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路温柔gl

仙路温柔gl

  漫漫仙途路,遥遥温柔情    *    天道有云: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仙界之下,三千世界九重天。玄武世界正是这万千世界之中的一个世界。    玄武大陆之上,有“天下第一阁”之称的玄阴阁,今个儿出了件大事儿,引得掌门大怒。  暴怒之下,真气四溢,玄阴大殿内,凡是在场的人,皆受到牵连,连身为七阶武者的几个内门长老,在这股威压之下,都吐出几口血来。  话说,玄阴阁掌门在平日里总是不苟言笑,喜怒不形于色,这十几年来何曾向今日这般震怒,面色阴沉可怖。  如此,便让大殿之上诸人颇为不解。  众人面面相觑,皆一头雾水,其中,一个在平日里极受掌门青眼的内门长老,神色严肃的驱退弟子,领着其余的三位内门长老入得内殿,向掌门询问。  他们明面上虽是一副为掌门分忧的模样,实则好奇不已,欲打探详情。    片刻之后,内门长老们沉着脸走了出来,对视片刻,皆是摇头苦笑,各自离去。  待归了自己所管辖的阁内,便立刻传来阁内管事,将这大事告知下去,并向下层层传递。    傍晚之时,管事将此事宣布下去,诸弟子和下人们便知:玄阴阁今日出了个贼,将门内圣物偷去,且至今不知所踪,与那圣物一并失踪的,还有最受掌门“宠爱”的弟子——迹青凡。  管事的说了一番话,中心意思约是:寻回圣物,找到迹青凡。    *    今夜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阁内出现小贼一事,让众人猝不及防。于他们而言,这人丢了,也就罢了,毕竟此人于他们,关系不大;但这门内圣物,可是惹人眼红的紧。  玄阴阁又坐落于悬崖峭壁之上,非常人不得进入。  这有点心眼的啊,都能将这圣物丢失和迹青凡失踪联系在一起。    不管是何等物件,只要和“圣”挂上钩,便不是凡品,掌门能够从一个中等门派的七阶武者,成长为今日玄武大陆之上唯一一个九阶武者,很有可能,凭借的就是这圣物。  也不少人得出此等结论:这圣物很有可能就是迹青凡偷得。    这迹青凡,在这玄阴阁内,也是个地位尴尬的人物,虽是核心弟子的身份,但其武力值不高,且生的丑,说是受到掌门的宠爱,可也就是在生活物什上,少不了她。  其余诸事,例如练功,教课,都是不管不问。这便使得,在平日里,就是这扫地洒水的下人们,都是可以对其随意揉捏欺辱,拳打脚踢。    这等人物,也就是其核心弟子的身份,使得她能够进入内门重地,有机会偷得圣物,但其武力值是不值一提的。只要找到她,逼她交出圣物,之后就是杀了,毁尸灭迹,无踪可查。取得圣物,犹如探囊取物。  众人皆是被利迷晕了眼,立刻开始四处搜寻。  可也有心地纯良的,看了看管事,又瞥了眼众人,便向管事的启问,那些个平日里,温和做派的管事,在此刻,却皆是阴沉着脸,更有甚者,大嚷大骂道:“此事非我等可以介入,只须知,我等也是听得上面人的命令。掌门自有她的打算,休要再问。”随即,甩袖离去。    *    暴雨倾盆,雷声轰鸣,潺潺的雨水滴落在山体之上,又夹杂着泥沙滑下,引得山间动物跳脱着,躲避雨水。  在一地势低洼的地段,骤然闪现出一道白光,将此地照的明亮,吓退了妄图前来“捡便宜”的野兽。借着光,恰可看清,这白光正是一人的胸膛之上闪烁出来的。  白光不畏泥水,依旧透亮,片刻,却虚弱了下来,倏尔,又暴闪了几下,化作一道白线,进入了那人的眉心。    