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庄印象:踏梦而来

周庄印象:踏梦而来

周庄印象:踏梦而来

周庄印象:踏梦而来

周庄印象:踏梦而来

原创作者云海||周庄印象:踏梦而来

我在皖南小城应朋友之邀约,一个人在成熟浓郁的风秋中去了长江流向大海最后尽头的城市-----上海。这座万国建筑在时空里黑白了眼睛让人怀想的东方大都市,我是第二次重来了。

有一天傍晚,我和朋友走在浙江路上散步闲聊的时候,才知上海离周庄很近,只有一个多小时的路程。

次日清晨,我的头发沾了很多秋风,不大一会,车拐了几个弯道,就到了我要来的地方。

我走下车子,便听导游说:

“你们要紧跟着我,不要掉队,一旦掉队了,会迷路的。因为,周庄进去是“井”字形的,举步之间,如梦如幻。”

周庄的秋很深,秋阳黄黄软软的。这样恰好适合来周庄的天气,小镇上已有不少像我一样的人舒舒缓缓的往前走,他们或徜徉,或慢步,或停步站在某一处的老墙下尽情的拍照,恐怕忘记了自己这次的行程。而我在陌生的观望中潜伏着与这一方江南古镇好像有着似曾相识的感觉,一个娇俏美好的形象,突然让我一个中原的汉子,刹那内心一下子被她的“举步之间,如梦如幻”给袭击了。那会实在按捺不住了,我想早点进周庄深处。

周庄印象:踏梦而来

原创作者云海||周庄印象:踏梦而来

我一脚踏上古镇,跟随脚步心移走在古老的街巷中,走在老粉墙的气息中,走在小桥,流水,人家一切刚醒来湿润润的梦中。

周庄,你古旧的建筑风格还是明清的吧,你已经九百多岁了。可是,你在老,让人爱上你很容易的。因为,你宛如明清两代的画轴一样徐徐真实地浮现在眼前的时候,才知你清妙的神色,好似弥漫一份高贵在眉间,就像一个古典韵味十足的小女子款款地向我走来。周庄,你几百年来就这样过来了,你不再孤单和寂寞了吧。因为,不知你迷惑了多少从四面八方到你婉约的身旁来看你的人们,包括我都一一扑向了你。而我在喧嚣之外匆匆走进你身旁的时候,犹如一个懵懂的孩童闯入了你静谧水粉粉的怀里-----感受着古镇的深秋、清妙、僻静、淡青水巷与我。刹那间,仿佛让我沉入了一个隐藏很多神秘的梦境。这就是周庄-----你到九百多岁的年龄还是那样的端庄精致,还是那样的细腻风情,还是那样说不清的水粉粉的美意。

周庄身旁躺着一条细长的河流,不宽,却很澄清。

你看,那些离巢的小燕子全都醒来的这么早呀,它们三五成群不时的在河畔上下旋飞着,不停地朝着我的方向一直在飞翔,一直在歌唱。 此刻,如若让你站在高空去俯看这条清澈的河流,它定会像一条绿带子似的绸缎紧紧束住了周庄的腰却又通达顺畅流过整个周庄。这条青碧的河流,何尝不是小镇情系红尘世外一条青色韵味的丝带呢?是啊,当我一脚踏进古镇的那刻起,就立即领悟到了水的魅力,才知水是周庄的魂像水晶一样镶嵌在这里,谁说周庄不是水做的故乡呢?

周庄印象:踏梦而来

原创作者云海||周庄印象:踏梦而来

周庄依河成巷街,当你每走二三十步之遥,就有一座小桥在水巷中跨着,它们各不相同苍老迥异的姿态,与对岸的街巷自然相接。你不到周庄不知道,这里的桥真多又古老。所以,它的风致骨骼就有多斑驳多苍劲,即使一座座桥都老了,仍然是周庄的。这时我在想,假如周庄有十分姿色的话,我定要拿出四分赞美小桥的,忽然想起一句话:

“水巷小桥多,千年水天堂”。

周庄的巷子有说不得的好。是啊,这里的巷子有多长,它就有多韵味多幽深。因为,这里的小巷,不是深远里的乡村,泥泞坎坷,杂草丛生,不是上海的里弄,让人拥挤得喘不过气来,让人喧闹得静不下心来,它又深又长又曲折,耐心静静的边走边看,一条条巷子,要老半天才能看完走完。有时,望着前边好像走到头了,可是走了过去,一转弯,依然是巷陌深深,而且更加的幽静,静谧得如同深秋天的黄昏。那一会凝聚着我对小桥,流水,古巷,人家有着太多太多的好奇和真情。

有时,你身处在这一方水上古镇,你不感慨都不行。

周庄印象:踏梦而来

原创作者云海||周庄印象:踏梦而来

我再往前缓慢步行走出巷弄,抬头眼前一亮,又看到一座古老交错却又挺直苍老的身影,这是周庄最著名古老的桥-----双桥。

在水边看这座古老斑驳的桥影,忽然想起旅美画家陈逸飞经常穿着月白衬衫拿着画笔在桥下孤单的身影,正是他孤单的身影,才有了以双桥为背景的那幅名扬海外的油画《故乡的回忆》。也正因为这幅著名油画的魅力,就有了文化架起桥梁的力量,从此掀起了古老的周庄神秘的红纱,让藏匿在深闺中水粉粉羞涩的芳容从而展示给了全国,也介绍给了世界。抱憾!他才俊英年早逝。突然,秋风徐徐,想像着他在桥下拿着画笔孤独的背影,有许惆怅,有许感伤,刹那化为这条河流里一泓清水流向远方,流向远方。

