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晨称不认同“抢戏”:我们是表演 又不是打仗

“对手戏,对手有戏,你才有戏,你光自个儿在那儿演,把对手弄得茫然不知所措,不知道该怎么给你反应,我觉得那叫独角戏。”

“双女主”的难点在于,首先剧本基础要好,要保证两个角色都有可发挥的空间;其次是演员进入角色后,要彼此成就,互相成全。《找到你》中“姚晨+马伊琍”的双女主设置就非常不错。初看是个拐卖孩子的社会题材,但导演吕乐选了一个更为独特的切口,在悬疑类型片的包裹之下,《找到你》最终呈现了一幅当下社会的女性众生相,姚晨和马伊琍的角色互为对照,有着很强的现实意义。

姚晨称不认同“抢戏”:我们是表演 又不是打仗

 姚晨坦言,刚拿到这个角色的时候,她的内心是犹疑的,“因为李捷这个角色,还是有些吃亏的,她没有孙芳那个角色那么的完整……这个人物,演不好就会很危险,容易让人不理解,会有风险性。”不过,转念一想,姚晨最终还是接下了这个角色,“我是一个手艺人,我的任务就是要把手边的这块材料尽力雕琢好,这个才是最重要的。”

姚晨称不认同“抢戏”:我们是表演 又不是打仗

“双女主”难免要面临被比较的命运。谈到对手,姚晨表示和马伊琍合作很愉快,两个人都是那种很职业的女演员,彼此欣赏,绝对没有“抢戏”一说。“(我)不认同所谓‘抢戏’这一说,”姚晨说,“对手戏,对手有戏,你才有戏,你光自个儿在那儿演,把对手弄得茫然不知所措,不知道该怎么给你反应,我觉得那叫独角戏。我不支持那种我要比过你,我要打死你的表演,我们是表演,又不是打仗!”

话虽如此,姚晨也坦率表示,两人也不想为了消弭外界的这种成见而刻意表现得很亲密。“我俩生活中是很好的朋友,你非说我们俩成为闺蜜了,我们也不是闺蜜,因为我们没有时间成为闺蜜,这是很真实的状态。”她提到前不久和马伊琍一块去某杂志拍封面,摄影师拼命cue两人更加亲密一点,“我说你们别整那一套,什么动不动就卖个腐,或者怎么着,我俩又不是那样的关系…我们就是两个独立的现代女性,一起合作了一部好电影,然后一起拍一个漂亮封面。”

姚晨称不认同“抢戏”:我们是表演 又不是打仗

因为《武林外传》一炮而红,之后被定型,姚晨坦言曾一度非常排斥喜剧角色,也拼命试过转型。但随着年龄的累计,她越发珍视所有的体验,现在的她亦不太会计较类型,“如果有像郭芙蓉,或者像翠平那样那么精彩的喜剧,太愿意了。”曾想着40岁之前拿个影后,早前《找到你》入围上海电影节,姚晨被看好,不想最终却失意错过。问及这个问题,姚晨说:“(影后)我当然还是想拿,但问题是我得先拍好作品。至于什么时候能拍好作品,我发现没法拿年龄做限制了,也许到60岁的时候才演到一个好作品,然后拿到奖项。”

《找到你》讲述女性困境,曾在演讲中不吝展露中生代女演员职业困境的姚晨对此深有体会。为自救亦为救人,她开了一家名叫“坏兔子”的公司,未来计划以女性题材为重点。“周边有很多好的女演员到了这个年龄,本应是她最丰富也最有故事性的一个年龄段,但却没有好的剧作来承载,”姚晨说,“我希望能够做一些作品,除了解决自身的需求,也能解决其他一些女同行的这种问题。”

姚晨称不认同“抢戏”:我们是表演 又不是打仗

谈《找到你》

角色演不好会很危险 曾想演马伊琍的角色

娱乐记者:国内的现实题材不多,女性题材就更少,你是怎么拿到这个本子的?

