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金机构亟待改革创新

农金机构亟待改革创新

编者按:近日,银监会从外部监管到内部操作对银行业提出诸多要求,涉及服务实体经济、监管处罚、防控风险、弥补监管短板等方面。而目前,支农先锋农金机构在支持实体经济中存在多种风险,如市场风险、流动性风险、合规风险、声誉风险等。那么,他们采取了什么风险防范措施?还存在哪些问题?有什么好的做法?对此本报记者开展系列主题采访,以期为农金机构提供有益的启示和借鉴。

◎本报记者 杨喜明

“随着实体经济艰难复苏、利率市场化、存款保险制度出台以及农信社转型发展的深入,农金机构市场风险将越来越凸显出来。”在河南采访时,一位农信联社理事长向记者表示。据了解,该理事长谈到的问题带有普遍性。由于多种原因,部分农金机构不良贷款呈上升趋势,积聚多年的信贷风险逐渐暴露,同时经营发展面临困难,利润指标持续下降。

同业竞争加剧存款面临两难

“一谈到存款,我就想哭。”河北省保定市徐水区农信联社理事长师玉超向记者表示,现在当地金融机构竞争到了白热化的地步,再加上复杂的金融环境,农信社生存压力越来越大。

在基层采访中,多家农信系统的负责人向记者反映了来自市场的压力。老李是某县农信联社的理事长,近日他碰到了一件棘手的事情:上级主管部门今年给他们单位下达了30亿元的存款指标,而该县的年生产总值只有40亿元,同时当地有中、农、工、建等多家商业银行,存贷款竞争异常激烈。他一脸愁容地告诉记者:“要达到这个指标简直不可能啊!现在存款难度很大,就这么一块‘蛋糕’,大伙儿都在抢,这个指标很难达到。但还是得拉存款,要是没‘家底’日子不好过!”

而另一位县联社理事长老赵则正在为存款放不出去而发愁。他告诉记者:“由于信贷需求不旺,我们联社现在存款有50亿元,而贷款只有10亿元,资金比较富裕。由于成本提高,形成利率倒挂,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支持三农的相关业务。”

除了竞争加剧外,对于绝大多数农金机构而言,利率市场化改革无疑将引发一场不小的冲击。“农信社盈利结构中,主要还是依靠传统的存贷款利差,利息收入占据了大部分份额,而中间业务只占20%左右。随着利率的放开,未来商业银行之间的竞争必将逐渐由以存贷款业务为特征的传统业务领域转向以中间业务为特征的现代金融领域。而在这方面,其他商业银行具有较丰富的经验和科技网络优势,将借利率市场化改革之机扩大市场份额。”辛集农信联社主任张彬向记者表示。他还称,去年由于利率市场化因素的影响,他们联社减少了近2000万元利润。

存款保险制度出台也对农村金融造成压力。湖北省一位县联社理事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长远来看有利于银行业金融机构改善资产质量、提升人员素质、提高服务水准;短期来看,对农信社等中小银行产生的压力尤为沉重。其突出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增加财务成本。按照国际通行费率万分之五计算,以湖北省农信社为例,全省农信社4000多亿元的存款每年需缴保费2亿多元。二是增加破产风险。存款保险制度一旦生效,市场退出机制将真正发挥作用,中小金融机构首当其冲。三是增加同业竞争压力。农信社等中小银行在各方面都不及大型商业银行,将面临更加严峻的“吸储难”问题。

该联社理事长还谈到另一个压力,就是金融脱媒。他表示,一方面,以债券融资为代表的直接融资对银行信贷的替代作用日渐显现;另一方面,融资渠道日益多元化,信托公司、小额贷款公司、典当行、网络贷款公司以及各类投资公司挤压了银行信贷空间。同时,信息技术发展加剧了金融脱媒,商业银行面临优质客户分流、贷款增长受限、负债业务增长困难等诸多考验。

立足自身优势改革创新发展

面对压力,农信社变压力为动力,从服务、产品、混业经营等多方面着手,打造核心竞争力,应对市场挑战。

在河北采访时,宁晋农商银行董事长郝彦辉告诉记者,该行不断加强与企业密切合作,在促进企业又好又快发展的同时,也推动了自身各项业务稳健发展。截至目前,该行各项存款余额95.3亿元,各项贷款余额59.1亿元,存贷规模均居当地金融机构首位。2017年,面对同业竞争激烈的强大压力,他们以效益和质量双提升为目标,进一步发挥县级行社法人主体优势,用足用活信贷规模,重点针对不同类型企业的融资需求,把原来的公司客户部拆分成公司一部和公司二部,为企业提供更加合理、高效的金融服务。同时,作为信贷改革的突破口,秉承“做小、做优、做精”的经营理念,全力推进“小贷中心”建设,为小微企业量身打造信贷产品。

