幅差距甚远。

值得注意的是,自2013年以来,在营收增速大幅增长的同时,科大讯飞的净利润却出现了增速大幅下降。

公司净利润增速从2013年的53.21%下降到了2016年的13.79%,并且在2017年首次出现了净利润增速负增长,从2016年的4.97亿元下降到了2017年的4.79亿元,增速为负3.54%。这与2017年营收增速大涨63.97%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第二,买来的营收?

十年来,科大讯飞通过不断并购,合并报表,不断推高营收。

以下为近年科大讯飞部分并购情况:

同传造假门背后:科大讯飞5年获6亿政府补贴,野蛮人会随时敲门

对于这种多元并购的做法,曾有投资者质疑其并购是为了推高业绩。对此,科大讯飞提出了“内生并购”的说法,称将并购公司的业务无缝整合到产品体系中,使业务板块得到快速补充,有助于提升其竞争力。

对于这类多元化并购推高营收的做法,东北证券研究总监傅立春对市界表示,由于A股审核制的存在,一些上市公司利用其上市的独特地位,进行融资并购,尤其在自身业绩不太理想的情况下,注入优质资产可以推高业绩。但是并购的过程中需要评估并购资产与原有业务的一致性和协同性,要分析明确并购是为了公司产业链的发展,还是为了单纯的冲业绩。如果并购不能发挥协同一致性的话,反而会起到1+1

同传造假门背后:科大讯飞5年获6亿政府补贴,野蛮人会随时敲门

然而,2013年以来利润增速下滑的迹象表面,科大讯飞并购显然没有起到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

尽管如此,科大讯飞的并购步伐不会停止。在2018年半年报中,科大讯表示未来将会抓住机会进一步投资并购。

此外,2018年的半年报显示,科大讯飞的员工规模较去年同期增长近 3500 人。据科大讯飞2017年年报,公司在职职工人员合计8659人,其中母公司4109人,主要子公司4500人。

一年之内人员增加了3500人,不能不令人生疑。就此问题,市界致电科大讯飞相关部门人员,但公司并未就此正面回答而是请市界到投资者关系平台进行提问。10月7日,科大讯飞在投资者关系平台回复称公司人员的大幅增长是源于相关领域的布局投入。

03业绩靠政府,补贴+采购

科大讯飞做出来的业绩,相当一部分靠政府在支撑。

自诞生初期,科大讯飞便依赖于政府补贴输血。

2013年~2017年,政府补助分别为1.11亿元、1.47亿元、1.67亿元、1.80亿元、4684万元。从占比来看,2013~2016年,政府补贴收入对科大讯飞净利润的贡献额度均超过35%。一旦扣除这三成份额,科大讯飞每年经营获得的净利润会大幅下滑。

同传造假门背后:科大讯飞5年获6亿政府补贴,野蛮人会随时敲门

▵ 科大讯飞语言输入,个人讲话速记,字幕上屏

虽然科大讯飞曾在投资者交流会上称,企业获得的政府补助和公司持续研发投入有关系,并以数据说明政府补贴贡献的收入有限。但是,政府补助占净利润的比例更能反映其盈利能力问题,毕竟,来自政府的高额补贴是造成科大讯飞净利润连年增长的重要因素。

净利润依赖政府补贴已经令人质疑,业务输出大量依赖政府采购更是让人惊叹。

目前,科大讯飞营业收入主要来源有教育领域、智慧城市、政法业务、开放平台及消费者业务等。其中,开放平台及消费者业务主要面向C端,其中占比最大的一项是电信增值产品运营。听起来十分高大上,实际上就是拨打电话能听到音乐的彩铃业务。2017年财报显示,彩铃业务收入占比为10.35%。

面向B端才是科大讯飞的主要收入来源。教育领域占比27.74%,智慧城市占比27.3%,政法业务占比10.23%,三项业务合计占比超65%。而这些业务收入绝大部分依赖政府采购。

以目前收入占比最大的教育领域为例。一位资深教育行业从业者告诉市界:“科大讯飞在教育方面侧重的是to B的市场,就是通过政府关系,从上到下去做。在商务市场实施拓展时,科大讯飞会跟当地政府去做一些大盘子捆绑,然后把教育项目装里面推下去。”