姚晨:这个片子的出品方是壹线影业,壹线影业的老板是我多年的好朋友,如此机缘就接到了这么一个本子。看完以后我觉得确实很好,剧本的基础非常不错,是我近期看过最完整的一个剧本。我们就约了导演见面聊,很快就把这事儿给定下来了。因为导演也是一个靠谱的导演,吕叔嘛,大家都很爱他。最重要的是李捷这个角色。虽然说她在剧中的出现其实就是很短暂的两天,任务也很简单,只是在寻找,我依然觉得她身上是有可挖掘的空间。

娱乐记者:你觉得李捷这个角色最触动你的是什么?

姚晨:其实说实话,接这个戏的时候,我没有那么强烈的感受,就说我一定要接这个角色。因为李捷这个角色,老实说还是有些吃亏的,她没有孙芳那个角色那么的完整,孙芳这个角色毕竟还有很多前世今生的东西。李捷这个人物,演不好就会很危险,容易让人不理解,会有风险性。我有朋友甚至建议我可以去换一个角色,但孙芳那个角色当时已经定了马伊琍来演。后来我又觉得说,我是一个手艺人,对我来讲,我的任务是把手边的这块材料给它尽力雕琢好,这个才是最重要的。

姚晨称不认同“抢戏”:我们是表演 又不是打仗

娱乐记者:你有没有把这个顾虑跟导演说?后期有没有做一些调整?

姚晨:有,这些都有跟导演去交流,包括我们的编剧海燕,我们都有很直接的交流。不过,这不是说我们编剧写得不好或怎么样,是这个人物身上承担的戏剧任务就是这样的,只是说,这对于演员来说很危险,要把她演好很有难度。我记得每次和导演开会讨论,导演都会带一个很大的剧本,一边是剧本,一边是空白的,他会把你所有的建议都记下来,然后回去再跟编剧推敲。这一点让我很有安全感,因为导演至少是愿意跟你一起磨合、愿意来消化,甚至是接受你的建议的。当然如果他不接受,他也会很坚持。

娱乐记者:能举个小例子吗?

姚晨:其实有很多细节确实是演员参与进来,演了以后,我们才能知道这个人物到了那样一个时刻会有什么样的状态和表现。比如说,孙芳和李捷两个人在门口抹护手霜那段,那个是编剧提供的一个细节,拍的时候导演说这么一系列动作来不及,要不要把这个细节去掉。我说,千万别,我觉得这个细节还挺有意思的,很能体现这两个人的关系的,能不能保留。最后就保留了下来。这种是属于编剧的想象。

演员的想象是什么呢?比如说我跟袁文康那场戏,我们俩摔那个杯子,剧本上是没有这个动作的,这个就是属于我们到现场经过规定情境的感受之后,觉得可以有这么一个处理,因为这样可以连带着后面发现孩子。这个就是即兴的想象。片子里还有很多类似这样的细节。

娱乐记者:很多看过的观众说,吕乐很会拍女性。合作下来,你觉得他是一个怎样的导演?

姚晨:吕叔是一个很有人文关怀的导演,他本人在剧组,对待群众演员、场工都是非常非常尊重。而且很多时候他都是自己走位置,我们经常恨不得把他给拖起来。比如我们有跪着的戏,他都自己跑过去跪在那帮我们对光。作为一个创作者,如果你对周遭的人或事缺乏真正的关注和体恤,其实是很难拍出好的作品,因为你无法跟周围的人和事产生共情。

姚晨称不认同“抢戏”:我们是表演 又不是打仗

谈表演

40天演绎48小时的状态 曾一度要崩溃

娱乐记者:你刚才说到,李捷这个角色演不好会很危险,为什么这么说?

