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腐文 谁让他给过我大白兔奶糖呢,这些年就当糖钱吧

图源网络,侵删。

同年级,高三X高三

任泽和计炎是竹马X竹马的关系。

说起来也是巧,计炎因为父母搬家的原因而转学到了任泽所在的学校。

当时计炎还是个一个白花花的小软包,任泽是个调皮捣蛋的孩子,看见计炎软糯糯的样子就像上手捏一捏。

结果一个没忍住劲就使大了,把当时的小可爱给捏哭了(当然,那只是当时,后来任泽哭的时候更多一点)。

小可爱这一哭,可把老师召来了,老师瞅着计炎哭成这样以为任泽是有多欺负计炎了呢,把任泽一顿说。

那时候还是小孩的任泽不会解释,一边听着老师的教训一边用小手手捏着衣角心里委屈着,“我,我只是看着他太可爱了嘛。一不小心用大力气了嘛。小可爱,你可千万不能讨厌我啊!”

害怕被小可爱讨厌的任泽,从此以后就每天把他爸爸给他的两颗大白兔奶糖送给计炎。

计炎也是每天回应一个白眼,然后一人一颗吃掉。

原创腐文 谁让他给过我大白兔奶糖呢,这些年就当糖钱吧

本来计炎以为他和任泽也就这么点交集了。

结果上小学的第一天,现实就狠狠地给了他一巴掌。

计炎看见任泽嬉皮笑脸的看着他说“计炎,快过来啊!咱俩一班啊”

当时年仅六岁的计炎第一回明白了“生无可恋”的含义。

后来,无论是小升初还是初升高,计炎就就死活和任泽分不开了。

一个学校还好,但谁能告诉一下神特喵的分班都是一个班是什么神操作??

按成绩分也好,乱分也好,都是一个班。

“苍天啊,我做错了什么!!”来自计炎的呐喊。

原创腐文 谁让他给过我大白兔奶糖呢,这些年就当糖钱吧

他们俩就这么缠缠绵绵(划掉)吵吵闹闹的度过了整个高三。

到毕业聚会那天,任泽靠着计炎的肩膀问“哎,你选的那个大学?”

计炎没说话,任泽以为是没听见,想大点声说,结果刚把那口气提上来就来了一群同学吵吵着要喝酒。

任泽本来就是善于交际的性格,听到这话之后下意识地看了眼计炎。

看见计炎点了点头,就高高兴兴地去喝酒了。

后来散会回家,计炎谢绝了同学们一起送任泽回家的要求,自己一个人把任泽拉扯回家。

他俩父母早在高考结束第二天在餐桌上留了生活费,然后一起结伴出行潇潇洒洒去了。

所以说,家里就剩他们俩了……

原创腐文 谁让他给过我大白兔奶糖呢,这些年就当糖钱吧

被计炎放在床上的任泽嘟嘟囔囔的说着醉话,计炎好奇的上前听了听,基本翻来覆去就是这几句。

“唔,炎炎小可爱抱抱。”

“计炎,我喜欢你,是想上了你的那种喜欢你”

“臭炎,大冰块,一点都不懂我”……

计炎愣了愣,然后把身下的嘟嘟囔囔的小可爱压在身下。

轻笑“原来也不是我一个人单相思啊!”

原创腐文 谁让他给过我大白兔奶糖呢,这些年就当糖钱吧

任泽起来时浑身酸痛,看着计炎的古铜色的八块腹肌有点懵。

“哎,这还是我家小可爱吗?啥时候有的八块腹肌。还有,我怎么出现在了床上,我不会把他……”

任泽急忙抬头,看着计炎坚定的说“我会负责的。”

计炎揉了揉任泽毛茸茸的小脑瓜,心想“还是那么的好玩。”

其实计炎也不知道怎么喜欢上任泽的,自己反应过来时,已经晚了,出不去了。

算了,谁让他给过我大白兔奶糖呢,这些年就当糖钱吧。

原创腐文 谁让他给过我大白兔奶糖呢,这些年就当糖钱吧

图源网络,侵删。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原创腐文 谁让他给过我大白兔奶糖呢,这些年就当糖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