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水中学模式绝不是“钱学森之问”的正确解

主题:衡水中学模式绝不是"钱学森之问"的正确解

"50年30个诺贝尔奖",看上去像是吹牛的日本人现在已经完成一半之多了。中国则在代表科技最高成就的诺贝尔各类科学奖项上除了屠呦呦再无人获奖,这还是40多年前的研究成果。2005年,温家宝总理在看望钱学森的时候,钱老感慨说:"这么多年培养的学生,还没有哪一个的学术成就,能够跟民国时期培养的大师相比。"钱老又发问:"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的人才?"这就是著名的"钱学森之问"。

衡水中学模式绝不是“钱学森之问”的正确解

多年来人们围绕着钱学森之问有各种讨论和分析,其中不乏各种学者参与其中。每年到了国庆节也是各个诺奖公布获奖名单的日子,人们都会重提"钱学森之问"。有人从社会风气、教育体制、中西方文化、国人智力水平、中小学教育和大学教育等多个方面展开分析讨论。笔者水平有限仅讨论现在很多人趋之若鹜的衡水中学模式是否会为成为"钱学森之问"的解。

衡水中学模式绝不是“钱学森之问”的正确解

衡水中学中学是当下很多高中争相模仿的对象,随着十几年的发展今日的衡水中学已和多年前的衡水中学不可同日而语。不论其取得了多么辉煌的高考成绩,都无法让其摘掉高中工厂的帽子。衡水中学无疑是应试教育的产物,教育功利化产下的一朵奇葩。衡水中学适应当前高考制度而形成的一种应试教育模式,在这种模式下,学校如同一座高考加工厂,学生如同工厂流水线上的产品,在备战氛围和题海战术中失去了创造力,备受社会争议。试想有那件艺术品是工厂流水线上的产品。衡水中学对学生的学习、生活、活动都精确的计算到位,其成功之处自然是有的,笔者也相信存在即有道理,无论如何粉饰,衡水中学都更像一个铸造厂,不管什么样的原料经过这里锻造今本可以成才,然这些"才"多是"匠才",其模仿、适应能力超强,但是这种模式培养的人对权威的依附力超强,不管学生是否能理解,只求能在考试中答对题,得高分,使学生在一次次的考试中钝化麻木。其有效的训练会强化人的思维模式,而固话的模式化思维本来就是创造性思维的天敌。

衡水中学模式绝不是“钱学森之问”的正确解

衡水中学在这种近乎军事化管理的模式下更容易锻造出知识性、技能型的人才,这是其传统的不能打破常规的思维模式的必然结果。这又是在衡水中学模式强调知识教育目标的必然结果。而能最终成就达芬奇、牛顿、冯·卡门、诺贝尔、爱因斯坦这种伟人的是他们那种强调真理和智慧,注重逻辑思维和实验验证科学传统的长期积淀。现有的衡水中学模式能让中国成就了更多如支付宝、滴滴等应用层面的匠人式微创新的人才,则很难在芯片等更加高深理论研究领域产生杰出的人才,我们这是中西方教育目标和理念的差异决定的,而"两眼一睁,开始竞争"的衡水中学模式则典型的应试教育的产物,其注定了不会是"钱学森之问"的正确解!

一家之言欢迎交流讨论,对于"钱学森之问",您怎么看,留言区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衡水中学模式绝不是“钱学森之问”的正确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