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山奉集堡

昨天有一个条友留言,说介绍一下奉集堡,坐车期间,整理一下资料,条友提供古城墙有个土堆还在,有护城河,不过不完整,薛礼征东就是到这里射箭止步。这里还是高句丽在北方的第一个完整的城池。

塔山奉集堡

搜索百度只能是一下资料,历史颇为悠久,与清建立有着很多交集!

塔山塔和奉集堡是依依不舍的!苏家屯区陈相屯镇东侧,有座塔山;塔山东南,静卧着一座古老的村庄。村庄头枕甲宝山,脚抵北沙河,默默地经历着岁月的剥蚀。这里残存着辽代集州古城的城址;遗留着明代城墙的砖石。这里,刻印下了后金八旗铁骑的剽悍;讲述着那段惊心动魄的后金与明朝战争故事。便是辽金时期的集州古城、明代的奉集堡城址!

古城址残迹犹存,唐渤海国置,为集州治。治所在今辽宁沈阳市东南奉集堡。金属贵德州。元废。明洪武初复置,寻废。有史料记载,辽金时期的集州,与沈州(沈阳)级别相等。集州所属的奉集县,就在陈相屯镇塔山脚下。集州城城址为方形,每边长500米,城墙用土夯筑。墙外有与城墙平行的护城河。城内现存许多青砖瓦等建筑构件。

据《盛京通志》卷十五《城池》条记载:“奉集堡城,城东南四十五里,周围四里,正南一门,即辽时奉集县故址。”辽代置集州领奉集县;金代改属贵德州奉集县;元时废;明代置奉集堡。

后金天命五年(1620年)八月二十一日,努尔哈赤率军掳掠明朝懿路、蒲河得胜后,分兵八路攻掠奉集堡。守城总兵李秉诚领3000名骑兵迎敌,与后金八旗兵展开激战。结果,明将惊慌逃跑,明军大败。自此,揭开了后金八旗军进攻辽沈地区的序幕。

当年,明朝辽东的最高长官“经略”熊廷弼,与后金努尔哈赤较力斗智相持了一年左右。熊廷弼严防紧守;努尔哈赤无从下手。就在这时,腐败的明王朝送给努尔哈赤一个千载难逢的战机:撤换熊廷弼。

努尔哈赤之所以多次发兵掠夺懿路、蒲河、奉集堡等城,目的就是孤立沈阳城。熊廷弼辞归后,努尔哈赤兴奋得摩拳擦掌。也是该着明朝气数已尽:明代泰昌元年(1620年)七月,万历皇帝、泰昌皇帝在一个月内相继死去,天启皇帝即位。皇位频繁更迭,佞臣权贵趁机争权夺利,朝廷内连续发生了“梃击”、“红丸”、“移宫”明末三大案件。

明代万历四十三年(1615年)五月初四中午,一名30多岁男子手持枣木棍,闯入太子朱常洛居住的慈庆宫,逢人便打,击伤守门官员多人,一直打到殿前房檐下。一时间,呼喝声、喊叫声连成一片。直至内官韩本用将持棍男子抓获,宫内这才平静下来。这便是明朝“梃击案”。明代泰昌元年(1620年),光宗朱常洛病重,李可灼进献“红丸”,自称仙丹。光宗服后死去。有人怀疑是神宗的郑贵妃唆使下毒,旋即展开了一系列追查元凶举动,是为“红丸案”。明代万历四十八年(1620年)七月,光宗朱常洛即位,为泰昌元年。宠妃李选侍照顾皇长子朱由校迁入乾清宫。不料一个月后,光宗死于“红丸案”。李氏便与太监魏忠贤密谋,企图住进乾清宫,挟持皇长子掌握朝廷大权。都给事中杨涟、御史左光斗等朝臣,为防止李选侍干预朝政,遂逼迫李选侍移居仁寿殿哕鸾宫。此事件史称“移宫案”。

趁着明代朝廷混乱一团糟的时机,努尔哈赤率兵向辽沈地区进发。

明代泰昌元年(1620年)十月初十日,明代朝廷委任袁应泰经略辽东。袁应泰根本不懂军事,到任不出5个月,辽东事务便一塌糊涂,一发不可收拾。

袁应泰调用18万军卒,分驻辽东各城。其中,以1万兵力驻守沈阳;1万兵力驻守蒲河;7000兵力驻守奉集堡。虽然袁应泰的兵力不少,但却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更为可怕的是,趁着袁应泰收编蒙古族军士的机会,不少后金奸细混入了袁应泰的军队之中。当时,辽河两岸赤地千里,军粮严重缺乏,致使明军面临极大危机。

明代天启元年(1621年)正月间,总兵官李光荣得到消息:后金正在积极制造钩梯、备置车营、储备粮草,将要进犯辽沈地区。努尔哈赤深知,沈阳、奉集堡、虎皮驿三地为鼎立之势,想要坚守沈阳,必须保住奉集堡;想要保住奉集堡,必须严备虎皮驿。三城互为犄角。虎皮驿守不住,奉集堡必危;奉集堡守不住,沈阳必然孤悬。努尔哈赤兴师动众,必须经过马根丹、抚顺,最终到达沈阳。其间,奉集堡是必经之路。所以,后金进军辽沈地区的第一役,便从奉集堡开始。