同传造假门背后:科大讯飞5年获6亿政府补贴,野蛮人会随时敲门

▵科大讯飞语ai+医疗,智医助理,门诊语音电子病历

依赖地方政府采购集中体现在科大讯飞全资子公司讯飞智元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讯飞智元)身上。天眼查信息显示,截至2018年9月,来自政府、检察院、学校等地方机构的采购订单,讯飞智元已经中标27个。

但是从上而下推行下去的产品,实际应用效果如何?

据上述人士透露,在涉及到语音识别的英语口语考试和中文普通话考试市场,科大讯飞依据产品基础,以及与政府的良好互动关系,几乎已经形成垄断。

“科大讯飞除语音识别以外的其他教育体系产品,比如智慧课堂等,就是一个行业平均水平,没有太大优势,甚至和优秀产品存在较大差距。”

04巨头夹击,TO C路迷茫

面向To B 领域的业务并不性感,尤其在谷歌、苹果、微软等国际巨头以及以BAT为代表的国内互联网巨头也开始开发智能语音市场后。

科大讯飞正在面临市场份额被抢占的局面。今年1月,有投资者在互动平台对科大讯飞提问称,有网友和福建省法院的朋友聊过,科大的智慧系统甚至不如阿里。从2016年初,他们率先是引进讯飞,后来阿里也插足,现在两套系统,法院只用阿里,说科大讯飞不好用,并建议公司多听听福建法院用户的抱怨,抓紧时间改善系统。

同传造假门背后:科大讯飞5年获6亿政府补贴,野蛮人会随时敲门

▵ 科大讯飞机器人,人机互动问答

对此,科大讯飞只回应称,目前未了解到阿里系统在实际办案过程中有常态化应用。

过去的商业模式正面临严峻挑战。但一位与科大讯飞有合作的腾讯云工作人员告诉市界,“语音比较复杂,涉及方言等各种语言,需要长时间积累,科大讯飞在短时内还是占优势的。”

不过,一个净利润低还有业绩压力的上市公司,在技术研发投入的长期资金支持上,与巨头和靠风投融资的创业公司竞争,是没有优势的。

作为应对,科大讯飞近几年开始布局面向C端用户的业务。2017年第三季度投资者交流会上,科大讯飞表示希望未来To C的业务在三年左右能占到40%,远期能占半壁江山。

科大讯飞To C的收入主要包括电信增值业务产品,移动互联网产品和服务与智能硬件。财报显示,2018上半年,科大讯飞To C业务营业收入10.84亿,同比增长129.69%;ToC业务在整体营收中占比达33.76%。

不过,在这占比三成的To C 端收入中,电信增值产品运营收入,也即彩铃业务占比接近一成,智能硬件占10.39%,而移动互联网产品和服务收入仅占3.68%。

曾有一位投资者在互动平台上质疑,科大讯飞既然是华为公司的全面战略伙伴,为什么在华为系列手机中默认安装的输入法是百度语音输入,而不是讯飞输入法?如此重要的C端合作入口,公司为什么没有拿下来?

科大讯飞高级副总裁杜兰接受媒体采访时多次表示,“科大讯飞正在积极尝试由To B向To C的转变,打开C端市场将是讯飞下一步市值提升的关键。”

“To C 纯消费领域是竞争比较充分的市场,它更依赖于对产品的打造,对市场的敏锐反应、对客户需求的挖掘覆盖以及客户体验的提升,而这与科大讯飞原本依赖政府采购的商业模式存在一些悖论。”上诉教育行业资深人士提出,在To C 市场,科大讯飞正在面临严峻挑战。

2017年底,科大讯飞市值曾一度突破千亿大关。2018年以来,科大讯飞股价大幅回调30%,人工智能第一股的光环黯然褪色。科大讯飞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商业模式能否成功,这是比“同传造假”风波更大的挑战。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同传造假门背后:科大讯飞5年获6亿政府补贴,野蛮人会随时敲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