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帝女

盛世帝女

隋大业九年九月十七日,弘化郡

这一日,是弘化郡新任太守李渊挑选下人之日,因为月钱丰厚,每逢初一十五又可回家探望,所以天还没亮,太守府外便排了长长的一条队伍,既有年轻男女,也有年长些的,都盼着自己可以被太守府的人选中。因为都是同一郡县之人,其中不少人都认识,正三三两两的低声交谈着,等着太守府开门。

在天边刚露出一丝曙光之时,有一个女子提着裙匆匆奔来,在长长的队伍中四处张望着,似在找什么人。

排在队伍前列的一个女子朝她招手道:“春秀,快过来,我在这里。”

被称为春秀的女子露出一抹喜色,连忙奔了过去,站在她身后,抚着起伏的胸口喘气道:“可是跑死我了。”

那女子有些嗔怪的道:“我不是昨夜里就与你说了吗,一定要早些来,你怎么还这么晚,这会儿少说也排了两百来人,你要是排在那么后面,只怕还没轮到你,太守府就已经招满了人,到时候看你怎么办。”

春秀挑了挑细长的柳眉道:“我哪知道会有这么多人,毕竟只是选下人罢了,又不是选妃。”说着,她笑挽了女子的手道:“再说,我不是有季容姐姐帮着吗,才不怕呢。”

“你啊!”季容被她说得一阵好笑,捏了捏她的鼻子道:“好了,赶紧站好,再过一会儿,应该就要开门了。”

春秀正要答应,她身后却响起一个细柔的声音,“我们这里所有人都是按序排队的,你既是来晚了,就该排到后面去,怎好这样插队。”

听得这话,春秀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待得回头看清说话之人后,一脸轻蔑的冷笑道:“我道是谁,原来从老虎窝里捡来的野丫头,凭你也有资格说我?”

站在春秀身后的女子身形娇小,容貌甚是秀丽,就是脸色有些苍白,看起来没什么血色,她被春秀盯的往后缩了一下,随即鼓起勇气道:“我不是野丫头,再说……你确实不对,我并没有说错。”

“你还说!”春秀狠狠瞪了一眼,双手插腰道:“我就站在这里了,你能拿我怎么样,野丫头!”后面三个字,她刻意咬重了声音,听起来极为刺耳。

“你……你怎能如此不讲道理?”面对女子的言语,春秀冷哼一声,不以为然地道:“与别人要讲理,与你这野丫头讲什么理,你最好赶紧闭嘴,否则休怪我不与你客气。”

季容亦开口道:“梅雪,不过是多插一个人罢了,又不会抢了你的资格,你又何必如此计较,怎么说咱们也算是自小相识,一块儿玩大的,难道连这么一点情面都没有吗?”

她们三人皆是同一个村子的,季容家中,以前是行医的大夫,后来传到她父亲这一代,因为资质寻常,只学了两三成,治一些小病,赚的银子根本不够花销,只能开了一个茶铺帮补家用,春秀父亲则是一名屠夫,在村子里颇是蛮横,春秀自小耳濡目染,性子也与她父亲一样。

至于梅雪,她父亲靠种祖传的几亩薄田为生,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因为穷,一直到三十多岁都没娶上媳妇,一次上山打猎想要猎些小动物换些银子,意外在虎窝里发现了出生不久的梅雪,便将她抱了回来,四处讨奶喂她,实在讨不到的时候,就熬米粥垫肚子,勉强将其拉扯长大。

因其家贫,再加上又是从虎窝里捡来的,村中许多人都看不起梅雪,经常在背地里叫她野丫头,春秀就是其中之一。

梅雪咬一咬唇,小声道:“总之……她这样做就是不对!”

春秀见她揪着自己的事情不放,心头火起,喝斥道:“别人都没说什么,就你一个喋喋不休,真当我好欺负不成!”如此说着,她扬手就要往梅雪脸上掴去。

梅雪没想到她说动手就动手,一时躲闪不及,眼见就要受辱之时,一个人影快步上前,牢牢握住春秀的胳膊,令她无法掴下。

春秀恼怒地盯着阻拦自己的女子,这人面生得很,以前并不曾见过,料想应该是隔壁村子的人,在用力挣开她的手后,喝斥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管我们的事?”

女子挑眉道:“不为什么,就是看不惯有人明明犯错在先,却还要像泼妇一样,当街撒泼打人!”

春秀盯着这个相貌平平的女子,恼声道:“我错?笑话,我让季容先一步过来替我占个位置,有什么错,倒是这个野丫头,非要没事找事,我打她是想让她长点记性,以后不要再这么多事。”

“如此说来,她倒还要谢谢你了?”不等春秀言语,女子又道:“既是这样,你打就是了,不过我劝你最好想清楚,这一掌掴下去,你就犯了当街斗殴之罪,告到县正、郡正甚至是太守面前,你都讨不得好!”

“不错。”随着她的话,后面一名容貌颇为俊秀的少年站了出来,道:“当街斗殴者,施以笞刑十下,若有情节严重者,则笞刑五十!”

春秀被他们说得心神发颤,色厉内茬地道:“你……你们休要吓我!”

女子微微一笑,道:“是不是吓你,你试试就知道了。”

季容见状,连忙上来打圆场道:“好了好了,春秀不过是开个玩笑罢了,她与梅雪是一个村子里的,哪里会真的打她,千万别当真。”说着,她暗暗扯一扯春秀的袖子,后者语气有些生硬地道:“不错,就是闹着玩玩。”

待她说完后,季容又拉了梅雪的手,一脸恳切说道:“咱们来这里,都是为了能在太守府谋个好差事,帮补一下家里,春秀也不是故意晚到,我代她向你赔个不是,梅雪你大人有大量就不要与她计较了。”

虽然季容平日里待她不怎么样,但梅雪本就不是性子强硬之人,如今见她这般软语,不忍拒绝,点头道:“那好吧。”

本文来自小说《盛世帝女》第一章,关注小说可直接加入书架。

更多免费小说 点击《小说频道》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盛世帝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