明代天启元年(1621年)二月十一日,努尔哈赤统兵数万,直奔奉集堡杀来。奉集堡监军副使高出,率领全军死守。在明军的炮火下,八旗士卒纷纷落马,伤亡数千人。与此同时,明将朱万良率军前来增援。努尔哈赤完成了军事试探后,第二天便下令退兵。十六日,努尔哈赤派出小股兵力,进攻虎皮驿。十八日,努尔哈赤再次发兵,扰犯王大人屯(辽阳县西北)。至此,努尔哈赤既探清了明军兵力的虚实,又迷惑了辽东的明军将官。

明代天启元年(1621年)三月初十日,努尔哈赤亲自统率大军,水陆并进,直取沈阳城。十二日辰时(7时至9时),后金八旗军抵达沈阳城下,驻扎在城东浑河北岸。努尔哈赤看到沈阳城防守固若金汤,不宜强攻,便设法引诱沈阳明军出城决战。于是,努尔哈赤派出一支精兵,渡到浑河南岸掠夺,以便引诱明军出城作战。然而,明军并不上当,坚守城池不出。

当年,总兵官贺世贤、副将尤世功统兵7.5万余人,共同驻守沈阳。沈阳城外沟壕纵横、大炮林立,防守严密。努尔哈赤见状,便暂不攻城,麻痹明军。一向骁勇善战的贺世贤,见后金兵迟迟未能攻城,便产生了骄傲、轻敌情绪,最终率领1000多名亲丁出城杀敌。见贺世贤统兵冲出城来,努尔哈赤立刻命令兵士边战边退,以便诱敌深入。贺世贤不知是计,一路掩杀过来。见时机成熟,努尔哈赤命令一部分八旗兵士,将贺世贤重重围困起来;其他八旗兵士急速攻城。

贺世贤率领的兵士寡不敌众,只好且战且退。努尔哈赤急令兵士放箭。贺世贤身中4箭。贺世贤率众杀到沈阳城西门外时,被后金八旗兵士砍死在马下。尤世功、夏国卿、张纲、段展、陈辅光等明朝官员,也先后战死。

努尔哈赤占领沈阳城后,屯兵5天,论功行赏,隆重祭奠阵亡将士。数日后,努尔哈赤宣布:乘胜前进,直捣辽阳城。随后,八旗军兵分八路齐头并进,旌旗蔽空,浩浩荡荡向辽阳进发。当晚,八旗军在虎皮驿扎营。

辽阳城是辽东重镇,明朝官员一向驻扎辽阳城镇守辽东。后金只要拿下辽阳城,辽河以东就全部归为后金所有。面对后金八旗军潮水般涌来,袁应泰急忙调兵遣将,抽调两三万名明军,固守辽阳城;与此同时,调集奉集堡等地驻军,助守辽阳城。袁应泰还将家丁组成了“虎旅军”,一道守卫辽阳城。

明代天启元年(1621年)三月十九日,努尔哈赤统率八旗大军,从虎皮驿出发继续南进,于当天巳时(9时至11时),到达辽阳城东南、太子河东岸。午时,八旗全军渡过了太子河。出乎袁应泰的意料,努尔哈赤并不急于包围辽阳城,而是扬言要进军山海关,直犯京师。后金八旗兵沿着千山,直奔山海关大路而去。努尔哈赤的真正目的,是要把辽阳守军调出辽阳,在野战中歼灭后,再取辽阳城

话说当天寅时(3时至5时),袁应泰、巡按张铨等,便以炮声传知全城军民,命令士卒严守城池,还一大早亲自登城观察敌情。午时以后,他们看到努尔哈赤竟然置辽阳城不顾,率领八旗军向山海关方向疾驰而去,便顿时乱了事先的布局,急忙命令部分明军尾追后金八旗军;将5万名明军,在辽阳城西5里,结阵为三大营。

努尔哈赤得知明军尾随身后、大股明军已经出城结阵之后,便从辽阳西南的远山,挥戈掉头向辽阳城奔来。努尔哈赤命令大贝勒统率红旗军,迎击尾追的明军;另外七旗兵布列七队,与明军三大营对阵。首先出战的后金黄旗兵,冲击明军左翼朱万良营。总兵官朱万良率兵奋力厮杀。黄旗兵支持不住,首战败北。努尔哈赤见势不妙,急令四贝勒皇太极统率白旗兵助战,随后蓝旗兵也一拥而上杀进战团。从午时一直战到傍晚,总兵官朱万良战死疆场,明军士卒四处溃散。与此同时,明军的中营、右营,先后被白旗兵切断包围。蓝旗兵又绕到明军其后进行攻击。明兵寡不敌众,溃败而逃。四贝勒皇太极率领白旗兵,随后追杀60多里后。当晚,努尔哈赤率军进逼辽阳城。

