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的命运05:难兄难弟齐救国,一门双烈老愤青

1943年,当郭沫若知道他的挚友郁达夫在南洋被日本帝国主义者杀害的消息,写下了一首诗,赞颂爱国作家郁达夫和他的哥哥郁曼陀,像春兰秋菊那样年年散发出永恒的芳馨。

郁达夫,原名文,小明荫生,1896年12月7日出生于浙江富阳县一个穷书生家庭。

古人的命运05:难兄难弟齐救国,一门双烈老愤青

1913年,17岁的郁达夫结束了独居自学的生活,跟随长兄郁曼陀到了一衣带水的邻国日本,踏上了人生的新里程。

郁曼陀,原名华,又名庆云,生于1884年。16岁中秀才,20岁考取官费留学日本早稻田大学师范科,毕业后又入法政大学攻读法律。1910年,辛亥革命后,他被任命为京师审判厅推事。1913年,他又受命前往日本考察司法工作,得便把自学在家的三弟带到日本留学。

1922年,郁达夫毕业回国。作为创造社的主要创始人,他在上海担任了这个文学团体的领导工作。从这时起,郁达夫开始了文学生涯,成为“五四”以来有影响的著名作家。

古人的命运05:难兄难弟齐救国,一门双烈老愤青

郁达夫的杰出才华和广泛影响,使得敌人也不得不时时想拉拢他。 当国民党当局以不封闭“创造社出版部”为诱饵要他“帮助党务”时,他立即“托病谢绝”,当有人企图引诱他到国民政府去“做个委员”时,他仍然拒绝。郁达夫不愿意同那些“爬乌龟钻狗洞”的政客们同流合污,难能可贵地保持了自己的政治节操。

1930年初,中国自由大同盟在上海成立,郁达夫是主要的发起人之一。他领衔签名的宣言指出:“我们处在现在的统治之下,竟然无丝毫自由可言!”对国民党统治下鹰犬遍地、白色恐怖弥漫的黑暗无道的社会,发出了强烈的控诉!3月,中国左翼作家联盟在上海成立,鲁迅提名郁达夫为这个组织的发起人之一。

1938年3月,郁达夫应好友郭沫若之邀,来到当时抗战中心:武汉。

在武汉,郁达夫见到了周恩来。周恩来留他在郭沫若领导下的第三厅担任“设计委员”,同时他又被选为“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理事。

古人的命运05:难兄难弟齐救国,一门双烈老愤青

这一年8月,武汉沦陷前,文艺界抗敌力量已分别转移。有的随军上前线,有的挺进敌后打游击,有的奔赴海外做宣传。郁达夫又回到福州。年底,他怀着国恨家仇,愤然离国,前往南洋的新加坡,进行抗日宣传工作。

新加坡是华侨集中的地方。郁达夫在这里担任《星洲日报》副主编,兼任《华侨周报》的主编;还担任新加坡文化界抗日联合会主席等多项职务,领导文化界抗日工作。

这时,长兄郁曼陀被暗杀的噩耗飞越关山重洋,传到了新加坡,郁达夫悲痛欲绝。他强忍揪心之痛,写下《悼胞兄郁曼陀》一文,向日寇、汉奸提出了强烈的抗议,激愤难耐地表示:一定要继承“死者的遗志”,去“向汪逆及侵略者算一次总账!”

原来,1931年以后,郁曼陀举家南下,被任命为上海高等法院第二分院刑庭庭长,主管英租界的刑事案件,还兼任东吴法政大学的刑法教授,有《刑法总则》和《邢例》等著作行世。上海沦为孤岛以后,日寇汉奸横行街头巷里,在光天化日之下,绑架暗杀爱国志士的事件时有发生。为人刚直的郁曼陀法官的处境也日益艰难了。然而,他绝不退缩,毅然坚守着司法岗位。对那些汉奸特务、走狗爪牙等民族败类,他执法如山,决不姑息养奸。他的高风亮节和正义行动赢得了社会各界爱国人士的赞赏和敬佩。

古人的命运05:难兄难弟齐救国,一门双烈老愤青

​1939年春天,郁曼陀接到一封署名为“反共锄奸团”的匿名信。这是敌人伪装政权的一个暴力恐怖组织写的。他们要郁曼陀为日伪当局效劳,甚至想拉他参加汪精卫的汉奸政府。郁曼陀对敌人嗤之以鼻。亲朋为他的安危忧虑,也有劝他躲起来,但他置个人生死于不顾,斩钉截铁地说:“头可断,血可流,志不可屈!国难当前,我怎能轻离职守而去?我只行我心之所安,死生何足道哉”如狼似虎的日寇、特务,终于向郁曼陀伸出了沾满血污的魔掌。8月的一天早晨,郁曼陀正要离家上班,刚跨出门口,就遭到早已设下埋伏的敌人的伏击,一颗罪恶的子弹击中他的身躯。他倒在自己寓所门前的血泊中。爱国法官郁曼陀,为主持正义、维护中华民族的尊严而牺牲了。时年54岁。

1940年3月4日,当上海各界人民为郁曼陀烈士举行追悼会时,郁达夫因无法前往祭奠,就写了一副挽联。

以此表哀思。对哥哥的牺牲,郁达夫感到无比自豪。

1941年2月4日,日本帝国主义攻占新加坡的前夜,郁达夫与胡愈等十几个文华战士撤离这座城市。渡过风急浪高的马六甲海峡,流亡到荒凉的苏门答腊岛上。

他们居住在一座名叫巴爷公务的小镇上,郁达夫做了老板,开设酒厂。

古人的命运05:难兄难弟齐救国,一门双烈老愤青

郁达夫利用自己的老板的身份,营救和帮助不少爱国侨胞和抗日的印尼人。

1944年春天,由于一个名叫洪培根的华侨汉奸的高密,日本宪兵知道了酒厂老板就是中国著名作家郁达夫。于是,敌人就把他严密地监视起来。

这时,抗战已接近胜利之日,天快要亮了。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当郁达夫听到这个大喜讯时,他是何等地欣喜若狂!

可是,就在十天以后的25日傍晚,日本帝国主义竟然将郁达夫秘密逮捕,并于九月17号,将他残酷地杀害于印度尼西亚苏门答腊岛丹戎革岱的荒野之中,时年49岁。

新中国成立后的1952年,中国共产党人民政府为这一门双烈的兄弟俩建立了一座“双烈亭”。

小编认为:在那个地狱般的世道,在那个冰冷而绝望的时代,正是有了郁达夫、郁曼陀这样真英雄老愤青,把自己的激愤、痛恨化成实际行动,用他们的不幸与痛苦为我们后辈创造出一个光明的开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古人的命运05:难兄难弟齐救国,一门双烈老愤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