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早期玉器》(14)

编者按:《中国早期玉器》(Early Chinese Jade)是欧洲最早研究玉器的专著之一,1923年在英国出版。作者——巫娜·蒲博-轩尼诗(UNA POPE-HENNESSY,英国作家、历史学家)认为“任何想着手写关于玉器著作的人,都会犯错误。在推动理论发展的同时,提出的意见很可能遭到质疑。但可以欣慰的是,每一次质疑和否定都是基于新获得的事实情况,对于知识的发展始终是贡献,这正是写作、出版此书的充分理据。”

“对于知识的发展始终是贡献”,也是我们选择翻译此书的理由。此次我们邀请到美国CCR(Chinese Cultural Relics《文物》英文版)翻译大奖获得者对此书进行正式专业的翻译,译者同时也是MLA(Modern Language Association International Bibliography美国现代语言协会国际索引数据库)和AATA(国际艺术品保护文献摘要)收录的美国出版期刊Chinese CulturalRelics的翻译团队成员。

本着尊重原著的原则,此次翻译将存疑处一一译出,其后附有译者注,如此体现知识的动态发展。

除了主要的官方祭祀春分、秋分的仪式外,有些小仪式与祈雨,或者求风、聚云、见日,或祈求桑叶丰收有关,这些仪式中都使用玉器作为施加咒语或祷词的媒介。这些仪式或许能解释早期玉器的素面装饰和粗简工艺:某些乡村祭祀仪式中只使用笨拙加工的玉石。

早期中国人对玉器极为崇敬,将玉视为至纯至圣之物,使得玉器能担当天人感应的媒介。玉石的大部分被切割成简单的几何形状,而装饰玉器的图案原型来自自然,日、月、星、云、风的符号都出现在玉器上。数个世纪以后,早期玉器使用的记忆代代相传,图案的使用更加自由;到了汉代,玉壶上的装饰囊括了商代铜器上的所有繁复图案。这种融合与遗忘正是中国文化的特点。

第三章 天文用玉

中国人很早就开始进行天文测算。据说帝喾([dì kù],译者注)“历日月而迎送之”(语出《史记·五帝本纪》,司马迁著。译者注)。《史记》还记载了帝尧派占星家到东夷日出山谷观察日出,以确定春天行事的内容。他还命令北方和南方的观察者,以及西方黑暗山谷的观察者,从日落现象确定秋天的行事内容。尧确认了一年有360日,划分四季,并与“四个圣山的首领”直接沟通,而这四位首领据说掌管着四季。

《中国早期玉器》(14)

装饰玉璧,上有凸面九头蛇穿云浮雕纹饰。

汉代(具体年代不详,译者注),直径20cm。

蒲博-轩尼诗收藏。

五帝的第三位,舜,“乃在璿玑玉衡,以齐七政”。(七政,指北斗七星。《史记·天官书》:“北斗七星,所谓‘旋玑玉衡以齐七政’。”裴骃集解引马融注《尚书》云:“七政者,北斗七星,各有所主:第一曰正日;第二曰主月法;第三曰命火,谓荧惑也;第四曰煞土,谓填星也;第五曰伐水,谓辰星也;第六曰危木,谓岁星也;第七曰剽金,谓太白也。日月五星各异,故曰七政也。”这里作者引用的英文版《史记》对七政的翻译是错误的。这里的政不是政府(government)的意思。但蒲博-轩尼诗的理解纠正了她引文中的错误。译者注)4500年前,大熊星座与北天极很近,而其尾部总是指向宇宙中心,北极星。(大熊星座即北斗七星所在星座。译者注)

《中国早期玉器》(14)《中国早期玉器》(14)《中国早期玉器》(14)《中国早期玉器》(14)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中国早期玉器》(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