明代天启元年(1621年)三月二十日,袁应泰亲率家丁“虎旅军”冲出辽阳城平夷门(东门),在辽阳东山上集结成三营,布列三层枪炮,与后金八旗军相互攻打,以牵制努尔哈赤攻城兵力。

努尔哈赤一边部署左右各四旗兵攻城,一边不断抽调兵力与东山明军激战。他先命令绵甲军推出战车进战。明军积极反击,炮火猛烈,两军相持不下。努尔哈赤被迫抽调攻城兵力,与明军进行野战。他先派出200名“红护军”(红旗兵中护卫兵、精兵)冲击,又令1000名白旗兵进战,部分“白护军”随后,不断增加精兵冲阵。明军终于抵抗不住,在炮火掩护下,袁应泰随同“虎旅军”逃回辽阳城。

当天卯时(5时至7时),后金八旗兵士开始攻城。明军的火箭、火炮、火罐等各种火器齐发,有的明军兵卒还登房跨脊放箭,一时间矢如雨注。后金八旗兵士冒矢冲战,激战多时,不见胜负。申时(15时至17时),辽阳西城门火药突然起火,烧及城上和各军窝铺、城内草场。西城守军溃乱;八旗兵士乘机相继登城。努尔哈赤得报后,命令北城门攻城兵士急速转向西城门。八旗兵士很快占领了辽阳城西关。努尔哈赤随后进入辽阳城。

第二天,在辽阳城东城门镇远楼上,袁应泰西望朝廷,叩头拜辞,然后焚楼殉职。官员何廷魁携带妻子投井而死;监军崔儒秀自缢身亡;拒绝了努尔哈赤的百般劝降后,明朝重臣张铨,在辽东衙署内自缢身亡。得知众多明朝官员为国捐躯后,努尔哈赤感慨地说:都是忠臣啊!随后,他命令按照汉人葬俗,用棺椁将这些明朝忠臣厚葬。

占领辽阳城不久,努尔哈赤决定:定都辽阳,并在太子河东建造“东京城”。进而,后金政权统治了辽沈地区。

塔山奉集堡塔山奉集堡塔山奉集堡塔山奉集堡塔山奉集堡塔山奉集堡

以上由灰太狼先生提供!感谢!

沈阳市苏家屯区东南四十里有个叫奉集堡,它北依塔山、甲宝山,南临北沙河,从古至今那里就是辽沈地区的战略要地。

1904年日俄战争中的沙河会战期间,这里也成为两伙强盗交战的战场,奉集堡这座千年古城便毁于这场战火之中了。

伪满统治期间,日军在奉集堡村的西面兴建了一个军用机场和一个仓库,光复前美军B--29轰炸机群轰炸奉天时,这里的日军战机曾起飞进行过拦截,并在浑河罗士圈子上空展开空战。光复后,日军奉集堡机场指挥官林弥一郎率部及飞机全部投向民主联军,并以他们为教学骨干成立了东北航校,为我国培养出第一批飞行员,这批飞行员先后参加了开国大典和抗美援朝战争,涌现出了王海、刘玉堤、张积慧等空军英雄。现在出的名人和照片希望大家补充留言!

现如今奉集堡的东、东北、西北还能看见残存的城墙和护城河,南面的城墙成了北沙河的河床,其中以西北角城墙相对保持的好一些,墙体约有二百多米长,只剩夯土墙芯,墙体上长满了大树,在村中随处可见老城墙砖砌筑的房屋和院墙,偶尔还能见到老柱础石和石构件,据老人介绍,在村中曾有座古庙,解放前后被拆除,建了小学校,现在在原校门处还有古庙的几个碑座和碑首,有一些被拉到沙河南的烈士墓去了,把古庙石碑改成烈士墓碑了。

奉集堡是座有千年历史的古城,又有丰富的历史遗迹,2011年前没有看见一块文物保护的标志,也没有人进行有效地维护和管理,经过沈阳文保志愿者的大力呼吁,已经于2013年立碑保护!终于可以保护沈阳部分老城遗存!

奉集堡位于塔山的东南,南面沙河,东临沈丹公路,据沈阳45里。从汉朝至今,已是一座享有近1500年历史的古城,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据《辽东志》载:“古奉集县在今辽阳城东北80里,汉为险渎县,高丽为双俨县,金为奉集县,明废县为堡。”史书载:奉集堡城在沈阳城东南45里,辽代置集州领奉集县,金代改属贵德州奉集县,元时废,明代置奉集堡,设铁坊百户所,原有土墙围四里。土城址现代情况与历史记载相吻合。

坐车编辑比较仓促,请批评指正!

欢迎塔山奉集堡的原著民添加照片,及宝贵建议共同来完善你们的网上家乡,纪念家乡的悠久历史!传承发扬光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塔山奉集堡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