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管制管君子不管“小人” “小人”是经济学意义“理性人”

针对近期人民币汇率问题,『滙智财富』专访了国际金融问题资深专家赵庆明博士,他认为,资本管制只管君子不管“小人”,人民币持续贬值时,资本实际流出压力就会明显加大。

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波动较大,甚至8月15日,一度跌至6.93。8月24日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发布重启“逆周期因子”,人民币兑美元进一步从6.8789升值至6.8299。

9月13日,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公布数据,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报6.8488,较上一个交易日上调58个基点,升幅创2018年9月4日以来最大。9月10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报6.8389,较前一交易日下跌177个基点。

资本管制管君子不管“小人” “小人”是经济学意义“理性人”

人民币汇率贬值以及有较强贬值时,资本流出压力就明显加大。

尽管去年人民币对美元升值了不少,但是由于大部分时间里贬值预期都比较强烈,仍有大量资本流出。根据国际收支平衡表,去年经常账户和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实现合计3135亿美元的双顺差,但是因交易增加的外汇储备仅有915亿美元,净误差与遗漏项下有2219亿美元的流出。

当然,这些流出不会全是资本流出,也有部分是因为统计原因造成的,但是无论怎么估计,其中大部分应该是资本流出。

今年7月份,央行外汇占款增加了108.71亿元。因此,有专家分析认为,尽管人民币在7月份贬值较多,但是外汇反而是净流入,说明资本流出压力不大。但是,我想说,已经不能单纯看央行外汇占款了。资本流出压力可能通过其他科目进行了“掩藏”。央行与“外汇”(实质上是外汇占款)科目并列的“其他国外资产”科目在7月份净减少了161.68亿元,整个“国外资产”科目是下降了53.51亿元,这可能更为准确地反映出7月份的资本流出状况,而此前两个月是小幅净增加。

银行代客结售汇方面也有类似反映,4-6月合计顺差444.79亿美元,平均为每个月顺差近150亿美元,而7月变成逆差4.28亿美元。由于多方面的原因,我国资本流出渠道非常复杂,仅仅这些数据上的变化未必能够准确反映。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我国资本账户管理非常严厉,所以,很多企业就是通过进出口来转移资金,向外转移资金主要通过出口低报价格、进口高报价格,从而实现资本的转出,尤其是在跨国公司内部,这种方式非常便利,并且很好的规避了管制。

不要觉得跨国公司离我们很遥远,我们很多企业,包括国企和民企,都已经成为跨国公司,通过跨国公司内部定价方式转移资金,既隐蔽又迅速。资本管制不能说没有效果,但是也不能高估。

在人民币大幅贬值以及贬值预期强烈时,作为理性人的企业和大部分高净值家庭,总会想方设法将人民币资产转化成外币资产。我总说资本管制是管君子而不管“小人”。这里的“小人”是指经济学意义上的“理性人”。

本文节选自滙智财富HZFortune:专访赵庆明:为什么人民币应该保7?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资本管制管君子不管“小人” “小人”是经济学意义“理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