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村:中国画里乡村

宏村:中国画里乡村

那段时间,宏村总是下雨,雨中的宏村宛如美丽的水墨画,生动而又多彩。

宏村:中国画里乡村

住在宏村南湖边上的汪妈妈,总会在下雨的时候撑着油纸伞站在南湖边上凝望这幅水墨画,因为,这幅画里有汪妈妈和姐妹们曾经的的青春和欢笑……那些梳辫子扎头绳的日子仿佛就在水墨画的中间,而汪妈妈今年已经77岁了。

宏村:中国画里乡村

时光荏苒。汪妈妈尽管77岁了,然而,在自己的故乡宏村面前,汪妈妈可谓年轻,年轻的论不上辈分。因为,宏村始建于南宋,距今已经有900多年的历史了。

宏村:中国画里乡村

宏村,古称弘村,位于黄山西南麓,距黄山市黟县县城10公里。

宏村:中国画里乡村

整个村落占地30公顷,枕雷岗面南湖,山水明秀,享有“中国画里乡村”之美称。

山因水青,水因山活。南宋绍兴年间,古宏村人为防火灌田,独运匠心开仿生学之先河,建造出堪称“中国一绝”的人工水系,围绕牛形做活了一篇水文章。九曲十弯的水圳是“牛肠”,傍泉眼挖掘的“月沼”是“牛胃”,“南湖”是“牛肚”,“牛肠”两旁民居为“牛身”。

宏村:中国画里乡村

宏村的每一条街巷汪妈妈都无数次地走过,而且走了70多年,因此,她熟悉这些街巷一如熟悉自己的脉络。

在汪妈妈的带领下,我们仿佛回到了悠远的年代,牧童的短笛声袅袅而来。

村中数百幢古民居鳞次栉比,其间被誉为“民间故宫”的“承志堂”是黟县保护最完美的古民居。

宏村:中国画里乡村

汪妈妈是一位乡情浓郁的爽快人,她谙熟“承志堂”,她向我们娓娓道来。

原来承志堂其正厅横梁、斗拱、花门、窗棂上的木刻,工艺精细、层次繁复、精雕细镂、飞金重彩、人物众多,人不同面,面不同神,堪称徽派“四雕”艺术中的木雕精品。

宏村:中国画里乡村

此外还有古朴典雅的敬修堂和气度恢宏、西朴宽敞的东贤堂、三立堂等,同平滑似镜的月沼和碧波荡漾的南湖,巷门幽深,青石街道旁古朴的观店铺,雷岗上参天古木和探过民居庭院墙头的青藤石木,百年牡丹,森严的叙仁堂、上元厅等祠堂和93岁翰林侍讲梁同书亲题“以文家塾”匾额的南湖书院等等,构成一个完美的艺术整体,真可谓是步步入景,处处堪画,同时也反映了悠久历史所留下的广博深邃的文化底蕴。

宏村:中国画里乡村

到了清代,宏村已是“烟火千家,栋宇鳞次,森然一大都会矣”。

汪妈妈告诉说:宏村古民居,以正街为中心,层楼叠院,街巷婉蜒曲折,路面用一色青石板铺成。两旁民居大多二进单元,前有庭院,辟有鱼池、花园,池边多设有栏杆,“牛肠”水滋润得游鱼肥壮,花木浓香馥郁。

宏村:中国画里乡村

马头墙层层跌落、雀替、斗拱上的木雕姿态各异,形象生动。坐落在南湖畔的南湖书院,建筑颇为壮观。据说民国初期的国务总理江大燮(宏村人),幼年曾在这里读过书。

宏村:中国画里乡村

漫步宏村,一如漫步人生,宏村近千年的历史,在我们身边飘忽。

宏村古民居群是徽派建筑的典型代表,其布局之工、结构之巧、装饰之美、营造之精为世所罕见。

宏村:中国画里乡村

宏村很美,美得精致,因为它处处有水,得到了水的滋润,宏村格外清新怡人。在我们流连于宏村时,刚刚下完雨,石板路上湿湿的,亮亮的,走在上面都能寻找到自己的淡淡的倒影。

宏村:中国画里乡村

宏村是我见到的中国最美的村落之一,作为世界文化遗产地,宏村在我拜访它的时候,雨雾云收,湖面如镜,鳞次栉比的徽派古民居与湖中倒影交相辉映,美不胜收,令人心旷神怡。

宏村:中国画里乡村

因为还要继续旅途,我们和汪妈妈在宏村南湖边道别。

当我在村头回望这幅山水画的时候,只见这幅画卷安静地悬挂在青山绿水间。

宏村:中国画里乡村

汪妈妈还站在南湖边上撑着油纸伞,她已经成了这幅画卷的一部分。她的身后,是中国最美的画里乡村——宏村!

宏村:中国画里乡村

作者系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艺术摄影学会会员;作家;大学客座教授;在人民日报、经济日报、光明日报、人民画报等媒体刊发有新闻、文学和摄影作品;著有《背着唐诗走西欧》、《新疆艳遇》、《边地、边地》、《劲舞长镜唱大风》、《莱茵河畔的微笑》等作品集;是多家图片库签约摄影师。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宏村:中国画里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