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花儿开

觅得梧桐正当时

赵怀巧

一直以来,都是随性、安逸的样子。不喜声色犬马的生活,闲暇,只是静静的呆在家里,清扫尘埃,待窗明几净之时,捶捶弯下的腰背,感慨一句:终于干完了。

梧桐花儿开

一直以来,都是安逸于自己的日子,儿子吃饱穿暖、读书愉快,老公衣着得体、晚归何时才是生活的重心。,渐渐忘记内心的渴求,不知何时,连身边的细小变迁都未发觉。

那日下午作文课,正是五月榴花开的季节,学生困意盎然,恰有少年走神瞥向窗外,我不动声色轻按孩子的肩膀,少年会意,敛目,凝神。而我,却怎么也收不回心神。遂转身朝外望去,放纵自己偷下懒。因教室在二楼,可以清晰见到宽大的叶片。梧桐树干极粗,纹理清晰可见。斑驳的树干粗壮非常,都是长了几十年的老树,叶子却是年年新生的。五月微风吹拂起,枝叶荡起微澜,叶片似厚实的手掌轻轻翕动,阳光尚欠火候,可也已有了热辣的味道。透过斑驳叶片,泄漏下来的光线斜射在地面,一层一层光斑或大或小、或圆或方。一刹那间,厚重的心绪忽地舒展开,被那或大或小的光影温暖,散开层层微漪。心,柔暖了几许。转头看看专心伏案的孩子们,笔尖流转间,只听得沙沙声。心,一片安然。

梧桐花儿开

租住的小区通向小城的老区政府,那栋办公大楼已不常使用,散发霉旧的味道。可道旁的梧桐年轮粗了一年又一年,叶子也一年年更迭交替。落了枯叶,长了新芽。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景不同。尤其那闷热的夏天,慢慢行走在行道树下,两旁的梧桐树高大的枝干互相连接,叶片相交,不着一丝痕迹。光线耀眼却射不进一点,摘掉口罩和防晒衣,任肌肤在那天然阴凉间呼吸清凉。心,也清凉了许多。原来,在这么热的天,人们期盼的只是一丝清凉而已。

梧桐不似垂柳,体态轻盈,婀娜多姿,顾影自怜,万般风情,惹人怜惜。更不死其他树种目的明确,红木般珍贵,楠木般娇贵,梧桐生长极易,有风有雨就可。默默长成自己的模样。

悟及此,小城百姓不也如此,任你花开花落,我自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干着自己的事儿,喝着廉价或昂贵的小酒,品味人生百般滋味。

梧桐花儿开

一树一城,一景一人,我愿似梧桐,淡然生长,写着浓淡相宜的文字,教着可爱的学生,和小城一起数着岁月安然生活。

梧桐花儿开

【作者简介】:赵怀巧:一个爱写文字的老师,一个对生活充满期待和憧憬的小城女子。用文字做华裳,裁一袭锦衣。游走于天地间。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梧桐花儿开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