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 鸿 章

李 鸿 章

劳劳车马未离鞍,临事方知一死难。

三百年来伤国步,八千里外吊民残。

秋风宝剑孤臣泪,落日旌旗大将坛。

海外尘氛犹未息,诸君莫作等闲看。

窃闻中堂生平为梁公所载,故不敢造次,遂览外夷之书,以窥中堂之事。吾虽为平庸之辈,然深感国之命体系于中堂之辈,遂立此小传,聊表心怀。

天下惟庸人无咎无誉,此乃梁公于中堂之首肯。举天下而恶之,斯可谓非常之奸雄矣乎。举天下人而誉之谓非常之豪杰矣乎。

中堂耄耋之年化鹤仙去,斯可谓功业未成,中道崩殂。然天下人云者,解中堂之忧,慰中堂之心寥寥。

大厦将倾,臣子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视之忠义。中堂虽不及张仪,也不如萧何,却有托天之才,匡扶之心。吾辈深感钦佩。

今日悼念,甚感羞愧。当世天下,国之安定,上之清明,然吾辈却刚烈异常,不知折退之途。福运相成,为斗两所绊,此乃今人陋习也。

念之,中堂于太平事变兴,授官登科,隆恩浩荡,皇天悠悠。然天下动荡,群雄起事,外有虎狼环视,内有痼疾未除,得幸太后之恩,百年坚守,可谓难得。

后人评中堂之事,抛其所居之国,摒却所生之时代,不熟察之,怎可以中庸之态断也。

中堂之事,虽不及斗罗,然酷似星盘。庚子事变,甲午海战,攘外安内,功勋灼灼,虽有悖天道,却紧握浆舵,安定动荡之局,慰藉黎民糟乱之心。

满人入关,中堂趁时势而兴,位极人臣,观起同辈之人,难望其项背。若将中堂比之前人,亦当位列前端。

中堂行事秉承儒道之学,观其天下之局,引外器、译外书。惟皮毛之学,动之大清专制根基。如此评之,中堂乃近代之先驱,未来之典范。

然权臣自古与君王相生,中堂推天下之事,势必为天下之事所累。国丧民乱,不以举国之力克之,反任人唯亲,激钱财之欲。如蛀虫进洞,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此乃甲午之耻,更有庚子之辱。借外夷之力退倭寇之兵,风雅巧言虽为外人所赞,实乃自身愧对天下,此言断不可视之大儒。

观其生平,毁誉参半,所做之事于当下并无更变,却于百年之后开辟坦途,吾辈亦不能忘之。要而论之,吾钦佩中堂之儒雅风趣,耻之其贪财之欲,恨专制之国体。

然,中堂之事换作旁人,恐难以处之,是可谓中庸之人也。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李 鸿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