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村扶贫笔记(一)山盟水誓

一场百年不遇的洪涝已经过去了,坐落在高山坝边、葫芦堰的曹家滩,一座座被柏树、槐树和核桃树庞大的树冠笼罩着的庄稼院,开始从龙王爷的暴虐中苏醒过来。

今天,石桥河村第一书记带领我们驱车越野,村道穿过半山,山高风急,路就被撩成了一条折叠的飘带。弯弯绕绕无数回。半个小时后折过一堆零碎的乱石,就能看到“石桥河村委会”几个红色大字。驻村扶贫笔记(一)山盟水誓​ 我在乡政府监测五天灾情后,今天终于见到了我的新欢——石桥河村。刚走近村委会,站定,就有个敦厚的中年男人过来抽烟,我本来不抽烟,但他也热情也强硬发我一支,我把烟攥手不停旋转。他像《上海滩》周润发演许文强那样,把嘴噘到天上吐烟圈,只是吐不成兔子小狗,但七八个烟圈环环相扣,有趣。他在烟雾缭绕中突然说:我是村组长,今天通知开会就是欢迎你到来。我们同岁哦,有缘啊。是吗?倒看不出来,这是实话,他理着寸头,不仔细看他的脸,简直像个年轻人。驻村扶贫笔记(一)山盟水誓​ 村上的见面会上,第一书记说从今天开始这是我们的家。为了这个家,我今天从乡上宿舍搬到村委会居住,偌大一个村委会,晚上能够陪伴我的就是依依不舍的手机,这里特别致谢中国电信提供满格信号。驻村扶贫笔记(一)山盟水誓​ 为了准备这个新家,老婆也早早就开始做功课——换洗的衣物收拾好了,必备的药物准备妥当,家人合影也被悄悄地塞进箱子的夹层,家里老人孩子也频繁电话。之前的一切准备在此刻终于兑现。暂别了我的亲人,我的朋友同事们!驻村扶贫,这一直感觉很艰苦又很光荣的字眼,就这样走进了我的视野、我的生活,成为两年时间里的主旋律。

高山坝、葫芦堰……在这寂静星空的夜晚,我大声呼叫你们,我们有一个山盟水约,两年时间,我脱皮你脱贫。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驻村扶贫笔记(一)山盟水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