姚晨:这个角色的难点在于,除了很耗体力,另一个原因就是,我要在40天的时间去演2天的状态。因为故事就发生在这么短时间里,人处在一个很极端的状态。我需要把这种极端状态延续40天,这是最让人崩溃的。另外,你也知道,这种极致的状态也不是一层不变,需要层次感,妆发要一点点变化,表演也要一点一点递进。加上我们时间紧张,不是顺拍。为了保持连贯性,我就只能用一个笨办法,就是每拍一场戏之前,我就把我的剧本从头到尾再看一遍,这样我就知道,到这场戏的时候,我的情绪点到什么程度是最准确的。

姚晨称不认同“抢戏”:我们是表演 又不是打仗

娱乐记者:开场在垃圾堆里找小孩的那段我印象很深,那场戏大概拍了多久?

姚晨:其实剧本一开场不是那样的,是后来剪辑二度创作的,那场戏应该是前十来场,开机大概15天、20天左右的时候拍的。那算一场大情绪的戏。其实拍这场戏反而没有占用太多时间,只是准备的时间很长,所有人要准备,垃圾筒啊,车来车往,还有群众演员啊。因为是隧道,有时候会突然冒出别人的车,要管理。我们下午去的,大概到了夜里11点才拍上,两条也就过了,因为这种戏也没法来很多条。最后我看导演用的也是第一条,因为那条情绪最饱满。

娱乐记者:这部电影,你的表演都收到不少称赞,你觉得这次表演和以往有和不同?

姚晨:就刚才说的那场戏,拍那场戏给了我从来没有过的一个表演上的体验。翻垃圾筒的时候,她被垃圾绊倒了,然后她扶着墙站起来,那个其实都不是设计,就是真的是腿软,演到那块的时候我整个人就已经是瘫的了。但是你还有那个意识说你得站起来,还得继续找。包括李捷叫孩子的声音,她已经不是完整的,她一会儿叫孩子名字,一会儿是像野兽那样的嚎叫,她也不知道该叫谁,不知道该叫什么好,就是人在一个极度恐惧、惊慌失措的状态下一种生理上的反应。

娱乐记者:你在表演的时候是不是体验派多一点吗?会不会去设计一些细节?

姚晨:对,我们学的是体验派。现在体验派好红啊。不过具体要看戏,每场戏不一样,刚才那种戏你没法设计,你大概知道你的路线,要完成什么任务,其他全部交给你最感性的第一反应。有一些戏,比如两个人的交谈,可能有一些心理上的暗战,这种东西就需要去做一些细节上的小设计。这种就需要来很多遍,越多遍,你越从容,你的细节就越丰富。

姚晨称不认同“抢戏”:我们是表演 又不是打仗

谈“双女主”

对手有戏你才有戏 我不认同“抢戏”这一说

娱乐记者:这部电影主打“双女主”,你和马伊琍难免会被拿来比较,你会有这个担心吗?

姚晨:其实我接了这个戏就已经没有这个担心了,要不就不接了。我从一开始就知道孙芳那个角色定了马伊琍 ,阵容什么也都摆在这里,这完全就是一个你选不选择的问题。你要是怕被抢戏,那你不接就可以了。既然你选择接了,那就说明你没有想这层。作为创作者,你要想着把你自己弄好,这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情。我跟老马合作,我们也很愉快,因为老马本身就是一个很性情的人,我很多年前也看她的戏,我也很喜欢她之前一些戏里的表演,包括当她面,我也跟她聊过这个东西。

娱乐记者:当年的哪一部戏?

姚晨:有一个叫《月牙儿与阳光》,老舍的,她演得特别好。

娱乐记者:对,我觉得表演需要两个人互相刺激、互相成就的。

姚晨:对,就是互相成就这个东西。我其实特别地不喜欢,也不认同所谓“抢戏”这一说。很多人会说,你看他特别会抢戏,有的人也以这个东西为荣,我觉得这是演员不职业的一种表现。戏给你了,你可以去自由发挥,但是一定是建立在不破坏这个戏的整体架构和对手的戏的基础之上。所谓“对手戏”,像你说的是要相互成就。为什么能相互成就,是因为我们彼此给予。对手戏,对手有戏,你才有戏,你光自个儿在那一个人演戏,把对手弄得茫然不知所措,不知道该怎么给你做反应,我觉得那叫独角戏。我不支持那种的所谓说我要比过你,我要打死你的表演,我们是表演,又不是打仗呢。

