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最大银行金库被盗案侦破纪实

全国最大银行金库被盗案侦破纪实

1994年2月16日,建行莆田市分行金库传出一个惊人的消息:总计约值360万元人民币的现金不翼而飞!

经查,这是一起建国以来全国金融系统最大的金库被盗案。

2月17日,福建省公安厅向北方及沿海部分省市发出通缉令。

2月18日,案犯连广宇在四川重庆市落入法网。 连广宇并非什么臭名诏彰的“江洋大盗”,而是建行莆田市分行国际业务部出纳员兼管库员,从学校毕业参加工作才半年,年仅21岁。

震惊之余,人们不禁要问,银行历来以制度健全、管理严格而著称,为何会让连广宇这么轻易地抓住疏忽,钻了空子?连广宇又何以能够犯下如此弥天大罪?

透过厚厚的案卷,我们不难发现—一有章不循,违章操作,为连广宇盗配钥匙提供了可乘之机1993年10月,建行莆田市分行国际业务部单独设立了金库。刚从哈尔滨投资高等学校国际金融专业毕业不久的连广宇在担任出纳的同时又兼任管库员。

连广宇虽生长农村,但心气颇高,渴望功成名就,改善不裕家境的念头很强烈。但理想与现实的冲突,却使他本不成熟的心理严重失衡;只要有了钱,很多东西不都能办到吗?

钱及钱的作用在他的脑海中被迅速放大。

在银行工作,每天要同大量的钞票打交道,这让连广宇觉得难受,因为这些钱都是别人的。随着对金钱的渴求与日俱增,将这些钱占为己有的想法逐渐产生。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与权衡,连广宇决定付诸实施,以早日实现自己心中的欲望。

作为出纳兼管库员,连广宇直接掌管金库大门两把钥匙中的一把和金库存放库款的保险柜唯—一把钥匙及密码。可要窃到库款,还需要守库室三道门的钥匙以及金库大门的另一把钥匙。连广宇将目光首先盯住了与其同时分配到国际业务部工作的出纳复核兼管库员叶××保管的另一把金库大门钥匙。按规定,这把钥匙平时应存放在专用保险柜内,而保险柜的钥匙必须随身携带,保险柜的密码也仅限本人保管使用。可是叶××却违反规定,把保险柜的钥匙放在办公桌中间抽屉内的一个眼镜盒里。与叶××邻桌的连广宇不仅知道这一点,而且还知道这个抽屉右侧隔板较低。这桌子他用过。后因接柜工作不便,两人调换了座位。交换办公桌抽屉钥匙时,连广宇无意中留下右边抽屉多出的一把钥匙。至于保险柜的密码,叶××早就泄露给连广宇了,那还是刚配发保险柜时,叶××对操作方法不熟悉,折腾半天也没打开保险,连广宇见状便提出,“我帮你开”。叶八不假思索就交出了钥匙和密码。

就这样,2月4日中午,连广宇轻而易举把叶保管的金库大门钥匙盗配到手。

至于盗配守库室三道门的三把钥匙,连广宇也没费太大的劲儿。

建行莆田市分行金库是利用旧宿舍改造而成,金库没有外库,直接与守库室连为一体。4名守库员人手一套钥匙,保卫部还保留了一套公用钥匙。由于该行守库押运员严重不足,每当白天守库押运员外出押钞而无人值班时,有关业务部门要进金库提送钞票,就要找保卫部的同志开门,有时保卫部的同志一时不得脱身,就从楼上把钥匙扔下楼,让业务部门的管库员自己去开守库室。连广宇虽不知道这套钥匙存放的确切位置,但从楼上应声到扔下钥匙的时间很短暂分析,钥匙可能就放在靠近保卫部办公室门口的文件柜或办公桌的某一个抽屉里。2月5日是春节前的最后一个星期六,行机关统一布置打扫卫生。10时许,连广宇溜到保卫部办公室门外,一看大门敞开,室内空无一人。再一看,靠近门口的多层文件柜也未上锁,他急忙走上前顺手拉开中间的一个抽屉,守库室的一串三把公用钥匙赫然入目,连广宇好不高兴。建行门口就有电子配匙摊,几分钟后,一套复制好的钥匙又稳稳攥在连广宇手中。至此为止,连广宇已把进入国际业务部金库的全套钥匙配齐,就等机会下手盗窃库款了。

管理混乱,纪律松驰,为连广宇盗窃库款,洞开了方便之门。

2月8日已是农历腊月甘八,人们忙着购置年货,分行除集资部外的各部(室)当天中午即开始放假。这天上午是守库押运员翁×值班,10时45分财会部盘库关库后,翁就没心思蹲在守库室里了,按建行总行颁发的《出纳制度》规定金库应实行24小时双人值班,但莆田市分行长期以来只有晚上实行双人值班。在白天只有一人守库情况下,1992年7月,还制订了守库员“白天值班时要经常巡逻营业大厅和储蓄所”的规定,给金库安全留下了重大隐患。此时,翁×把守库室三道门锁上后,信步向行大门口两侧的营业大厅和建中储蓄所踱去。这一切,都被在大门值班室佯看杂志的连广宇看在眼里。当手表上的指针指向11时35分时,连广宁开始行动了。他利用守库室门前停放的三辆汽车挡住门卫视线和翁××仍在大门外转悠之机,迅速打开守库室三道门和金库大门,从保险柜内盗出美元3.44万,港币75万,人民币2万余元,然后装进塑料袋,大摇大摆地离行而去。时至12时,翁×未交接班和巡查金库就擅自离岗下班了。

