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心之所——回家

第五届龙少年文学奖作品

广东省佛山市三水西南中学——邓灵

容心之所——回家

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一大片一大片金黄色的田野旁边,坐落着一栋栋低矮的平房。那朴实的气息,涌进心田,驱赶了心中的寒冷,这是张奶奶的家。它褪去了城市的浮华,洗净了尘世的繁华。

一年前,张奶奶带着大狗阿黄告别这儿,女儿接她进城享福。临走前,村里人说:“张奶奶,到城里见识多了,回来别瞧不起咱们啊!”张奶奶微笑着,有点紧张、不安……

容心之所——回家

张奶奶一直想给准备读大学的大孙子攒点学费。在乡下时,她就想打工。这不,一进城,张奶奶就跑去给人家饭店洗碗了。本来她只是洗碗的,又被叫去洗菜、端菜。尽管如此,作为外乡人的她还是每天都要受人白眼,忍不了就跟人家吵。因此张奶奶一连换了好几间店,女儿多次劝她不干了,可她不听。

张奶奶认为孙女大大咧咧不好,经常唠叨:“女孩子哪有这么粗鲁的,看看隔壁家的小婷……”,还有点咄咄逼人,有几次孙女还哭了;对于教育小孙子,张奶奶只是惯着他,导致他小小年纪,脾气就不好,还喜欢打人;张奶奶不管大狗阿黄,任由它在小区里乱跑,不止一次吓哭过小孩,因此女儿收到了不少投诉信。女儿忍受不了了,开始对张奶奶不冷不热的,总是因为一点小事跟张奶奶吵架。张奶奶经常边打着泪花,边对阿黄说:“阿黄,女儿不理妈了!妈老了,没用了!成为女儿累赘……”哭多了,不知不觉,眼角残留着清晰可见的泪痕揪碎了她的心。她总抱着阿黄苦笑:“阿黄,咱很快可以回家了,你可以去找伴玩了!”,她也总抱着阿黄哭:“阿黄,我想回村子了,这儿比冬天还冷!”一个人,一条狗,不知是她陪着那狗,还是那狗陪着她。那种单枪匹马的架势,那种格格不入的架势,总让人不免多看几眼。

容心之所——回家

想了许多许多,张奶奶辞工了。女儿似乎知道错了,开始理解、陪伴张奶奶,孙女也懂事了许多。仿佛清爽的凉风拂过,把张奶奶一切劳累,忧伤吹到九霄云外。人们总是看到,张奶奶和阿黄坐在门前木椅上,微微一笑,饱经风霜的脸上露出少女般的羞涩红晕,她总喜欢眉开眼笑地说:“这些天真暖!暖到心里了!”

女儿知道张奶奶想家了,但又舍不得他,干脆搬去老家陪张奶奶小住。这里虽然贫困、落后、枯燥,不及城市繁华,但它单纯、朴实,就像一块不饰雕琢的美玉。张奶奶的家在这儿——一个真正的家,劳动着的幸福,幸福着的劳动。真正的家,不只是容身之所,还是容心之所。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容心之所——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