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早期玉器》(7)

编者按:《中国早期玉器》(Early Chinese Jade)是欧洲最早研究玉器的专著之一,1923年在英国出版。作者——巫娜·蒲博-轩尼诗(UNA POPE-HENNESSY,英国作家、历史学家)认为“任何想着手写关于玉器著作的人,都会犯错误。在推动理论发展的同时,提出的意见很可能遭到质疑。但可以欣慰的是,每一次质疑和否定都是基于新获得的事实情况,对于知识的发展始终是贡献,这正是写作、出版此书的充分理据。”

“对于知识的发展始终是贡献”,也是我们选择翻译此书的理由。此次我们邀请到美国CCR(ChineseCultural Relics《文物》英文版)翻译大奖获得者对此书进行正式专业的翻译,译者同时也是MLA(Modern Language Association International Bibliography美国现代语言协会国际索引数据库)和AATA(国际艺术品保护文献摘要)收录的美国出版期刊Chinese CulturalRelics的翻译团队成员。

本着尊重原著的原则,此次翻译将存疑处一一译出,其后附有译者注,如此体现知识的动态发展。

东方旅行家纽霍夫(Nieuhof)1671年记载说,玉在中国被称为“玉石”(这句话看似废话,但原文是为了解释jade在中国汉字中的含义。译者注)他还补充说,“除了皇帝可以佩戴玉器,其他人都不得佩戴”,这种说法显然不对。“玉石是从喀什干王国带到中国来的,中国很珍爱玉器。人们用玉石制作珍贵的器皿,衣服的配饰和腰带,配以各种花卉造型,流光溢彩。玉有两种,一种非常昂贵,是从和田的喀什干王宫附近的河流中采集的,其石如卵,其质如珍珠。另一种次一等,是从山中大石取出,切割成块,以便运输。此玉山离喀什干王宫有20天的路程,名曰石山(Causauqui Casen)。山料采集非常艰难,石头硬度很大,而且地处荒凉。国王把山料采石权转让给特殊商人,得巨额钱财,而没有获得允许的人则不得擅采一石。采石工出发时,需带一年的干粮用品,因为此去经年,都是荒无人烟处。在西方公元纪年前很久的时候,这里就开始使用玉了,如果玉的尺寸超过四又二分之一英寸,则被认为很贵重,只能献给皇帝。

有位满族作家对1777年中国治下的新疆做了如下描述:“陡峭的山完全是玉山”,并讲述了当地的穆斯林如何骑着牦牛过雪山,生火堆使玉石松动,然后再用铁镐敲下大块原石,石头随之滚下山谷。1764年,即乾隆二十九年,莎车地方官向皇帝进献了39块大的玉料,是从山上锯下来的,重达5300磅(英式重量单位,译者注)。这些玉料用来制作12个古琴,也用来做成小的敲击乐器,可在皇帝大典上用檀木锤敲击演奏。位于撒马尔干的古尔艾米尔清真寺内的帖木儿墓葬上的独板巨石深绿色玉,看起来也是来自同一个原料产地。这些昆仑山的玉料场于1852-53年遭到废弃,因为当时有叛乱的情况。和田莎车的玉料采集者都逃走,玉矿也变得荒废。H.Cayley于1870年去了此地,描述了当地的荒凉景象。河流边的洞穴被挖开,用来搜寻卵玉,玉山脚下也挖了很多竖式井和通道。他说,采料场绵延一英里多长,有至少100个这样的矿井。

《中国早期玉器》(7)

透明玉瓶,有柄。宋代,9cm高。

内耳·马尔科姆大将军藏品

(Major-General Neil Malcom,K.C.B.)

《中国早期玉器》(7)《中国早期玉器》(7)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中国早期玉器》(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