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咪,我要爸爸""乖,你就当他不存在"“看来为夫要刷一下存在感”

“你不也没吃饭吗?走吧!”权烨低沉冷漠的生意再度响起,然后不等简安宁回应就带着简宝宝向着自己停在停车场的宾利走去。

骑在权烨脖子上的简宝宝一脸幸福的望着自己的妈妈,俏皮的眨了眨眼睛。

“这孩子!人小鬼大!”

说不上是答应,还是拒绝。

无奈的简安宁只好跟着这对父子又上了车。

晚餐是在一个不起眼的餐厅,没有大厅,都是大大小小的隔断或者包房,每个座位都非常私密,隔音效果也非常好,地点自然是开车的权烨选的。

简安宁三人选了一个四人的小隔断就坐,简安宁与权烨面对面坐下后,刚刚有点精神的简宝宝却死活不愿意可简安宁坐一边,非要挨着权烨坐。

简安宁有点不好意思,想把简宝宝留在身边,权烨却丝毫不在意,虽然看不出喜怒,但是却仍然一把将简宝宝从简安宁的身边抱起,放在了自己身边的座位上,而且将精美的菜单一页一页的翻开,让简宝宝选择自己喜欢吃的食物。

简宝宝很高兴,虽然不说话,但是小手却萌萌的不停对着菜单上那些精妙绝伦的食物图片指来指去,每指一个菜品,都要抬头忘权烨一眼,仿佛是要将所有好吃的菜全部点完。那天真萌萌的神情,让一贯不苟言笑的权烨都不禁笑了起来。

哎!真是父子啊!

这已经是简安宁今天在心里第二次发出这样的感慨了。

以前简宝宝遇到别的生人,虽然不会表现出来害怕,但是也不会这么亲密,只是拘谨的和陌生人保持一定的距离,自己玩自己的。就算是幼儿园的老师在他身边,也仅仅是非常有礼貌的和老师保持一定的距离,然后玩自己的,弄得幼儿园的老师都说宝宝有点自闭。

哪会像今天这样,见到权烨一点都不拘谨,非常自然。

看着宝宝这副开心的模样,简安宁也没有阻拦。

毕竟这样的短暂幸福机会不是每天都有的。

晚餐很丰盛,而且餐厅还贴心的为简宝宝准备了精美的小餐具和一些小玩具。简宝宝吃的很开心,虽然没有说话,但是谁都可以从那充满了幸福的小脸中看到了满足。

毕竟还是大病未愈,简宝宝刚吃饱没多久,就趴在权烨怀里睡着了。

简安宁看到简宝宝睡着了,想要将他抱回来,却被权烨拒绝了,只好低头继续吃东西。

今天折腾了一天,终于可以好好吃点东西了。

还别说,这家饭店的菜还真是精致又好吃,就是不知道贵不贵,一会要是去买单,钱不够那就出丑了。

“一个人带着孩子,很辛苦吧!”

就在简安宁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在对着一碗木瓜炖雪蛤大快朵颐的时候,权烨的一句话把她吓的勺子差点掉到木瓜碗里。

抬头望了望对面那个男人,依旧是那副神气的模样,五年前那个早上的一幕仿佛又出现在自己的脑海中,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是最后却摇了摇头,凄然一笑,什么都没说,继续低头吃东西,只是似乎眼角有点湿湿的。

权烨一边用手搂着简宝宝,一边默默的看着对面的这个女人,没有追问下去。

晚饭结束,简安宁借口要去洗手间,走到前台买单,却没想到被餐厅经理告知是老板自己的店,不用买单。

简安宁执意要付款,但餐厅经理死活不收简安宁递过来的钞票,无奈,只好又回去。

“谢谢你的晚餐,那个,那个今天已经麻烦你够多了,我和宝宝自己回去了,真的很感谢!”该死,为什么一和这个男人说话,自己就这么没有底气,不就是请自己吃了顿饭吗!明明是他欠自己太多好不。

“走吧,我送你回家。“轻轻的抱起简宝宝,权烨径直走出餐厅,向着停车场走去,一边走,一边还将自己的外套轻轻的盖在简宝宝的身上。

简宝宝睡的很香,丝毫没有醒。

又是那副我的意愿你不能违背的拽样子。

混蛋,拽什么拽!

简安宁在心里暗骂了一句,但是没办法,儿子在那人身边,只好乖乖的起身,跟着权烨上了车。

为了省钱,简安宁在S市的城乡结合部租了房,虽然交通还算便利,楼下不远就是公交站,但距离市中心车程很远。

在这座海边城市,又到了台风季,天气预报今晚可能会有台风登陆。所以大多数人都在下班后着急回家,让本来就不堪重负的道路更加拥堵。

在一片璀璨的车河中,一辆银色的宾利正缓慢行驶着。

车窗外,风起,有零星的小雨滴打在玻璃上。

车内,前排一对男女,女的红着脸,一直低头,偶尔回首看下后座。

男的,面无表情,一路无言。

后座上,简宝宝睡得很香,小脸微微笑着,似乎在做着什么美梦。

路上十分拥堵,风越来越烈,雨也越下越大,狂风中,黄豆般大小的雨点打在车身上,噼啪作响。

经过了快两个多小时,才到了简安宁租的房子附近,权烨丝毫不理会简安宁让其停在路边的请求,直接霸气的将车开进街旁的小巷,

权烨本想把车开到简安宁所租房子的楼下,但无奈,简安宁所租住的是一处老式楼房,本身楼前的小巷就比较狭窄,宽大的宾利没开动几米,就被前面一堆自行车、摩托车之类的杂物堵住了去路,前进不得,只有无奈的停下来。

看到车停下来,坐在车里的简安宁却心里慌乱的如同几头小鹿在跳。

怎么办?究竟要不要邀请他上楼?

