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远血案”理应让全能神信徒发出质疑

4年前的5月28日,山东招远发生了全能神信徒制造的“麦当劳杀人案”,无辜的吴硕艳只因不愿意提供自己的电话号码被活活打死。参与行凶者都受到了应有的惩罚,法院判决的结果是:被告张帆、张立冬2人获死刑;吕迎春被判处无期徒刑;张航、张巧联因能够当庭认罪悔罪且属于从犯,被从轻处罚,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和7年。

“招远血案”理应让全能神信徒发出质疑

“招远血案”5名嫌疑人听候法院宣判

此血案虽然已经过去了整3年,但它带给我们的思考远远没有结束。当人们思考应该如何防范邪教时,全能神信徒理应对自己的信仰发出质疑。

质疑一:既大讲“慈爱”却又发布“杀戮令”,这是什么样的“神”?

邪教多伪善,全能神同样擅长假装慈悲。在《话在肉身显现》中,“慈爱”、“怜悯”、“大爱”等词语频频出现。比如,“全能神啊!因着你的慈爱和怜悯……”“使你们真认识了神是慈爱的神,都尝到了神的真挚的爱。”“全能神啊!是你的大爱把我们抓住了……”然而,同是在《话在肉身显现》中,全能神又凶相毕露,发布了杀戮令:“该舍的就舍,该砍的就砍,该杀的就杀”,声称“我的话就是权柄,谁改动谁就触犯刑罚,必遭我击杀,严重的断送自己的性命”,“谁若疑惑必遭击杀,没有考虑余地,立刻斩草除根,除去我心头之恨”。正是这些充满戾气和杀气的“神旨”,壮了全能神暴徒的邪胆。在“招远血案”中,张立冬供认他们的目的就是“打死”吴硕艳,“因为她是恶魔邪灵”,吕迎春还威胁试图报警者“我告诉你们,谁管谁死”。千万别以为“招远血案”只是偶然,要知道,全能神的残暴令人发指,它成立护法队威胁和伤害不愿意加入者或意欲退教者,殴打、割耳、刖足,什么残忍的手段都用上了。全能神是国际社会公认的经常使用暴力的邪教。奉劝仍然痴迷未醒的全能神信徒反思一下:“神”不是慈悲为怀么?“神子民”为何会极端残忍、灭绝人性呢?既大讲“慈爱”却又发布“杀戮令”,这是什么样的“神”?

质疑二:既然女基督“掌管人的一切”,张帆等为何遭受人的审判?

大祭司赵维山是全能神的实际统治者,他创立该邪教时就自称“全权的主”,包装情妇杨向彬,称她是“第二次道成肉身的女基督”,代上帝发令,“掌管人的一切”。 “女基督”自封“救赎主”、“宇宙的大君王”,声称“我的话就是权柄”“一切荣耀、颂赞、权柄都归于宝座之上!”全能神是“唯一的独一真神”“万民必在宝座前跪拜!”“宇宙之首掌管万有”。《话在肉身显现》的“附篇二”,标题就是“(全能)神主宰着全人类的命运”,女基督声称“人类要想有好的命运,一个国家要想有好的命运,那只有人类都俯伏敬拜(全能)神,都来到神的面前向神悔改认罪,否则人类的命运与归宿将会是一场不可避免的劫难。”招远血案的凶手正是奉行这些“神旨”而“代神行权”,对该砍该杀的“邪灵”吴硕艳狠下毒手、致其身亡的。既然女基督的话就是权柄,“掌管着人的一切”,为何执行女基督旨意的张帆等人却要遭受人的审判?这不是“(全能)神”的奇耻大辱么?

质疑三:既然早就“收复大红龙”,为何“神子民”还被中国法院判了罪?

全能神在其重要“经典”《话在肉身显现》中叫嚣:“在你们肉体上以后再不受苦,因大红龙已被我灭绝,它不敢再猖狂,……既说必成,我是信实的神自己。各国、各方、各派都向我归来,向我的宝座拥来,这是我的大能。”在另一本“经典”《东方发出的闪电》中称:“当今的中国是一个没落的大家庭,受大红龙支配,大红龙是《圣经》中所说的魔鬼,中国人就是大红龙的子孙,末日将到,得救的没有几个人,都在诅咒之列,终有一天上帝要征服中国。所有子民和众子要在神的率领下,在大红龙的国家与恶魔大红龙展开决战,将大红龙消灭,不让它继续败坏人类。今年(1998年)收复大红龙,明年底收复全世界。”此“神话”暴露了全能神邪教的政治野心,暴露了赵维山等上层分子煽动仇恨的险恶动机。可笑的是,按此“神话”,19年前全能神就已“收复大红龙(指中国)”了,18年前就已“收复全世界”了,为什么中国法院还能给“神子民”张帆等人定罪?其实,在中国被绳之以法的全能神信徒又何止张帆等5人,仅仅是闹腾“世界末日”最凶的2012年,就有1300多名女基督的“神子民”因散布末日谣言而被逮捕,其中一部分人已被法办。如果“大红龙”真的早被“收复”,大量违法犯罪的全能神信徒就不会“厄运”连连了。信这样一个只会吹牛的“神”能有好结果么

质疑四:张帆等人被判刑时,无所不能的“全能神”却哪儿了?

有人讽刺说,“全能神就是全无能”,按之于招远血案的审判结果,十分准确。想那张帆、张立冬等5人之所以嚣张跋扈、无视法律,敢在大庭广众这下打人致死,并威胁目击者“谁管谁死”,是因为他们心中有所仗恃。全能神的大祭司(实际上的教主)赵维山曾经大吹其牛,向信徒承诺:“信从女基督不必受任何约束,可以任意犯罪;救人不必受法律限制,可以任意而行”。于是,在张帆等人看来,一旦加入全能神,信从“女基督”,违法犯罪就可以豁免,就可以为所欲为。张帆、张立冬不是说他们“相信神”、“不怕法律”吗?不是妄言“判了死刑我们也不会死”吗?这5名全能神暴徒,之所以敢追打吴硕艳致死,全是因为相信他们真的“可以任意而行”。岂料到,他们最终被押上了审判台,分别被量刑定罪,最严重的将丢掉性命,这时候,大祭司赵维山去哪儿了?“女基督”去哪儿了?为什么“全能神”不来解救自己的忠实信徒?其实,傻子都能想明白:如果全能神真有那么“神”,“大祭司”赵维山遭到通缉后又何必逃窜海外、遑遑如丧家之犬呢?

上述质疑,相信是一个头脑正常的人应该发出的。奉劝至今仍沉迷于全能神邪教的人们,多动脑筋,认真反思,及早回头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招远血案”理应让全能神信徒发出质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