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岛“最具梦幻”的十首诗,拥抱爱,拥抱你

北岛,代表着那个朦胧诗时代的一小分子。

他笔下的天马行空,带领着我们通往一个个超脱现实的精神世界。

北岛“最具梦幻”的十首诗,拥抱爱,拥抱你

有人说,北岛的诗实在太难懂。

其实,并不难懂。

比如,他在《过渡时期》一诗中写道:“当筷子拉开满月之弓,厨师一刀斩下,公鸡脑袋里的黎明。”

背后,不禁一阵凉意。

看似玄奥,实则令读者体悟之深。

诗,是每个人对人生经历和生活环境的精炼,无需一字一句拆开解释。有时候太深入,说穿了,就不美了。

也有人说:“虽然我是个理性冷静的人,可是每每读北岛的诗,总能让我瞬间泪奔。”

是啊,北岛的诗更像是一本床头读物,文字的奇妙组合,不知会带入怎样的梦境之中,让你心碎,让你鼻酸。

接下来,欢迎进入北岛的“梦境”。

北岛“最具梦幻”的十首诗,拥抱爱,拥抱你

《一束》

在我和世界之间

你是海湾,是帆

是缆绳忠实的两端

你是喷泉,是风

是童年清脆的呼喊

在我和世界之间

你是画框,是窗口

是开满野花的田园

你是呼吸,是床头

是陪伴星星的夜晚

在我和世界之间

你是日历,是罗盘

是暗中滑行的光线

你是履历,是书签

是写在最后的序言

在我和世界之间

你是纱幕,是雾

是映入梦中的灯盏

你是口笛,是无言之歌

是石雕低垂的眼帘

在我和世界之间

你是鸿沟,是池沼

是正在下陷的深渊

你是栅栏,是墙垣

是盾牌上永久的图案

《真的》

浓雾涂白了每一颗树干

马棚披散的长发中

野蜂飞舞,绿色的洪水

只是那被堤岸阻隔的黎明

在这个早晨

我忘记了我们的年龄

冰在龟裂,石子

在水面留下了我们的指纹

真的,这就是春天呵

狂跳的心搅乱水中的浮云

春天是没有国籍的

白云是世界的公民

和人类言归于好吧

我的歌声

《岸》

陪伴着现在和以往

岸,举着一根高高的芦苇

四下眺望

是你

守护着每一个波浪

守护着迷人的泡沫和星星

当呜咽的月亮

吹起古老的船歌

多么忧伤

我是岸

我是渔港

我伸展着手臂

等待穷孩子的小船

载回一盏盏灯光

北岛“最具梦幻”的十首诗,拥抱爱,拥抱你

《雨夜》

当水洼里破碎的夜晚

摇着一片新叶

象摇着自己的孩子睡去

当灯光串起雨滴

缀饰在你肩头

闪着光,又滚落在地

你说,不

口气如此坚决

可微笑却泄露了内心的秘密

低低的乌云用潮湿的手掌

揉着你的头发

揉进花的芳香和我滚烫的呼吸

路灯拉长的身影

连接着每个路口,连接着每个梦

用网捕捉着我们的欢乐之谜

以往的辛酸凝成泪水

沾湿了你的手绢

被遗忘在一个黑漆漆的门洞里

即使明天早上

枪口和血淋淋的太阳

让我交出青春、自由和笔

我也决不会交出这个夜晚

我决不会交出你

让墙壁堵住我的嘴唇吧

让铁条分割我的天空吧

只要心在跳动,就有血的潮汐

而你的微笑将印在红色的月亮上

每夜升起在我的小窗前

唤醒记忆

《小木房的歌》

为了你,春天在歌唱

草绿了,花红了

小蜜蜂在酒浆里荡桨

为了你,白杨树弯到地上

松鼠窜,杜鹃啼

惊醒了密林中的大灰狼

为了你,乌云筛了筛星廊

雨珠落,水花飞

洒在如痴的小河上

为了你, 风鼓云帆去远航

潮儿涌,波儿碎

拍打着河边的小木房

为了你,小木房打开一扇窗

长眠的哥哥醒来了

睁开眼睛向外望

为了你,小窗漏出一束光

他蘸着心中的红墨水

写下歪歪斜斜的字行

《和弦》

树林和我

紧紧围住了小湖

手伸进水里

搅乱雨燕深沉的睡眠

风孤零零的

海很遥远

我走到街上

喧嚣被挡在红灯后面