面对越来越激烈的竞争态势和越来越复杂的金融生态环境,保定市徐水区农信联社用创新迎接挑战、补足金融服务短板。

在徐水区农信联社采访时,该联社理事长师玉超向记者表示,为了更好地服务三农、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他们成立了“小微金融中心”。该中心采用事业部制,引入德国IPC技术,实行贷款独立考核、独立审批,机制更加灵活。在人员配置方面,他们招收刚毕业的大学生,并聘请资深专业机构对他们进行封闭式培训,用全新思维和技术打造徐水区农信联社的“靓丽名片”。该中心还创新推出信贷产品——“徐福贷”,寓意为惠泽徐水百姓、“贷”来幸福生活。该产品为1万元~200万元的灵活担保类贷款。小贷中心仅成立1个月以来,累计走访1600余户商户,接收贷款申请96笔,已审核通过待发放贷款106万元。

记者在河南采访中亲身感受了永城农商银行为中小企业所做的贴心服务。近日,河南省永城市农商银行依托永城“中国面粉城”的优势,借“白色经济”之力,组建永城市面粉行业贷款联保协会等中小企业贷款联保组织,搭建融资平台,拓宽融资渠道,开动“致富列车”,有效解决“贷款难”“贷款贵”问题,并为资金找到了出路。该商行金融产品创新引起了有关领导的关注,河南省委专家咨询组来永城调研后认为,该行的贷款创新方式,切实解决了中小企业启动资金和周转资金不足问题,为中小企业贷款难找到了出路。

“致富列车”是该行根据面粉企业融资短、小、频、急等特点,以贷款联保协会为载体,适时推出专门为小微企业设计的一项金融信贷创新产品。它以农商行为车头、以贷款联保协会为车厢,着重突出“企业+联保协会+保险+信贷”的管理模式和企业联保、集体授信、专门管理、综合服务的运作特色,体现出“防范风险、提高效益、社企双赢”的设计理念,为小微企业提供信贷支持,带动全市面粉企业的发展,全面实现经济和社会的双方共赢。

还有农信联社通过混业经营来强身健体以更好地服务县域经济。河北辛集农信联社就是其中一个成功例证。该联社主任张彬向记者表示,他们不断拓宽和完善结算渠道,充分发挥点多面广、信息灵通的优势,积极为广大农村客户提供保险、投资、理财、信息、技术等多元化服务。为了有效运营资金,去年6月初,该联社成立了资金营运中心,负责办理资金营运、投资理财以及票据业务。目前他们不断拓宽渠道,扩大合作范围,与多家股份制商业银行建立了合作关系,谋求加入银行间市场业务,为资金配置寻找更多的新出路。

记者了解到,江苏张家港农商行近年来不断加大债券投资业务拓展力度,获得了较好的收益。该行成立了资产负债管理委员会为债券投资最高决策机构,每年年初负责制定年度债券投资策略,及时了解与掌握债券投资信息。针对国债投资,分析经济宏观形势,了解政策动向,及时跟踪利率、通胀率的变化情况;针对企业债券投资,把握产业政策、了解行业动态,并对发行企业的整体状况进行认真分析,从而获得比较高的安全性和收益。

专家称,随着城乡一体化进程,证券、基金、信托等产品下乡,农商行混业经营渐成趋势。农商行应根据当地区域经济存量搞活混业经营。农信社应改善管理、创新服务,加大原创性和特色性产品创新力度,同时加大力度培养吸收具备现代金融专业知识、操作技能和风险防范意识的高科技人才,使得农村金融机构持续健康发展。

他还称,农金机构需要建立一套强大的数据整合与统一管理信息平台,以免错误的交易数据影响对市场风险的判别。为尽可能减少市场数据不准确对市场风险分析的影响,可建立全行统一的市场数据管理职能部门负责全行市场数据的发布与管理。同时,做好风险损失数据的收集整理工作,建立业务部门的风险损失数据库,为早日使用内部模型计量市场风险做好基础性工作,提高市场风险管理的水平。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农金机构亟待改革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