瓢客:浪荡鬼时光

那天,我们老乡和朋友有十几个人在歌厅唱歌。那时已经是凌晨十分了,惠仔对我说出去爽一爽,又叫上阿杰。

我们打的前往不远处的一条商业街。我们都喝的还可以,车上差点和的哥杠上了。在沿街的一些店面,都是些挂羊头卖狗肉的,其实店里都有小姐在做那个的。

惠仔和阿杰进入一家茶叶店的时候,我一时想吐就跑了出来。一会儿我的手机响了,惠仔嘶哑着嗓门叫我赶快过去说是和人打架了。原来里面有早先来的4个客人,因为光嫖不给钱和小姐吵起来,他们也是喝得很多的。小姐打电话告诉老板,那些人可能以为我们是老板叫来的,就和我们发生冲突。我们无辜被打当然不会放过对方的,惠仔就把歌厅的那帮朋友叫了过来。也巧,不一会儿,对方那几个人又折回茶叶店 我们让阿杰去认人。阿杰过了马路,从对方人群里中认出了打他的那个人。我们正要过去修理他,没想到那个人手持一根双节棍,朝阿杰的头上狠狠砸了下去,只见阿杰一下子瘫倒在地上。

瓢客:浪荡鬼时光

当我们七、八个人冲上去厮打了一阵子,对方见不敌我们就跑开了。最后我们抓住了其中的一个,就让他跟着我们上车,送阿杰上附近的医院 。

这时的阿杰脸部左侧鲜血直流,很深的一道口子,不知道那双节棍有什么机关才这么厉害。我们急着挂电话四处找钱,那个人趁机跑掉了我们也顾不上他。 到了第二天午夜,医生说阿杰是什么脑子里有淤血抢救不了,当时我们都傻掉了。

瓢客:浪荡鬼时光

跑掉的那个人以为自己被打,就跑去到派出所报警,警察正好从他那里抓到了另外的三个人。

后来,警察带我去看现场的时候我的心情很沉重,那么好的朋友一夜之间说没有就没有了。

瓢客:浪荡鬼时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瓢客:浪荡鬼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