那人,一身华衣,被泥水染成了灰色,忽的天上一阵巨雷,夹杂着刺眼的白光劈下,将这人仰面朝天的脸照了出来。  着实狼狈!  满头黑发夹杂着污泥纠缠在一起,好些湿嗒嗒的黏在了她的半边脸上,因此掩盖了她的容貌。但是,如墨一般的黑发更凸显出此人白皙的肤色,她的五官极为精致,眉如黛,睫纤长,鼻梁秀挺,端的是个风华绝代的美人。  只是......  此刻,天上掉落的点点滴滴的雨水,打散了贴在额头的黑发,并暴露了她的真容。只见,以她的眉心为中心,伸展出了一个黑色的火焰状文印。   她的胸前微微凸起,表明这人,是个女子,且年岁尚小。    不知过了几许,这人的睫毛轻颤,口中呻、吟一声,睁开了眼。  这女孩儿虽然面上有瑕疵,但这眼睛,却是极美。她的眼睛大而明亮,眼尾微微上翘,端的是双瞳剪水的丹凤眼。  她苍白的嘴唇蠕动着,念着的却是一个人的名字——迹青凡。    就在先前,她的脑海中,迅速的闪过自己从出生至今日的十三年岁月,印象最深的,就是那一袭红衣的掌门。之后,便是无穷无尽的屈辱。  记忆中的迹青凡,是一个自卑,怯懦的女孩儿,但此刻,从自己被推入崖下的那一刻起,自己便不再是原来的迹青凡了。  这次在鬼门关走一遭,迹青凡感觉自己恍若换了个人。    忆及让自己极为惦念敬畏的掌门,她生不出半点尊敬之心,她脑海之中出现那个红衣人影,掌门含笑的看着自己,温柔的脸上,却闪烁着算计的神色。  自己在玄阴阁这些年内,她对自己不管不问,这对于之前把掌门视若亲人的自己来说,是最致命最痛苦的打击。  想到这里,迹青凡心中剧痛,罢了,这一次坠崖,倒是看清了许多事情。    记忆中仆人们轻蔑的眼光,无礼的模样,她记得清清楚楚。现在想来,却也不若先前的那种自怨自艾,而是满腔的愤怒和仇恨,那些难听的辱骂和拳打脚踢,让自己回忆起来便火冒三丈。迹青凡心中发誓,日后若有人再待自己这般,她绝不会听之任之,虽不会千倍奉还,却也是以牙还牙。  迹青凡愤愤的想到,自己绝不会再这般让人欺辱,今日之事便是自己心灰意冷的在悬崖边上静坐,让歹人推入山崖之下,险些丢了性命。  现在迹青凡心中被往事填满,一幕幕的屈辱回忆在眼前闪过,迹青凡冷笑,今日侥幸不死,待归入玄阴阁内,她定会让罪魁祸首付出代价。    大雨如注,丝毫不见减弱的趋势,迹青凡微微侧了侧身子,想要坐起来,随即便感觉到一股钻心的疼痛传遍全身,阻挡了她的动作。  迹青凡蹙眉,开始感受着身体的状况。    浑身难受,似是从头到尾,给人□□了个遍,身上没有哪处是不疼的。其中,右腿痛苦不堪,该是骨折了。头部也传来针扎般的痛楚,隐隐有些发热,看来是开始发烧了。  这暴雨不知道要下到什么时候?这里也没有一个栖身的地方,再这样淋在大雨中,自己指定熬不过今晚。  当务之急,还是找个地方避雨,才是正事。    迹青凡忍着疼痛爬起来,环望着四周。  这里是一小块较为平坦的陆地,雨水漫过了她的部分、身子,这里的地势较为低矮,是个小水坑。  她站起来,发现较远处,耸立着连绵的群山,向上看,皆是一眼望不到顶的高大山脉。照目前看来,她现在所在之地,应该是崖底了。  她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从山崖之下坠落却没有丧命,想来应是天命福泽。  她从水坑里爬起来,拖着一条伤残的腿,速度缓慢的向着最靠近她的山脉靠近着。  为今之计,还是找个山间矮洞歇一夜,待到云消雨停,再作打算罢。    *    玄阴阁一废弃的殿宇内,两个妙龄女子面面相对,其中一个坐在木制长凳上,着一身粉衣。她虽是十之三四的年岁,五官却是出脱的精致,她的秀眉上挑,别有股清丽脱俗的意味。  