影子扇形般打开

脚印歪歪斜斜

安全岛孤零零的

海很遥远

一扇蓝色的窗户亮了

楼下,几个男孩

拨动着吉他吟唱

烟头忽明忽暗

野猫孤零零的

海很遥远

沙滩上,你睡着了

风停在你的嘴边

波浪悄悄涌来

汇成柔和的曲线

梦孤零零的

海很遥远

北岛“最具梦幻”的十首诗,拥抱爱,拥抱你

《古寺》

消失的钟声

结成蛛网,在裂缝的柱子里

扩散成一圈圈年轮

没有记忆,石头

空蒙的山谷里传播回声的

石头,没有记忆

当小路绕开这里的时候

龙和怪鸟也飞走了

从房檐上带走喑哑的铃铛

荒草一年一度

生长,那么漠然

不在乎它们屈从的主人

是僧侣的布鞋,还是风

石碑残缺,上面的文字已经磨损

仿佛只有在一场大火之中

才能辨认,也许

会随着一道生者的目光

乌龟在泥土中复活

驮着沉重的秘密,爬出门槛

《陌生人》

你在博物馆

大理石地面上狠狠

摔了一交,鞋

在冰封的河上滑得很

远,我坐在船上

似乎晕了船

不停地拨着电话

却不知打给谁

下班铃声响了三遍

随着沉默的人流

你绝望地盯住了红灯

热带雨林中的落日

令人神往,我

把香蕉皮似的手套翻过来

抖落细沙和烟末

再刮掉寂寞的胡须

和肥皂沫一起

溅到模糊不清的

镜子上,你跨过水坑

看见那陌生的影子

背后是广告牌上的天空

一只玻璃的鸽子

落在地上,我

钻到床下寻找着

手被闪烁的星星划破

昏暗的电影院里

你含着糖块

为一个悲惨的故事

哭泣,我打开灯

靠在门上笑了

有那么多机会和你认识

看来我们并不是

陌生人,门柄

转动了一下

《枫树和七颗星星》

世界小得象一条街的布景

我们相遇了,你点点头

省略了所有的往事

省略了问候

也许欢乐只是一个过程

一切都已经结束

可你为什么还带着那块红头巾

看看吧,枫叶装饰的天空

多么晴朗,阳光

已移向最后一扇玻璃窗

巨大的屋顶后面

那七颗星星升起来

不再象一串成熟的葡萄

这是又一个秋天

当然,路灯就要亮了

我多想看看你的微笑

宽恕而冷漠

还有那平静的目光

路灯就要亮了

《回答》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看吧,在那镀金的天空中

飘满了死者弯曲的倒影

冰川纪过去了

为什么到处都是冰凌

好望角发现了

为什么死海里千帆相竞

我来到这个世界上

只带着纸、绳索和身影

为了在审判前

宣读那些被判决的声音

告诉你吧,世界

我--不--相--信

纵使你脚下有一千名挑战者

那就把我算作第一千零一名

我不相信天是蓝的

我不相信雷的回声

我不相信梦是假的

我不相信死无报应

如果海洋注定要决堤

就让所有的苦水都注入我心中

如果陆地注定要上升

就让人类重新选择生存的峰顶

新的转机和闪闪星斗

正在缀满没有遮拦的天空

那是五千年的象形文字

那是未来人们凝视的眼睛

北岛“最具梦幻”的十首诗,拥抱爱,拥抱你

相信喜欢北岛的读者,不仅仅喜欢北岛的诗,更理解北岛的痛苦。

他,是无论身在何处,都能写诗的人。

北岛的一人生,大部分都在颠沛流离,居无定所之中。

当我们无法感同身受的时候,就无法理解他的感受,更无法读懂他笔下的情绪。

所以,哪有什么才华横溢,妙笔生花。

我觉得,或许岁月代笔,以心写诗,更代表北岛的心境。

欢迎大家在评论区留言,说说看你最喜欢北岛的哪首诗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北岛“最具梦幻”的十首诗,拥抱爱,拥抱你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