我独自沿着幽幽的石板路,登上双桥,只见绿水的河面上从前面弓背的桥洞里摇出了一艘艘游船。惊叹的是,那每条船尾都有一个壮汉起劲的划着浆,小船浮载着各种肤色如梦如幻的游客。可是,让我最为惊喜的是,那每一小舟的乌篷船头都有一个娇媚风韵的船娘迎着河风不停地清唱着吴音小调。恍惚间,她们一个个鹅绒般的身姿荡漾在清水里,仿佛倒映着一个个前世的梦。

周庄印象:踏梦而来

我本是踏梦而来。

我站在桥上低头看河上的游船,船上的游客抬头看桥上的人,桥上桥下双方的眼眸中都透显着一幅美好动人如梦的景象。此时此刻,我那颗净化的心灵没有一点尘世外的郁积,亦没有市井杂音。秋风扑扑地吹着,来了,再来,我宽松的裤袋里装满了有温度的秋风像一个个可爱的小燕子。这时,耳畔一直响着水声,有浆的,有橹的淡青水声。顷刻间,那一艘艘小舟间歇的浆泛起的水浪青水仿佛溅在自己白色的袜子上,那青水好细好凉。

我喜欢周庄深秋的风像一个个飞来的小燕子,是那么灵动,美好,可爱。

我跟着小镇的秋风走进了另一条古街。那里有亭台戏楼,有昆曲下的杜丽娘一着粉衣悠悠的吟唱。她一登台出场,真美艳,刹那台下无声。那一张嘴唱着昆曲的小调调,更是惊艳,水粉粉的更有味道。我坐戏台下,喝着阿婆茶,看着秋色天光慢慢沉下去,听着要人魂的唱音。戏台下有好多和我一样爱听昆曲的人。我就这样不知坐了多长时间。听戏,喝茶,整个戏台院落的小光阴都是慢的,看着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安静的,而我的心魂刹那再次被一种“迷与粉”所侵略,是动荡不安的。

一个人仿佛在梦中风雅够了,再从戏台院落退出,拐进另一条古巷,这里有周庄非常有名气的宅第-----沈厅。

我轻步走进沈厅,有套间,有门厅,有明时宾客临时休憩的地方,有宽敞古色古香的会客厅,还有一处悠悠神秘的内宅。这一刻,我竟不敢相信,一个江南小镇的门庭里面竟躲藏过一个赫赫有名的人物----明代初期的江南首富沈万山。我更想象不到的是,一个江南的小镇居然能杀出一个独占鳌头号称富可敌国的大商人。

可以想像,他当年做着海内外贸易的大生意,就是让现代人对他都是肃然起敬。

那时,周庄是重要的商埠集镇,贾客云集。一到傍晚来临,白日沈宅门前的码头,大小船只从外边江河湖泊来,海上来。下船的人丁隐秘地走进宅院。那些人丁形色匆匆带着海内外贸易的指令,带着大笔的银票走出沈宅,再从周庄出发,各种船只穿过小镇密集的小河,弯弯的小桥,在浮载着他们一一驶向来时的地方。遥想当年,沈宅码头来往的船只-----是多么的频繁,沈宅门庭进出的人丁又是多么的神秘。

我站在沈宅老屋的檐下,在万古秋风里还能寻觅到沈翁老者的身影吗?

周庄印象:踏梦而来

原创作者云海||周庄印象:踏梦而来

临别周庄时,我真想在“爱渡小镇”住上一个夜晚。

忽然,耳畔的风筒里似乎传来细细的吴浓软语,说:你在“爱渡小镇”留下一个秋夜吧!你只要仅仅留下一个秋夜。因为,这里深秋天粉白的月亮都知道你带着最美的情怀来的;这里古老粉白的月光都能照映你浪漫的身影。尤其是古老夜下的秋风会悄悄飞上你的胸前-----像周庄的一只最美的小燕子会抵达你踏梦而来的心。

此时此刻,忽然车声响起,我知道要返回黄浦江畔了。顷刻间,我的心情给约束了,那一刻是难以用墨笔叙述的。我只能说:你我再缘一个为你踏梦而来恰好的深秋吧,等着我,等着我吧,我还会再来看你,再来,我定会在爱渡小镇与你一起去守夜,守那份在古老粉白的月下让人动心不已的情怀,守那份在一汪水粉粉的怀里与你紧紧相拥相抱相承欢-----胜似肌肤之爱,又像是肌肤之亲,远离市井与喧嚣,与你一直待到晨曦我也愿意。

是夜,我再次梦到周庄,再次怀揣着对整个周庄的一帘幽梦,为这一方古镇勾魂的水粉粉,我要告诉她:

那年深秋天去周庄,我在陌生的观望中为什么与你总有着似曾相识呢?我想,在这一汪水粉粉的怀里定会埋葬着一个前世“风流”才华的自己。

我相信,定会有。

周庄印象:踏梦而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周庄印象:踏梦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