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秦内讧迷案:创始人称遭董事长“绑架”13个月

保持犀利风格,持续科技新闻报道及业界深度剖析

未曾想到,因为一桩TVB都不敢讲述的“非法拘禁”案,网秦(现更名为凌动智行)这家几乎被人遗忘的公司,再次回到了公众视野。

9月10日,“失联”近两年的网秦创始人林宇在朋友圈宣告回归,晒出一张朝阳警方的立案侦查书,称被网秦董事长、认识20多年的发小史文勇绑架其长达13个月,并受到非人折磨。“近9个月都带着接近20公斤的手铐,就跟电视剧《鹿鼎记》里面铐鳌拜一样,而且拳打脚踢,电棍电击得全身是伤。”目前“史文勇已逃离出境近一个月”。

随后,身在香港的史文勇发声:自己是正常出差,不是出境潜逃。称林宇毫无底线,恶意造谣,将采取必要的法律行动回击,“这一切都是恩将仇报,为了一己私利不惜把上市公司砸烂的疯狂手法,已经远远超出法律和道德的底线”。

夸张的形容与离奇的过程刺激着人们的神经,关于林宇与史文勇之间的矛盾不断发酵,多种版本在网络上迅速传播。而截至发稿(9月13日),警方尚未对此事发表评论。林宇与史文勇之间就业务出售、绑架真相、投票权争议等各执一词的说法,均如云山雾罩、疑点重重。

创始人被董事长“绑架”

9月12日,记者来到位于北京中关村的雍和航星科技园,一进办公地大院不远处就可以看到一栋三层小楼张贴了“凌动智行”大标语。

这就是凌动智行总部所在地,与前一天一样,几名黑衣男子分站在前台两侧,对来访人员进行询问。

一位工作人员介绍,公司员工分属两栋楼,员工数大约有300人。在一些员工工牌、高层办公室标牌、公司楼间展示内容上,依然以网秦的形象出现,而史文勇办公室则位于10层西南角,大门连日紧锁。

“这几天不断有各种人来参观,一下让我们成了网红。”一位员工对记者说,对他们这些普通员工而言,大部分对林宇毫无印象,史文勇也不常在公司露面,目前还说不清楚这场“绑架迷案”对公司、员工有何影响。

网秦公关部一位人士则对记者坦言,这几天时常不知所措:先是9月10日,林宇带着十几个“黑衣人”来公司,拉着横幅,在名为“蓝鲸”的会议室呆了将近一天。然后是数十家媒体涌入,询问一切细节,“实际上我们不知道史文勇何时回归,公司目前一切运转正常,也未有警方前来调查。”

“我今天正式回归网秦。”9月10日,林宇在社交媒体上高调宣布回归。

他晒出一张北京朝阳警方的立案侦查书。自称网秦董事长史文勇涉嫌重大刑事案件,从2016年11月底至2017年底绑架其13个月,他在绑架期间受到“非人折磨”,“24小时戴着20多公斤的手铐,生不如死”,目前“史文勇已逃离出境近一个月”。

同时,林宇微博转发名为《创始人林宇回归网秦及网秦(凌动智行)董事会和管理层调整》的文章称,因为现任管理层违规交易,免去网秦现任全部包括史文勇在内的所有董事及管理层职务,他接任CEO及联系董事长。

创始人被董事长“绑架”,这随即引起了轩然大波,关于林宇与史文勇的过往、网秦的前世今生,细节都一一被挖掘。

9月11日晚,在电话采访中,林宇向记者复述了已重复多次的拘禁详情,表情和语气已十分平静,犹如讲一个发生在别人身上的故事。

在林宇的描述中,这个离奇故事的简单时间轴是这样的:2014年,林宇因个人原因想休息一段时间,史文勇趁机指使下属伪造林宇个人印章,签署辞职文件,将林宇从公司除去;2016年10月,发现2016年1月史文勇涉嫌帮林宇签字并把北京飞流(网秦旗下手游业务)78%的股权转走;2016年11月,史文勇花重金绑架林宇414天;林宇被北京警方解救8个月后,朝阳分局以“非法拘禁”立案。

