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逍遥创世

重生之逍遥创世

在号称“魔鬼三角洲”的百大慕海域,距离海平面上空近千米的高空中正悬浮着一个年轻的男子,只见那男子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轮廓;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一头飘逸的黑色及肩长发随意地束在脑后,一席白色长衫无风自动,一切使海面上那道朦胧的身影更显现出一种飘渺与出尘。

他,就是逸风——地球的唯一修真者。尽管各国都有一些能人异士,但在他面前都是不堪一击。

风和日丽的海面因温和的海风而荡起阵阵微波,偶尔有鱼儿调皮地越出水面,一切都显得和平、安宁,但今天对于逸风来说是一个不同寻常的日子,因为今天他要迎接他的飞升之劫。

双手负于身后,逸风脸上洋溢着一种名叫自信的微笑,因为根据师父对他说的劫雷的威力,他有自信面对天劫。就如他对自己的评价:我就是一个修真天才,劫雷对我来说是一个小小的测验,仅此而已。

事实也是如此,普通的劫雷对他构不成太大威胁,但是他似乎忘记了人生本就充满着意外。就如这次等待他的或许也是未知的命运。

看着从天边不断涌过来乌黑的劫云,逸风的心中喃喃地道:“师父,等着风儿,徒儿很快就来找你了,看到如此天才的徒儿,你一定会很吃惊吧。”似乎想到了对自己很是疼爱的师父,逸风的唇角缓缓上翘,笑容也在他脸上慢慢的变大。

他真的不负天才之名,凭借一部普通的修真功法,在灵气极度匮乏的地球不足千年便达到渡劫后期,除了刻苦修炼,便可以看出其修炼天赋的恐怖。如果是天赋一般的人又在没有奇遇的情况下要达到他的状况要逾万年。

对于逸风来说从事修真完全是一次偶然的意外。

千年前,他出生在一个寻常家庭中,父母都成天为生计奔波,而自己也如其他孩童一样有着一个英雄的梦。一家人过着平静温馨的生活,对了他还有一个有趣的名字——狗蛋儿。可好景不长,战争的烈火很快烧到了他的家乡,很不幸,他的父母在战乱中丧生。家没了,梦碎了,他从此就成了孤苦伶仃的一个人,孤独的他承受着别人的欺压、凌辱。就在他感情最脆弱的时候,他遇到了他的师父——青云道人,青云并为他起了现在的名字,希望它能够忘掉不愉快的过往,从新开始。青云道人给他如父般的温暖与关怀温暖了他幼小的心灵。恰巧当年地球上的能量与灵气几近匮乏,对于他们修真者那就意味着修为将永远停留在原来的水平毫无寸进。那对于一心追求大道的修真者而言那是不可接受的。

终于修真前辈还是做出了所有修真者搬离地球的决定。因为逸风还未学习修真而不能跟随他的师父离开。无奈,青云道人便将修真功法传给了他,并特意为他炼制了一柄仙剑,名为破天。离开之前只是详细为他讲解了修真过程中要注意事项和最终天劫的问题。

从那以后,无论遇到什么困难他都不曾放弃过,因为他记得师父临走时的话:好好修炼,将来我们师徒还会有重逢的一天。

…………

仰望着天空中从四面八方不断涌来的劫云,逸风心中一片平静,仿佛受到了他的牵引,在下方以他为中心方圆几十里范围内原本喧闹的海域都平静下来:风停了,水面也平静的如一面深蓝色的镜子,不过从镜中倒影出的滚滚劫云清楚地诉说着平静后要面临的疾风暴雨。

半响之后,逸风望着那仍在不断聚集的劫云皱了皱眉头,因为这与他所知道的不一样。特别是偶尔从黑云中探出紫色的电火花更是让他捕捉到了劫雷的一丝不同寻常。

“或许这次渡劫会出现一些意外吧。”

一种莫名的危机感涌上心头,逸风身上的气势也慢慢地提了上来。原本平静的海域也被瞬间打破。风渐渐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凌厉,海面也由原先的平静到渐渐泛起波纹直至掀起滔天的巨浪,在昏暗的海域中犹如洪荒巨兽般要吞噬周围的一切。惊涛与怒浪声在黑暗中显得更加阴森、恐怖。

终于,黑色的劫云停止了聚集,并开始向四面八方移去,露出了此次他要面对的劫雷,他知道正菜要来了。望着那狰狞的紫色劫雷和承受着滔天的威压,逸风脸上充满着坚毅:“来吧,我命由我不由天,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看看是否你能耐我何.”

