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作家雷雨作品选:难忘的挑沙经历

17岁那年的暑假,为了挣足下学期的“学杂费”,我一个人来到汉口找事做。

湖北作家雷雨作品选:难忘的挑沙经历

初来乍到,举目无亲,在汉口“漂泊”三天后,我都没有找到半份工作。直到此时,我才真正领悟到那种居无定所和一无所长的“游子”的艰辛来。

慢慢地,我口袋里的钱越来越少而肚子却愈来愈饿,为了节省每一分钱,白天我都是背着行囊穿梭在城市中的大街小巷找活干。晚上则在汉口火车站里的候车大厅里“住宿”。偶尔发现有些用人单位贴出的“招聘启事”,但面对一无技术二无学历的我,他们纷纷对我亮起了“红灯”。

四天后,我转变了求职方向,专找位于市郊比较偏僻的建筑工地,希望自己能从这里找到“立足点”。一天下午,我在一个小建筑工地上看到很多人在抬石料,于是我找到这里的“工头”,诉说了自己家庭的贫困并苦苦哀求他能“收留”我。可工头看到我瘦弱的身材和稚气未脱的“娃娃脸”,头也不回地冒了一句:“你以为到建筑队干活就像吃奶那样容易呀!”听了这句侮辱人格的话。我当时很不服气地回敬了一句:“别小瞧人,只要你愿意留下我,干什么都行,不干是孬种!”“哟嗬,你小子口气好大!”工头一改冷漠的面孔笑着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通过交谈得知工头的老家是新洲的,他和我也算是老乡吧!随后,他说:“老乡,我在沌口有个沙场,你愿意去挑沙就跟我走。”见工头决定“收留”我,我喜笑颜开地点点头。

晚上,我在“老乡”的安排下在工棚里借宿了一夜。次日一大早,工头老乡亲自将我“护送”到了他的“沙场”,交给我一个叫“四毛”的负责人后便走了。

上工第一天,“四毛”考虑到我年龄小,让我只干“挥揪上沙”的轻活。但第二天便直入“锋芒”——我得挑沙了。直到那实实在在的沙子压在我身上时,我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开始了“长征”的第一步。当时正值盛夏,火辣辣的太阳灼得我头晕脑涨,我全身的衣服不知被汗水“洗”了多少遍,自来水也被我喝了无数回。可那时的我还是咬着牙齿挺过来了。

挑了半月沙后,我终因体力不足,“四毛”和赶来的“工头老乡”帮我买了车票和一些水果并额外地塞给了我300元钱的“红包”。当汽车刚启动时,两位老板嘱咐我要好好读书,争取将来做个有出息的人。那一刻,我的心情异常激动,竟语无伦次地嗫嚅着,泪水也不知不觉地模糊了我的双眼……

(作家简介:雷雨,武汉新洲人。15年媒体从业经历,现签约于今日头条、凤凰网写专栏,发表各类作品近百万字。)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湖北作家雷雨作品选:难忘的挑沙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