椴花缘(作者:琴语飘风)

椴花缘(作者:琴语飘风)

童年的我不爱热闹,但喜欢花草,尤其对森森的树木情有独钟。

喜欢桦树,因为白桦林不但美丽清幽,更有甜甜的桦树汁吸引着我的脚步。

喜欢橡树,因为秋天的橡树会结满橡果,将橡果煮熟去皮晒干,就可以用来换钱。

喜欢椴树则因为我出生在养蜂世家,天生就跟椴树有着不解之缘.

椴花缘(作者:琴语飘风)

提起椴树,那简直可以说她是树木中的大美女,她端庄优雅,靓丽丰盈。其腰身碗口粗细,紫红色的树干笔直而光滑,桃形的叶子与年轻的梧桐叶相仿。花苞象一串串挂在枝上的金豆子,花瓣雪白如梨花而略小。走进开花时节的椴树林,总让人有云中漫步的感觉。椴树又似一位极好客的主人,一入七月,她就会托风儿将花蜜盛宴的请柬捎到四面八方。蜜蜂这个椴树的铁杆自然也会从漫长的冬季中被叫醒,先在油菜花那里用过早点,然后调整状态、舒展开筋骨,欣喜地赶赴这场与椴树约好的盛宴!

椴花缘(作者:琴语飘风)

说来那是怎样的一种蜜香啊!花期一到,还不等你走近树林,那种勾心诱肺的气息就会扑鼻而来,那蜜香清粼粼浓郁郁且凉津津的,不同与油菜蜜的浑然,也不比紫金英蜜的温厚。寻着那样的蜜香,蜂儿蝶儿们会鱼贯而来,特别是蜜蜂,一到椴树林里,她们就不再是独自舞蹈或三三两两的飘荡,而是黑压压地摆开一场蜜蜂的长阵,集体舞做一条或几条游龙。那时候我自己也会跟蜜蜂追赶花期一样的痴迷,常常会站在椴树林的边上竖起耳朵睁大眼睛。听她们飞翔的声音,能听出匆忙听出喜悦听出阵阵涛声;看她们飞舞,能看出骄傲看出优美看出种种花形来!看上一会后,我还会追着蜜蜂跑回蜂园,蹲下身继续瞧他们的节目:那些飞回的蜜蜂一个个都把肚子撑得圆鼓鼓的,先落脚在蜂房的门口,翕动着身子喘上一阵粗气,然后再爬到里面吐蜜去。每到那个时候,爸爸会在蜂房上面搭起凉棚,并担来很多桶泉水,洒在蜂房周围给蜜蜂降署,看着爸爸关怀他的蜜蜂,弟弟会酸溜溜的问我:“他是蜜蜂的爸爸呀还是咱们的爸爸呀?”我呢,会回答他说:“谁让你不会采蜜,还光嫌吃蜜少呢!”

椴花缘(作者:琴语飘风)

要说椴树的蜜色很是澄澈明洁,如月光一般,看了让人垂涎.说起吃蜂蜜,弟弟也总是怨言多多。父亲本是给乡镇企业养蜂,所以,“一颗红心”的黑五类爸爸从没有让我们饱餐过近水楼台的甜蜜!可话说回来,我们也并不是一点光都沾不上,因为每个蜜蜂吐满她的蜜巢后都要用蜡汁把蜂巢封死,爸爸每次收蜜时必须先用蜂刀削下薄薄一层蜡片再甩出蜂蜜,所以爸爸会把那沾着蜜汁的腊片装在一个盆子里笑着端给我们,记得爸爸那时候的笑容总是带着讨好我们的味道。其实爸爸为了取回他的腊块重新熔铸成蜂巢,借助我们的小嘴巴咀嚼蜡片并吸出那些蜜汁也是快捷的办法,这样说来我们也不算白沾爸爸的光,可弟弟为此很有意见,说起来好笑,有一次爸爸忙着收蜜,我在一旁教弟弟造句,正教到“假公济私”一词,弟弟居然端起盆子就冲爸爸大喊“假私济公”,搞得爸爸一愣,然后冲着我们大笑起来.

椴花缘(作者:琴语飘风)

时间过的飞快,转眼三十年过去了,如今回想起来,爸爸的笑声还不绝于耳。但是他老人家已经离开我们二十多年了,因为父亲的离去,那蜂蜜那椴树和我们就越来越遥远了.。母亲常说,世上有生命的东西能够相处都是要讲缘分的,那么,我于椴树无疑是有着不解之缘了.多少年来,她们一直以那种独到的风姿印记在我的脑屏上,不需要刷新,不需要添枝减叶,就那么永远的美丽着,清晰着,芬芳着......

椴花缘(作者:琴语飘风)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椴花缘(作者:琴语飘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