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农村:这种漆可是个宝,但是价格却让很多人直呼买不起

生漆是在漆树上采摘的漆汁,它还有个别名叫大漆,也是工业的最佳原料,有“涂料之王”之称。漆树也是我国重要的特特产经济树种。

在农村:这种漆可是个宝,但是价格却让很多人直呼买不起

漆树的生命周期十分短暂,如果漆树长到7-8年后还不进行采集就会被涨死,而漆树割到16-7年后便会慢慢枯死,最旺盛的时期也就6-8年时间,割漆是一件特别枯燥无味的活,而且还十分的危险,因为其又脏又苦,自然有很多青壮年担当,所以就有了千刀一斤漆的说法。

在农村:这种漆可是个宝,但是价格却让很多人直呼买不起

在农村:这种漆可是个宝,但是价格却让很多人直呼买不起

割漆的时候从上往下割,收漆的时候从下往上收,所以割漆者必须带足干粮,割漆的主要的工具有漆刀,跨蓝,还有接漆的蚌壳和漆桶,刀是一种特制的工具,短短的弯把,刀片较薄,小巧好用,蚌壳放在漆蓝里,割漆时,在漆树的上开出三角口,斜着割下去在最下边汇刀的地方用蚌壳接住。下午收割时倒入漆桶里,桶则是挂在腰间的用竹子做的器皿,方便携带不易洒落漆,在收割漆的时候需要用手拿着,方便收取。

在农村:这种漆可是个宝,但是价格却让很多人直呼买不起

随着时间的演变,现在的漆树在保护上也渐渐重视了起来,很多地方也有了更多的科学化开采,但是老手艺任然在流传,相信有了现代化的管理和科学化的发展,在保持精髓的同时让一些偏远地区能实现最大化的经济发展,至少让农民看到生活的希望,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在农村:这种漆可是个宝,但是价格却让很多人直呼买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