今天他帮了自己一天,按理说让他上楼喝点茶道声谢也是应该的。

可是孤男寡女的,又是这个五年前与自己有过什么的男人。

“几楼?伞在车门里,你自己拿一下。”

可是,没等简安宁多想,权烨已经下了车,从后座弯腰将简宝宝抱了起来,用自己的外套盖住熟睡宝宝的头部,一边向简安宁所住的楼道跑去,一边头也不回的和简安宁说道。

“啊!三楼,不用了,我自己就行。“

措手不及的简安宁下意识的回答道,回过神来后,发现权烨已经跑出老远,赶紧从车门的夹层里拿出雨伞,小跑着向权烨追去。

上楼后,随着简安宁打开了房门,权烨把简宝宝轻轻的放在了沙发上,然后回头环视了四周。

这一套很简单的房间,也很小,只有一个客厅和一个卧室,房间内的设施虽然简陋但是收拾的很干净,窗台上的盆栽和客厅里用简陋的玻璃瓶里插的一些鲜花给这个房间增加了些许的生气和温馨感。

透过开着的卧室门,一架有点旧的钢琴大概是这个房间里最值钱的家具。

简安宁看权烨抱着简宝波进门后,慌忙跟着进了房间,关上门后,就赶紧从客厅柜子里找出一条新毛巾,递给权烨,依然是脸红的低声说到:

“家里有点简陋,你,你先擦擦头发吧!,这毛巾是新的,我刚找出来的,你喝点什么?”

权烨也不客气,接过毛巾,擦了擦被雨水淋湿的头发和脸庞,顺手扔在茶几上后,转身对着简安宁说到:

“我走了,早点休息。”

然后拉开房门,离开。

简安宁居然有点怅然所失,不知所措的发呆了一分钟后,突然看到了自己刚才放在门后的那把精致的雨伞。

啊!,雨伞居然没有拿,外面雨下的越来越大了,还有这么远的路要走呢!

简安宁抓起雨伞,速度开门,向着楼下跑去。

当简安宁气喘吁吁的跑到权烨的宾利车旁时,却发现已坐在车里的权烨正在愤怒的不停着按着喇叭,车灯也一闪一闪,犹如一头发怒的公牛。

宾利车后,不知什么时候停下的一辆小货车刚好将宾利车的退路堵死,让权烨连倒车都无法实现,配合着车头方向那几辆摩托车三轮车,将硕大的宾利几乎完全卡死,只能等到货车开走,才能倒车离开。

“这是谁的车,你又下来干嘛?”愤怒状态下的权烨降下车窗,对着简安宁吼道。

原来这个家伙也会发火啊!

第一次见到了权烨失态的模样,简安宁在心中小小的得意了一下,随后赶紧小心翼翼的说到:

“我也不知道,大概是附近邻居的吧!要不,我帮你问问,我看你出去的时候没拿伞,给你送伞来了。“说完,打着伞就要去四处打听。

”你能去哪问,这么大的雨,算了,先回你家吧。“看了看瓢泼大雨笼罩的四周,除了他俩,没有任何人,连附近的小商店都关门了,权烨无奈的继续说到。

又不禁打量着正打着伞在雨中瑟瑟发抖的简安宁,由于风雨太大,一把伞根本遮不住,简安宁浑身上下都湿透了,今天简安宁穿了一身乳白色的套裙,里面也是一件颜色稍微深一点的吊带,白色的衣服一沾水就显得透明,现在正紧紧的贴在简安宁的身上,酥胸若隐若现,配合着紧凑的腰肢,浑圆的臀部,将其美好的身材显露无疑。

简安宁看到权烨盯着她,也发现了自己衣服的不雅,赶紧用双手抱着雨伞护在胸前,脸由于害羞显得更红了。

权烨无奈的冷笑了一下,今天自从遇到她开始,可真是奇妙的一天啊!

起身下了车,拿起自己那件已经被雨淋的湿透的外套,顺势披在简安宁的身上,然后也不打伞,就那么昂着头快步的向着简安宁家的方向跑去。

简安宁本想喊着权烨一起在伞下走,但是看了看自己的模样,摇了摇头,默默的跟在身后。

图文来源于网络,喜欢的宝宝们可以给我留言或者私聊我,给你们完整的txt!!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妈咪,我要爸爸""乖,你就当他不存在"“看来为夫要刷一下存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