绍兴我来了——安昌古镇

看,我十八年前无缘去绍兴,在杭州的留影。

绍兴我来了——安昌古镇

第一站到了安昌古镇

绍兴我来了——安昌古镇

入口处很是清秀,疑是在锡城呢。

绍兴我来了——安昌古镇

听到一阵阵和尚诵经的声,那调忽是高越忽是低转,听了心里很是舒服,循声而去,来到了安康寺。相传宋高宗赵构南渡曾驻跸于寺内躲金兵,故名安康。建筑面积9000余平方米,殿宇巍峨。和尚们在做早课,大雄宝殿不能进,我就跪在殿外的蒲团上,跟着一起和,心里一片安宁。。。。。。

绍兴我来了——安昌古镇

对岸,有摄影师端起相机拍我,哈,我成画中人了。一路走,一路观赏,在一小桥头又看到那位摄影师贴着悦来酒家的墙端着相机正对着我在拍,我估计我又入画了。我刚好没人帮我留影,就请他帮我拍,当时没细看,原来,他是以窗的反光,拍出了窗内窗外,好后悔,我错过了一学习机会。幸好,我在悦来酒家的后面抓到了一景,也是关乎窗的,哈哈。

绍兴我来了——安昌古镇

安昌古镇有好多小店,你看箍桶,理发,还有扯白糖的。。。。。。

绍兴我来了——安昌古镇

这菜式诱人吧

绍兴我来了——安昌古镇

我点了三道菜,想坐在小河边美美地享用一番,可老板娘说一个人不能做河边的桌子,只能坐店堂内,店堂内脏乱,逼热。我商量能否先坐外面,等有客人我再移位到店内。还是不行。我说加台钱呢,结果老板出来了,说加多少钱都不可以。唉,一个人出行好憋屈啊。隔壁桌上邀我过去与他们共餐,我看他们是一对情侣,不好意思打扰。只能继续前行找吃的。没想到另一家,听说我是一个人,连店堂里都不让我坐了,唉,难不成没得吃了?

突然看到一老人,像鲁迅先生作品里走出的人物,上前问能否让我拍摄一下,他说他只给他的客人拍。啊,那要如何成为他的客人?在他那吃饭就是他的客人,哈哈,原来原来我的饭饭在这儿!又问,我能坐河边那桌吗?只要是客人,随你坐。哇,当时那个开心啊。

绍兴我来了——安昌古镇

老人搬来一垛书,画册,说只有他那才能了解安昌。在等菜菜的时候,我就着习习凉风,看看画册,拍拍游船,真是悠哉。

绍兴我来了——安昌古镇

一看画册,原来老人是网上名人呐。名叫沈宝麟,余秋雨先生的书里也有他的篇幅。余秋雨对他的评价是半狡黠,半憨厚,哈,一点没错。看到这香肠了吧,是老人独家灌制的,大家细看一下,香肠间还挂了几只矿泉水瓶,这是做什么用的啊?原来,老人懂摄影,他不想让别人拍他的香肠,特意挂上去的,这样拍出来的作品就不伦不类的。你再看看我在别处拍的香肠,怎么样,有感觉吧?

绍兴我来了——安昌古镇

上酒上菜喽!银制的老酒壶,有一种年代感,那黄酒绵软,醇厚,甜甜的,是老人自制的,很对我的口味。茴香豆我看就是我们这的五香豆,搭搭老酒蛮好格。臭豆腐上还有一层绿呢,不过味道确实鲜美。老人叫我少点点菜,不要浪费了。所以,到最后,吃饭时咽不下哇,没下饭的蔬菜,只能黄酒过过,再扒拉两口饭,成酒鬼了,哈哈。吃完结账,65元,有清风,有历史,有画册,值了!

绍兴我来了——安昌古镇

吃饭时,有一支老哥车队列队而过,一个个像是约定好的,手都不带扶车把的,一式地按住车座垫,向前推行,哦,蛮酷的哦。见我拍照,都友好地点头致意。吃过饭,看到他们在对岸一大桌胡吃海塞的,还不忘回头跟我打招呼,哈,真是一群快乐的老哥。刚才要是他们看到我的惨境,估计会叫我一起饭饭的。

绍兴我来了——安昌古镇

酒足饭饱,我要坐坐中国的刚朵拉了。绍兴有三乌:乌蓬船,乌毡帽,乌干菜,就是霉干菜了。船资是一人10元,因我是一个人包船,要收20元,嗯,行啊。原来他们是手脚并用的,手划脚蹬,第一回见识过。一路上最让我心动的,是沿岸的一排木窗棂后,居然斜斜地有一盆菊花,好有心的主人啊,他是专供游船客观赏的,一种莫名的感动。

绍兴我来了——安昌古镇

绍兴有三缸:酱缸,酒缸,染缸。酱缸:绍兴的酱醋酿造可追溯到6000多年前,比黄酒还早200多年。至清代晚期,达鼎盛期,有:“天下酱业无人不说少,九州之内司厨中馈者鲜有不知绍兴者”一说。酒缸:黄酒是中国乃至全世界的历史瑰宝。手工酿制的黄酒的独特口味,得益于绍兴的传统酿制工艺。染缸:与时俱进的绍兴人,用现代技术与传统工艺相结合,传承和发扬了印染工业。这就是绍兴有名的仁昌酱园,创始人徐仁昌先生。

绍兴我来了——安昌古镇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绍兴我来了——安昌古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