不过,林宇的说法从一开始就遭到了史文勇的全面驳斥,否认“绑架”和自己有关,“林宇在恩将仇报”,并澄清自己仍在正常履职。

而在9月10日当天,凌动智行官方微博声明否认管理层变动。1天后,凌动智行官微转发上市公司公告,确认两名董事辞职及新增两名独立董事,史文勇继续担任董事长兼COO。同时在9月11日上午,林宇来到凌动智行公司楼下,史文勇聘来六名黑衣保安堵在门口,阻止林宇进入公司内部的可能。

4年前开始的反目成仇

网秦内讧迷案:创始人称遭董事长“绑架”13个月

曾经的林宇(左)和史文勇(右)

1992年,福建浦城第一中学,林宇、史文勇成为高中同学,两人在校成绩名列前茅,1994年高考,林宇进了北京邮电大学,史文勇进了北京大学。

博士毕业后,林宇留校做讲师,一年后升为副教授。2005年,林宇创办手机安全公司网秦,2006年,他拉来史文勇加入。

截至到2014年反目成仇之前,两者已经有了22年的友情。

而分解本次内讧的剧情,主要在三个关键情节:“林宇是否曾被绑架”、史文勇是否涉嫌掏空上市公司、2014年林宇辞任网秦董事长兼CEO的真相。

林宇辞职真相,是一切的根源——根据腾讯科技2014年12月11日报道,网秦创始人、董事长兼联席CEO林宇突然离职。网秦联合创始人、COO和代理CFO史文勇将承担董事长的职责。

根据当时报道,网秦联席CEO奥马尔·汗表示,这是林宇个人决定,跟网秦公司没有太大关系。

彼时背景是,常年参加达沃斯论坛的林宇如同消失,长期电话处于关机状态,个人微博在2014年6月5日后已停止更新,有投资人士称已几个月联系不上林宇。

直到2015年12月,林宇通过更新微博出现在公众视野,其身份已是北京天心无限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主打游艇体验服务,媒体介绍他的身份是网秦前CEO——有趣的是,林宇的新公司与网秦在同一栋办公楼的同一层,两家公司的玻璃门相距仅10米。

2016年4月,他再度从微博消失,此间再无发声,直至2018年9月10日复出,指证绑架等一系列事宜。

如果林宇没有撒谎,他这次消失之后半年,就被绑架了,过上了“非法折磨”的生活。从查询情况来看,2017年8月开始,天心无限卷入了15起法律诉讼,包括和员工的劳动纠纷,还被最高法院公示在失信人执行名单。

“当时,我配合有关部门协助调查,度过了三四个月与世隔绝的时光。与外界重新获取联系后,发现自己网秦董事长身份已经‘被辞职’,继任者是史文勇。”按照林宇的说法,2014年10月开始,史文勇伪造印章,指使下属在我的辞职文件上盖章,本人对此毫不知情。林宇说,自己的律师统计出,从2014年10月到2016年11月,类似被冒名签字有16起以上。

林宇称,被辞职后,史文勇对他承诺归还董事长职位,但一直不兑现,“我给了他30多次改正机会。”

不过,史文勇否认了是他安排下属,设计了林宇从网秦离开,但对辞职真实原因讳莫如深。史文勇称,他在2016年出于保护林宇才把其辞职解释为健康原因,至于真实的原因“某主持人事件只是一部分原因,还有更糟糕的事情,这个我不想多说,但这已经是一个很严重的事了,某种意义上也是涉及到刑事问题。”

9月11日,凌动智行公布的独立董事的调查则显示,没有足够证据证明林宇的辞职未经其本人授权或批准,对于彼时网秦公告披露的辞职理由“与公司无关的个人原因”,独立董事认为表述并不准确,因为公司管理层知道林宇的辞职与其因“非公司管理事项受调查有很大关系”。

截至9月13日,林宇2014年的辞职仍旧未有真相——9月12日晚,林宇在微博中贴出图片,称这是史文勇迄今为止提供给董事会,说他林宇2014年12月因健康辞职的唯一证据。“重置我的邮箱,仅凭一张PS的模糊的辞职书图片,没有签字纸质原件,连一张清晰的扫描图都没有,就让我辞职了。”

真假董事会与掏空上市公司之争

离奇迷案另一关注焦点,是林宇称2016年10月,他发现在2016年1月份,史文勇在其不知情情况下将林宇所持飞流的78%股权划走。而正在他要对此提出法律诉讼的时候,突然被绑架,因此史文勇有很大嫌疑。

