臧天朔带走了一个时代的记忆

臧天朔带走了一个时代的记忆

臧天朔走了 。很多人以各种方式自发的悼念他。对于一个过气的歌手,和一个曾经蹲过号子的刑满释放的犯人,这种礼遇好像是稍高了一点。但我们不只是对一个人逝去的哀伤,而是对这个人身上有着符号性的意义——洒脱,豪气,义气,才气的不舍。

我平时不太喜欢流行,摇滚之类的音乐。了解臧天朔还是那首《朋友》开始的。遗憾的是由于我年轻时嗓音不够粗犷,所以总是唱不出那种苍凉的感觉。

我还依稀地记得《朋友》的歌词:

朋友啊朋友

你可曾想起了我

如果你正享受幸福

请你忘记我

朋友啊朋友

你可曾记起了我

如果你正承受不幸

请你告诉我

……

朋友啊朋友

你可曾记起了我

如果你有新的

你有新的彼岸

请你离开我离开我

每次听,总是感觉那么豪迈、悲壮,充满了金石味儿。但这样的人往往不适合做生意。就像宋徽宗这样的大艺术家不适合管理一个国家一样。这样的人“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因为豪爽、义气,他可以交很多的知心朋友,但也因此,在生意场上,他可能就是个任人愚弄的白痴。

在当今的社会已经很少感受到《朋友》描述的那种感觉。要不就是伸着兰花指,脸蛋比姑娘还滑溜的娘炮,要么就是身上苗龙刺凤,剃光头,冒充黑社会老大,进了局子比谁都孙子的假丈夫,要么就是一身油滑,恨不得将亲妈的每一枚铜板都骗到手的败家子……

可能有人很不理解,像斯琴格日乐这样的被臧天朔深深伤害了的才女。为什么还要发文悼念他。其实这是70后,甚至60后的一种情结。就像《老炮》中的话匣子对六爷的言听计从一样。那个年代女性对臧天朔这类男人有着一种莫名其妙的痴迷。

这是现代一些爱情心理理论无法解释的。单从情感上说,我们可以评价臧天朔为渣男。但却忽略了那“渣”后隐藏着的,一种混不吝的真性情。

社会发展了,我们进入了契约社会。好像什么事情都希望有章可循。都要权衡利弊。这可能也是时代发展的必然,并没什么不对。但我们总感觉自己像个机器,在预先输入的程序下运行。提高了效率,却丧失了人情味。

以前遇到了烦心事,女的可以找闺蜜,男的找哥们。但现在由于那种“义气”的丧失或者说不确定性,只能付费找咨询师了。

臧天朔的去世,让我们突然感到一个时代的退场。我们对那个时代的眷恋,才是我们感伤臧天朔的真正原因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臧天朔带走了一个时代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