他不知道他是多“幸运”,让修真者畏之如死神的“紫霄劫雷”便被他撞上了。相传“紫霄劫雷”是仙界专门惩罚犯了错的仙人所特用的,修真者遇之则死是毫无疑问的。在整个修真界历史上出现的次数也绝不会超过五次,却没有一人能够存活。

不知道,在他知道此次劫雷是何物时,他是否仍有面对的勇气。

劫云停止移动时也露出了劫雷的全貌:方圆紫色的劫雷连绵几十里,很有灵性地化成一条巨龙的摸样,不断在天空中翻腾着。下方的空间也被紫色雷龙影成了一个紫色的世界。

虽然,劫雷看起来很恐怖,但在逸风的心中还是有着一丝隐隐地期待,因为他知道只要通过雷劫的洗礼,他将会受益匪浅,对他将来的修炼也有着巨大的好处。紧紧地握了握双手,逸风黑白分明的眼睛紧紧地盯着不断翻滚着的紫色龙形劫雷。

天空中盘旋的龙形劫雷仿佛感觉到逸风的注视一般,充满紫色电火花的巨大双眸不屑地向他翻了翻,然后不带一丝烟火地从口中吐出一缕紫色劫雷,呼啸着向逸风奔去。这也意味着拉开了逸风渡劫的序幕。

“终于来了吗,等你好久了。”望着奔来的劫雷心中喃喃地道。

可却见逸风仍一动不动地悬在原处。他知道劫雷都是分九次降临,而且由弱到强,按照打算前两波劫雷要单凭肉体来抵抗。这样也可以达到以雷电之力猝练筋骨的目的。

或许,对于普通的劫雷他的想法没错,可是这次他要面临的是“紫霄劫雷”,迎接他的一切都是未知。

“轰……”奔驰的劫雷终于与逸风撞在了一起。

震耳欲聋的响声之后,便看见一个模糊的人影急速地倒飞而出。那当然是迎接劫雷的逸风了。

当逸风稳定身体之后,只见此时的他脸色略显得有些苍白,原本柔顺的黑发显得有些凌乱,在他的整个身体的表面都会时不时的冒出一丝紫色的电火花,破烂的衣衫使他显得有些狼狈。

“失算呀,没想到劫雷如此的霸道,看来原来的想法要改变一下了。”一时的失利并没有让逸风感到太多的沮丧,他很快便调整了他的计划。趁劫雷的第二波到来之前,他抓紧时间炼化第一波侵入体内的雷电之力。一会的功夫他便把身体调整到最佳的状态,而因为吸收炼化了一丝紫霄雷电之力,他甚至感觉自己的实力还有了一丝精进。

当初他将渡劫的地点选在百大慕海域,并不只因为这里人烟稀少,不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更重要的是这里的灵气和能量要比别的地方浓郁得多,这样可以帮助他更好的恢复元气,让他渡劫更加容易。

天空中的龙形劫雷似乎并没有因为没有干掉逸风而感到生气,而对他只有鄙视,好像在说:如此弱小的实力还妄想逆天修行,简直不知死活。

只见,雷龙的前爪轻轻地一挥,一道近百米的雷电之刃便夹着万钧之势奔向逸风。

很明显,这一次的攻击要比第一次强得多,逸风也不敢托大,微微运起两层真元力化成一个透明的能量罩便义无反顾地冲向雷刃。

“轰”雷刃狠狠地砍在能量罩上,散逸的能量冲击到海面上,犹如一颗炸弹投入海中一般掀起了万丈水花。“啪”而能量罩也在与雷刃相持了几分钟后也功成身退,这次逸风只是稍稍退了几步。但他却用真元力包裹着大量的雷电,当稳定身体后马上再次炼化吸收起来。

雷龙对逸风如此就化掉自己的攻击,还如此安逸地吸收自己的能量感到鄙夷、不满。庞大的身体不停地在空中翻滚了几下,犹如儿戏般便发动了下一次雷劫。

……

第三次他就运上五成功力。

第四次便运用了八成真元力。

第五次他则用上了全力来防御。

第六次他便运用强大的攻击招式才狼狈地抵消掉那股雷电之力。

就这样你来我往,逸风也苦苦熬过了六波雷劫。但当看到了雷龙的不耐,他无奈地苦笑了一声。虽然逸风还没有动用武器,但他也是动用了除武器之外的浑身解数才堪堪抵挡住。这还是在雷龙给了他足够的时间恢复元气的情况下。

对于后面的三波更为强大的劫雷他也失去了必胜的把握,但他也没想过从此放弃。“好好修炼,日后我们师徒还能相见。”脑海中不断徘徊着师父的那句话,不屈的斗志再次充满心间。“来吧,看看今天你是否能留下我的命。”

本文来自小说《重生之逍遥创世》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重生之逍遥创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