姚晨称不认同“抢戏”:我们是表演 又不是打仗

 包括前两天我和马伊琍去拍杂志。现在不是很流行双女主封面那种,我们俩一起拍,然后摄影师会说,“你们亲密一点啊!”我说你们别整那一套,我很不喜欢那个,什么动不动就卖个腐或者怎么,我俩又不是那样的关系,对吧!我俩生活中是很好的朋友,你非说我们俩成为闺蜜了,我们也不是闺蜜,我们没有时间成为闺蜜,这个是很真实的状态。但是我们俩确实彼此欣赏。我觉得这个就够了。我们就是两个独立的现代女性,一起合作了一部好电影,然后一起拍一个漂亮封面。你要说这组照片就是那种感觉,我觉得那也没问题。但你非要我们俩硬摆出那种状态,那我觉得没有必要。

姚晨称不认同“抢戏”:我们是表演 又不是打仗

谈“坏兔子”

我是一个喜欢自我更新的人 未来还是想拿影后

娱乐记者:你一直比较坦率,从刚才那番话也看出来了。之前参加星空演讲时,你也自嘲说自己无戏可拍,为什么会这样?

姚晨:首先我要解释一下,当时那个演讲做完以后,有很多人误解我的意思,说我是一个无戏可拍的女演员。实际上我的原话是,当我复出以后,我发现属于我这个年龄段的戏越来越少了。那为什么越来越少?这里头有两个原因,第一,市场决定的,确实很少愿意去关注到这个年龄段女性的影片。第二,我自己到了这个年龄以后,作为演员,我对自己确实有更高的要求,我对剧本的要求也会变得更高。当然有戏找你,问题在于,你自己是有标准和要求的,你会希望接演一些更丰富、更有光彩的角色。这么一来,戏确实就是越来越少了,但是,倒还没有到无戏可拍的那一步,那确实有点太惨了。要真到了那一步,我估计我也不干这一行了。

娱乐记者:比如说,现在经常会找到你的角色是什么类型的?

姚晨:怎么讲呢,我是一个喜欢更新自己的人,我希望角色的设定会是更新颖的。我不喜欢去重复角色,有一些剧本本身或者角色本身设置上就比较陈旧,或者说很单薄,就没有意思。我也40岁了嘛,我希望在有限的时间里去拍更多有意思的电影。

娱乐记者:喜剧呢?

姚晨:如果有像郭芙蓉,或者像翠平那样那么精彩的喜剧,太愿意了。

姚晨称不认同“抢戏”:我们是表演 又不是打仗

娱乐记者:很多好莱坞中生代的女演员没有合适的角色,会自己开公司,自己为自己生产内容。你也自己开了公司,是不是有这方面的打算?

姚晨:对,坏兔子(公司)。我们希望未来能多拍一些跟女性题材有关的影视作品,当下市场确实有这方面的空缺。另外,周边有很多好的女演员到了这个年龄,本应是她最丰富也最有故事性的一个年龄段,但却没有好的剧作来承载。我希望能够做一些作品,除了解决自身的需求,也能解决一些其他女同行的这种问题。当然,我也希望能帮助到那些在现实生活中不被关注的女性群体,解决她们的困惑,帮她们提出问题。

娱乐记者:您曾经公开表示过,希望40岁之前拿一个影后。上影节遗憾落选,会不甘心吗?现在还有类似的目标吗?

姚晨:我觉得《找到你》是一部有价值的电影,所以不会不甘心。(影后)我当然还是想拿,但问题我得先拍好作品。至于什么时候能拍好作品,我发现这事儿没法拿年龄做限制了,也许到60岁的时候才演到一个作品,然后拿到奖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姚晨称不认同“抢戏”:我们是表演 又不是打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