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系网最庞大的军阀,找了七个亲家,打通了军政商三界

在民国军阀中,陈光远是一个很典型的人物。

陈光远出生于河北武清县(今属天津),因家境贫寒,少年时挑粮卖粮,后来当了兵,还进入天津武备学堂深造,后又投靠袁世凯、冯国璋,一步步发迹,最后当上了江西督军,一方诸侯。

关系网最庞大的军阀,找了七个亲家,打通了军政商三界

陈光远在当江西督军时,手下对他有一个很正面的评价,说他从来不克扣军饷,也不吃空饷。但这并不代表他不捞钱,不过和其他军阀明目张胆地捞钱不同,陈光远捞钱的方法很含蓄,精于算计。

陈光远部队的军饷由陆军部供应,但当时民国政府资金短缺,有时不能及时到位,于是,陈光远便以筹措军饷为由,每次都让江西财政厅接济,等陆军部的军饷下来后,他便对外声称,接济的钱已花完,或是象征性地退几万,然后悄悄把余下的钱转入个人名下。一年下来,轻轻松松一百多万到手。

如果说这样捞取公家的钱还有些忌惮的话,那么,他对九江历史博物馆的东西可是毫不客气。

有一次,历史博物馆内部要装修,陈光远对相关负责人说,这些珍贵的文物不能有任何损失,得找个合适的临时地点存放。可是博物馆选定的几个临时存放点,都被他否决了,怎么办?最后,陈光远很大度地说:“放在我督军府吧,我这几天腾一些房子,保管好这些历史文物更重要,我自己住好住坏都行。”

关系网最庞大的军阀,找了七个亲家,打通了军政商三界

不久后,博物馆装修完毕,文物陆陆续续都送回了博物馆,可是,工作人员一数,少了100多件康乾时期的景德镇官窑精品瓷器。工作人员都心知肚明,但谁也不敢吱声,就这样,这100多件珍品,就成了陈光远的囊中之物。

后来,陈光远被罢免江西督军时,江西流传着一句话:“穷了江西一省,富了光远一家。”

除了捞钱精于算计,陈光远对关系网的编织更是费尽心机。

陈光远深知,民国乱世,后面没有靠山,关键时刻不会有人出面拉一把。而且靠山还得多,因为说不定谁在台上,也说不定谁会落马,所以,他对关系网的编织可是煞费苦心。

陈光远有三个老婆,共生了七个儿子,其中,大儿子、五儿子成了国务总理龚心湛、潘复的女婿,二儿子、三儿子成了当时有“天津八大家”之称的黄丹甫、李颂臣的女婿,四儿子娶了察哈尔都统张锡元的女儿,六儿子娶了张勋的女儿,七儿子更厉害,把孙传芳的女儿娶回了家。

好家伙,军政商三界都被他打通了!

关系网最庞大的军阀,找了七个亲家,打通了军政商三界

(图:陈光远在天津的旧居)

1922年,陈光远在与粤系军阀的战事中失利,被曹锟撤了江西督军的职务,寓居天津。陈光远感到乱世从军不安全,也不稳定,不如干脆回家经商,于是,凭着自己编织的关系网,也靠着自己雄厚的资金基础,陈光远很快就拿下了启新洋灰公司、开滦煤矿、中国实业银行等等,可谓财源滚滚,资金越滚越多。

这期间,他还迷上了炒黄金,每天研究黄金价格的涨落,甚至独创出了自己的一套方法:定期制定金价的心理承受最低价位、最高价位,如果跌至最低价位,就立即购进500两,如果涨至最高价位,他就会果断全部卖出,根本不纠结买进卖出时的价格涨落。

结果,靠着这一套理论,他还真成了炒作黄金的高手,赚取了巨额回报。

而且,民国很多要人也都久闻他的大名,都把积蓄拿出来,让他帮助赚钱,这样,他的关系网也更加广阔,更加牢固,谁也无法撼动了。

在民国各路军阀中,比他官位高的有不少,比他更有钱的也有不少,但像他这样通吃三界,屹立不倒的,还真没几个,可见其手段之高。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关系网最庞大的军阀,找了七个亲家,打通了军政商三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