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中两个女子名字中的隐喻意义,比甄士隐贾雨村还重要

甄士隐和贾雨村作为红楼梦最重要的线索型人物一直受人关注。曹雪芹一贯通过人物的名字暗示人物的设定以及给予的任务。甄士隐隐藏的真事,贾雨村满嘴的假话,卜世仁,詹光……这些人的名字都有隐喻和暗示。其中甄士隐和贾雨村绝对是重中之重。其实除了他二人之外,还有两个人的名字也有隐喻的作用,甚至比甄贾二人不遑多让!

红楼梦中两个女子名字中的隐喻意义,比甄士隐贾雨村还重要

第一个,司棋=事起!

司棋是贾迎春的大丫头。属于荣国府贾赦一房的人,在荣国府属于贾琏,王熙凤一脉。与他们使唤的人一样,都是贾赦大房的人。

司棋这个丫头是大观园的异类,迎春懦弱,她却果敢,刚毅,主意正,胆大妄为。表面祥和的荣国府正是因为司棋而波澜顿起。正是因为司棋和表弟潘又安偷情遗落了绣春囊致使抄检大观园,贾家彻底进入多事之秋,大观园群芳离散开始。这一切源头就在司棋,说她“事起”不为过。

红楼梦中两个女子名字中的隐喻意义,比甄士隐贾雨村还重要

司棋的“事起”主要因为她是贾赦一房,却在贾政家里。两边的矛盾一直尖锐存在,司棋无论带人打砸小厨房,还是司棋的婶娘秦显家的篡夺小厨房管理权,司棋的姥娘王善保家的撺掇王夫人抄检大观园,荣国府的硝烟就是司棋一家挑起,其背后当然是贾赦邢夫人撑腰。可司棋显然是拉动贾家内乱导火索的人。就像探春说的,他们这样的大家族,一定从内乱开始。贾家内乱,也就表示了家败开始!从一个小人物事起,正是以小见大!

第二个尤氏=有事!

关于尤氏以前并不注意她。这个有点怕事,不怎么博人关注,王熙凤骂她一味胆小怕事装好人。可越来越觉得曹雪芹给她“尤”姓绝非无的放矢。我认为尤氏=有事,是一种暗示。箕裘頹堕皆从敬家事消亡首罪宁。宁国府是贾家家败的关键。这当然与贾敬的放手不管有关。也与贾珍,贾蓉父子的无法无天,胡闹分不开,可尤氏作为当家女主人就没事么?就清白的了么?我认为绝不可能!王熙凤束手束脚管家尚且放高利贷,包揽诉讼。那么作为宁国府的大奶奶,女主人,尤氏会有什么事?她在一片烂泥一般的宁国府靠什么稳如泰山?靠手段?智谋?还是洁身自好?我认为绝不是!曹雪芹送了她三个字“原有病”绝不是无的放矢!

红楼梦中两个女子名字中的隐喻意义,比甄士隐贾雨村还重要

七十五回,贾珍在家聚赌,尤氏不但不管,反倒兴冲冲跑到窗外偷看。如此管家娘子,岂不也是败家的根本。何况曹雪芹对她的评价特别严苛,一个“原有病”无论如何都洗不脱尤氏身上的污点。

其实,原有病不正是“有事”!至于尤氏有什么事,可谓见仁见智了。是秦可卿之死?还是聚麀之诮或者养小叔子?很多人有一个坚持的认为秦可卿可以扒灰,养小叔子,但尤氏不能!我实在不知道这个言论从何而来!尤氏作为宁国府的当家娘子,一句同流合污不足以概全尤氏。八十回后,尤氏一定还有重头戏,头一个就应该对王熙凤落井下石。至于其他,就只能靠各人读书认知了。

贾雨村和甄士隐云山雾绕的不知所谓,让很多人猜来猜去,可司棋还有尤氏却是有实实在在的事实。这两人一个有事,一个事起,都是关键人物,《红楼梦》批阅十载增删五次,字里行间有些隐喻实在非同小可!

君笺雅侃红楼,多歧为贵。你的关注将是我写作的最大动力,动动手指,关注一下,欢迎收藏转发。非常感谢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红楼梦中两个女子名字中的隐喻意义,比甄士隐贾雨村还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