此时,她灵动的双眼中满是揶揄,清雅的声音娓娓动听,说的却是:“三师妹,师傅平日里,待你不薄啊,怎的对师傅的心肝,却是这般狠辣,真是……”她顿了顿,轻笑出声,见对面之人面色难看,才又说道:“最毒妇人心啊!”  对面的蓝衣女子,此时已是面色惨白了,她的双眸闪着光,泪眼盈盈,真是楚楚动人。她扁着嘴,似是撒娇般的说道:“大师姐,我这不是为您不服么,想那迹青凡,论容貌、资质、能力,样样不如您,可就是这么一个货色,却总得师傅宠爱,而您呢?哎……”言尽于此,话中未尽之意,却是明明白白。    粉衣女子正是玄阴阁掌门门下,四弟子之一的大弟子——安晓儿。  此时,她依旧笑着,似是不为所动,只是右手贴着的长凳,缺了一角。  她拍了拍手上的粉末,双眼专注的盯着自己的手掌,说道:“此事做便做了,只是,玄阴阁也不能凭空消失个人物,你且说出,你的藏尸之处,我便当今个儿自己哑了,此事就此揭过。”她抬起头,笑意盈盈的看着对面的人。    蓝衣女子手心早已被汗水汗湿,连后襟都是冷汗,她忙答道:“理应如此,理应如此,我费这般功夫,正是为了晓儿姐姐您吶,只是,此事当真不巧,我将那丑妇引入山崖边,原本是想揍她一顿,出出气,没成想,那女人竟自己摔了下去。这玄阴山,高达千尺,她只是一介凡人,坠崖之后如何能活,所以,这尸体,怕是……”  “青妹妹,姐姐平日里待你不薄啊,你说出这些傻话来哄骗姐姐我,当真让我心寒呢?”说着,便起身,缓缓踱步到蓝衣女子面前,白皙的手指,挑起她垂在胸前的秀发,在手指间转了几个圈,她面上虽是温柔笑意,身上气势却是涨了不少,只见蓝衣女子的额头汗水滴下,顷刻,就腿软的跌倒在地。    安晓儿用力扯着她的头发,那蓝衣女子也是个大家族出来的小姐,正是掌门门下的三弟子——叶青青。  在寻常日子里,除却练功,她哪受过这种罪,顿时泪如雨下,大声求饶道:“晓儿姐姐,我说的俱是实情,您若不信,明日可以随我去山下一看,我若欺您,就自断筋脉,离开玄阴阁。”  “青妹妹,姐姐我只是随意那么一说,没成想,你倒是当真了,姐姐在这给你赔个不是,还望你别见怪才好!只是,这迹青凡也真不是个东西,死都死不干净,若是他日,她的尸身让别个人寻见,闹到掌门那里,掌门定是要好好追究一番,此事虽与我无甚关系,但若是,牵连到你,那……”说着,还露出一脸担忧的表情,似是极为叶青青着想。    话说到这个份上,此时,叶青青也知道,这圣物,自己是无缘得到了,只能收了之前那些虚以委蛇的小心思,讪笑着接话道:“晓儿姐姐说的极是,今个儿外面正是大雨倾盆,迹青凡坠入崖下,若不立刻去寻,一夜过后,怕是尸骨无存了。”  这席话,就是明摆着揭露出安晓儿的错处了,见安晓儿不为所动的模样,也只能过嘴仗的干瘾。她自是知晓,她的能力不及安晓儿,在她这处讨不了好。  于是她接着说道:“只是,掌门如此疼爱她,若是知晓她尸骨无存,定会伤心不已,大师姐如此孝顺,定见不得掌门伤心,我们还是快去崖底看看罢。”  安晓儿冷哼一声,似笑非笑的看了眼叶青青,便拾起地上的油纸伞,向门外走去。  叶青青连忙站起来,稍微拾掇了一下凌乱的衣衫,乖巧的走到前方领路去了。    “安晓儿,叶青青……”一声低哑的叹息飘散在空中,殿内房梁之上,一美艳女子轻巧的跳到地上,双眼看着两人离去的方向,脸上满是寒霜。  

本文来自小说《仙路温柔gl》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仙路温柔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