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山送子娘娘

送子娘娘从字面解释就是“送人子嗣”的女神,是道教神。相貌端庄慈祥,具有无量的智慧和神通,大慈大悲,普救人间灾难。在人们遇到灾难时,只要念其名号,便前往救度,所以称送子娘娘。又经典记载"若有众生多于淫欲。常念恭敬送子娘娘。便得离欲。若多嗔恚。常念恭敬送子娘娘。便得离嗔。若多愚痴。常念恭敬送子娘娘。便得离痴。"

泰山送子娘娘

送子娘娘全称尊号是“大慈大悲救苦救难送子娘娘”,又称注子娘娘。送子娘娘的名字蕴含了大慈大悲济世的功德和思想。

泰山送子娘娘

泰山红门送子娘娘殿

求神赐子不拘时日,随时可以进行,但要虔诚恭敬。华灯初放之时,街上已是人海人潮,平时难得露脸的小媳妇们,穿上新衣,发髻上缀满美丽的鲜花,打扮得花团锦簇,由家中姑娘簇拥着到寺庙观灯 。人家观灯,不是远看就是近看,她们却一群群地往灯下挤,在一盏盏姿态万千、大放光明的花灯下挤来钻去,人面灯花相映,真叫观灯的不知是看灯好还是看人好 。

年长的观者脸上露出了含蓄、赞许的微笑,顽皮的孩子们却随口喊道:“钻灯脚,生男芭!钻灯脚,生男芭!”一语道破天机,观者大笑,姑嫂大喜,簇拥着脸红心跳的小媳妇再往别处花灯脚下钻去 。这就是厦门的“钻灯脚”求子风俗。“灯”与“丁”在厦门话里是谐音,世俗认为钻灯脚就能添丁 。心中的愿望经由人们之口大声喊出,便具有了祝贺的意义和代己向灯神求子的“意义”,那是求之不得的大吉大喜。而已,喊的人越多,小媳妇和姑嫂们不仅不以为是非分的调戏,反而越高兴:没人喊,反而败兴 。大庭广众之下,不惜抛头露脸,为的就是这一句“钻灯脚,生男芭”啊!

现今的新婚女子,也有求神、钻灯脚的,但更多的是求助于妇科大夫。注生娘娘神殿早已毁弃。大庭广众之中也没有了"生男芭"。不论是古代还是现代,这些求子的风俗,都表达了人们对美满生活的追求和憧憬,摒弃其中的迷信成分,余下的便是古老的美丽的故事了。

拴娃

近年来到泰山求子嗣又出现了新的风俗,那就是压枝(压子)和拴枝(拴子)。所谓压枝是指用石头压在树枝上,谐音“压子” ;所谓拴枝是用红布条拴在树枝上,谐音“栓子”。 上山进香求子称作“拴娃娃”或“偷子”。

进香的程序是“起程,沿路焚祠,冲火,落宿,登山,报号(到泰山娘娘殿前报到),朝顶,守架,进供,进香,下山,回香,做回,安驾,谢山。”上山进焚的香纸主要有三种:一是黄草纸(当地称火纸);二是印有玉皇大帝为行长,东岳大帝为副行长的大面额冥币;三是元宝,用锡箔、裱糊、金银成对。碧霞祠有一方“碧霞之君玺”,有钱的可请道士在纸上加盖玺印,以期增加效力。进香之后,就可以“拴娃娃”了。

据《寿春岁时纪》载,在碧霞元君祠,庙祝在神座前摆放着许多镀了金色的泥娃娃,供人抱取。如果求生男孩就拴一个金男娃;求生女孩,就拴一个金女娃。凡来“拴娃娃”的都必须向庙祝交钱,谓之“喜钱”。日后若赖以神助,如愿得子,就必须为泥娃娃披红挂彩,并送回原处,谓之“还子”,并要向泰山娘娘进香还愿。

在《中华全国风俗志》中,关于“拴娃娃”的习俗写得十分清楚,称“拴来的泥娃娃照样要天天喂它吃东西”。并记载了北方地区民间这样一个传说:有个人家,主妇锁上门出去走亲戚,中午被留下吃饭没回来,邻居突然听到她屋里有小孩哭声,可这户人家并没有儿女,后来才知道是拴来的娃娃饿哭了。

中国民间向来还有“心到神知”之说。也有些人在向泰山娘娘求子时,并不先进泰山朝拜,而是在当地举行虔诚而隆重的求子仪式。首先,由妻子出面,带上礼品去求当地的“神妈子”择定吉日,安排求子仪式。第二步,购置香烛、火纸、红布条、供品等。其中,必有枣和栗子两种食品,取其“早生贵子”的谐音,红布条上写有求子者的住址和丈夫姓名。第三步,求子妇女点燃九炷香,与“神妈子”一起跪在供桌前,祈祷泰山老奶奶送子,然后将红布条焚烧。求子妇女进香后各取一只枣和栗子吃下,与“神妈子”一起跪至香火全部燃尽。

当然,日后一旦生儿育女,必定要到泰山碧霞元君祠还愿。若求子未成,则再来一次,但“求子不过三”。还愿的方式多种多样,有供奉献礼者,有挂袍送匾者,有捐资修庙者,也有植树造林者。现碧霞元君殿内有个黄铜大香炉,高一米多,三足两耳、雕龙、工艺精湛,就是台湾信士陈英杰先生求子如愿,答谢神恩所捐献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泰山送子娘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