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绿岛”上的西非青年

“生命绿岛”上的西非青年

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的外籍儿科医生董翰文在照顾新生儿。

南方日报记者 张梓望 摄

在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的新生儿重症室(NICU),有90多个5面玻璃的透明温箱,住在里边的高危新生儿不少是早产儿。他们因器官发育不成熟,难以在母体外生存。温箱就是他们的“生命绿岛”,也是家长最后的希望。

10月1日是国庆黄金周首日,但这里与工作日并无不同,医护人员忙着给孩子打针、输液、喂养……其中有位黑皮肤的“生命守护者”,他能讲流利的中文,甚至偶尔还能蹦出一两句粤语。他是今年刚入职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的儿科医生,中文名叫董翰文。

这个长假,董翰文有一半以上的时间要待在科室,他十分坦然:“选择了一份职业,就要接受它的好与坏。”

家乡医疗条件差促使学医

董翰文的家乡在西非的塞拉利昂,那是一个医疗条件不高的国家。在当地,医院缺,“有时要走一天才能到”。医生也缺,儿科医生更缺。“孩子生病,更多是依靠自身抵抗力痊愈,有些太严重了,就没了。”董翰文说。

目睹了太多类似的悲剧,董翰文决定要学医。2009年,他拿到了政府奖学金,与一众非洲学子奔赴中国,来到了南方医科大学读医。

学医难,不懂中文的董翰文就更难了。刚来中国时,他说每天上课像看老师表演。有时听到一些医学专业术语,董翰文更是“难到想哭”。

在这种情况下,有些留学生退学了,但董翰文咬咬牙,“逼自己说中文,和中国人交朋友,下课后花时间翻译医学书籍。”慢慢地,董翰文闯过了语言关,生活也走上了正轨。

5年后,董翰文听从建议,决定读儿科方向的研究生。“有时候跟孩子玩,看到他们笑,自己的疲劳感也消失了。”这是他选择儿科医生的原因。

在NICU,孩子是绝对的主角。他们大多数是早产儿。董翰文的职责就是照顾这些孩子,帮助其闯过呼吸、感染、喂养不耐受等难关。

在这个“生命绿岛”上,董翰文是唯一的外籍医生。病人家属会不会对他有误解,不够信任他?董翰文说,这也无法避免,“我能做的是更耐心去沟通,用通俗易懂的语言把孩子病情告诉家属。”

妻子是广东韶关人

爱笑的董翰文有好人缘,有时会跟科室里的人分享些非洲奇闻趣事,还会说出两三句粤语,把大家逗得哈哈大笑。

董翰文的粤语是妻子教的,妻子是广东韶关人。大学期间,他与妻子相识相知相爱,最终迈进婚姻殿堂,还有个一岁半的女儿。

原本,两人计划在广州安家立业。但后来,妻子公司安排她去外国工作。现在,一人在非洲,一人在广州。

两人虽相距万里,但有一致的目标,“要有个自己的小家”。

董翰文感谢妻子的理解和付出。有时,科室的人爱谈论房价,但董翰文很少主动参与。他不想被外界的声音干扰了内心的秩序。“两个人组建家庭要有自己节奏,不能被带着走。”他说。

现在孩子在韶关老家,由丈母娘照顾。5日起,董翰文也迎来了他的休息日,唯一期待是回韶关好好跟女儿待着,哪也不去。

南方日报记者 黄锦辉

通讯员 胡琼珍 伍晓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生命绿岛”上的西非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