2月10日下午,连广宁给家里留下一笔巨款,后携款走上逃亡旅途。他先经福州到上海尔后到重庆,准备用钱以自费生的身份隐藏在校园里,等风声过后,花钱买护照出国。如意算盘打得不错,然而,他终究逃脱不掉法网的追踪。

思想麻痹,对内防意识谈薄,延误了报案时间。

2月14日,主持国际业务部工作的副经理林××从乡下老家过完春节上班来了,但他本对本部人员上班情况进行查询,因而未发现连广宇没来上班的异常情况。这天上午及第二天,连的姐姐曾两次电话查问连广宇是否上班,连的母亲还到业务部哭诉,说连初一离家后至今未归,这些异常情况,未引起众人警觉。至15日下午4时多,建经部一同志告诉林××连广宇母亲曾来哭诉一事,林××提出是否要查一下库,但部里其他同志都表示节前曾查过库,节后因无业务,未出过库,且快下班了,还是待明天再说。林××想到连广宇在节前曾向其请假要去南昌参加一个同学的婚礼,当时未获批准,“没来上班,会不会擅自去南昌了。”在这种侥幸心理支使下,林就未再坚持查库。16日上班后,林××见连广宇仍未露面,这才交代人分别到连广宇的宿舍和办公桌抽屉找金库钥匙。结果从连广宇床下找出的一串钥匙中,发现了叶××保管的金库钥匙和守库室三道门钥匙。众人好生疑惑,赶紧查库,这才发现金库巨款被盗。此时,已是连广宇作案后的第8天了。

领导存在的严区官僚主义,掩盖了安全保卫工作上的诸多漏洞。

莆田市分行这起特大金库被盗案,暴露了该行领导的严重官僚主义及管理工作的许多漏洞和问题。工作不深入,情况不明了。该行行长黄××至案发已到任三年,但三年中从未参加查过一次库,甚至连就在市分行院内金库的门都未进去过。市分行金库因守押人员和保卫干部严重不足,以至每个月近20天,每天少则2小时,多则8小时无人值班。其它时间,即使白天有人值班,也仅为1人,且还要到大门口两侧的营业厅和储蓄所巡逻。对此重大事故隐患,案发前黄××竟一无所知。具体分管国际业务部和保卫部工作的副行长朱××,不仅对以上严重情况不甚了解,而且对守库室有五套钥匙在同时使用以及保卫部的公用钥匙长期放在经常未锁的抽屉中,同样不知道。国际业务部副经理林××对叶××违章操作,把专用保险柜钥匙存放在办公桌抽屉里的情况,也是蒙在鼓里。职责不明确,工作不落实。由于平时疏于学习,案发前,副行长朱××和国际业务部副经理林××对上级关于“主管行长每月要查一次,出纳员负责人每旬要查一次”金库的规定均不知道。从1993年10月15日国际业务部单独设立金库到1994年2月8日金库被盗,朱××仅查库2次,且未按规定登记,林××也仅查库三次,且春节前封库时也未组织查库,以致案发后,对何日短款,短多少,都心中无数。国际业务部单独设立金库时,副行长朱××对其它方面的安全都提了要求、作了交代,唯独没有想到交代安装报警器。保卫部主持工作的副主任黄××虽然对安装报警器,也作了安排,但只是消极等待厂家送货上门,结果至案发长达4个月的时间里,报警器一直未安上。

明知有问题,纠正不得力。对守押人员和保卫干部严重不足的问题,副行长朱××和保卫部副主任黄××虽然先后多次在非正式会议外的场合,分别向行长黄××反映过,并提出要求解决的建议,终因黄××未明确表态给予解决而作罢。保卫部副主任黄××自1992年到任后,虽也发现守库室公用钥匙管理混乱,也知道守库员白天值班时要离开守库室去“经常巡逻”的行规与上级颁发的《守库员守则》的有关规定相矛质,但因过去没出过什么事,便沿袭“传统做法”不变,直至发案。连广宇一手出演的这出特大金库被盗案丑剧已经落下帷幕,等待连广宇的将是法律庄严的审判。建行莆田市分行的有关责任人也受到应有的政纪党纪处分。

至此为止,我们似乎可以给这个金库被盗案暂时划上句号了,但是我们每一个同志,特别是各级领导干部是否都能真正把别人的教训变成自己耳旁不停撞响的警钟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全国最大银行金库被盗案侦破纪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