林宇同时表示,史文勇涉及未经董事会批准,使用5.12亿元上市公司现金去质押贷款,作为史文勇个人购买飞流22%股权的50%预付款。但史文勇对上述指控完全否认,解释称78%的股份本为林宇替网秦代持。对于自己目前持有飞流股份,史则表示自己作为同方基金的代表代持,不过史文勇及同方基金都未解释代持的原因。一位熟悉资本市场的人士则认为,股权代持安排背后一般都有抽屉协议。

2016年5月,深圳王子新材料发布的收购草案显示,拟用现金方式购买飞流九天全部股权。彼时,飞流九天估值达50亿元,而王子新材总市值仅为33亿元,并购堪称“蛇吞象”。史文勇称,这是两者真正的矛盾起点,林宇要求从这笔交易中分得利益。

按照史文勇的说法,当时林宇互联网游艇项目遭遇危机,连员工工资都发不出,史文勇以个人名义借给了林宇500万,后续还多次找公司要钱,对史文勇的要价降至2亿,但要求网秦再给4亿。

不过王子新材料收购飞流九天的交易最终以失败告终。而天眼查信息则显示,飞流的股权信息自2016年确实开始发生多次变动。最初,飞流的股东为林宇和史文勇两人,在林宇退出后,网秦进入,随后也退出,多只合伙型基金成为新投资人。值得注意的是,在网秦将飞流出售给同方投资基金后,截至目前,天眼查信息仍显示,飞流控股股东仍为史文勇,且持股比例为79.34%。

“5.12亿元资金”这一事件,在凌动智行今年5月16日的公告中也曾出现,公告称公司管理层发现一笔5.12亿元的定期存款分类有误,此项资金本应在2016年底的经审计财务报表中体现。

在董事会之争上,林宇在网秦总部“蓝鲸”会议室内召集了一场董事会,在这场会议上,林宇发布了一系列的人事任免,并宣布自己是网秦CEO兼联席董事长,太太郭凌云任董事长。

按照史文勇的说法,这场是一场假董事会:只有林宇太太郭凌云以及另一外与林宇关系好的董事参加。“我们一共11个董事,他只通知5个人,真正开会只有3人,达不到董事会召开标准。而且我们是美国上市的公司,这些都要向SEC(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备案。”

经记者查证,林宇发布的董事会和管理层任命调整并未走正式公告流程。不过,林宇认为其和妻子郭凌云加起来的投票权大概54%,因此可以重组董事会。

对此,史文勇回应称,林宇方投票权只有30%多,对方称54%是不对的。他透露目前网秦第一大股东是7月份新引进的投资人,而之前大股东RPL已没有林宇的位置,郭凌云才是RPL的股东。

双方各执一词时,2018年9月11日,凌动智行发布了第三方调查报告。执行这个调查的是独立法律顾问Loeb&Loeb LLP,他们表示,在2016年因为一项调查引起公司内部监管问题指控,网秦的独立董事聘请他们来执行这个第三方调查,并成立特别委员会。

根据目前已有信息,双方对几个重要情节的表述差异极大,几乎完全对立。更值得注意的是,双方言语之前都闪烁其词,似有难言之隐——作为认识27年的发小,两个家庭的核心成员之间都很熟悉。

网秦往事:一段绝不清白的历史

网秦内讧迷案:创始人称遭董事长“绑架”13个月

只是,与其他罗生门不同,众多网友对网秦更多是冷嘲热讽——甚至有自媒体,直接使用了《网秦,为何是家坏公司》为题报道。

2005年,秦宇创立了网秦,2006年邀请史文勇加入,以手机杀毒软件起家。2010年9月,收购了北京飞流九天科技有限公司33%股份,发展手游。

2011年5月,网秦在美国纽交所上市,成为第一家成功登陆纽交所的移动互联网公司。

在IPO之前,网秦和飞流这两款手机软件都火了——在2011年的央视3.15晚会上,央视称网秦的杀毒软件是流氓软件,会在未经用户同意的情况下扣话费、发短信,并强制用户消费。

舆论对网秦产品的评价也几乎一致为负面。有人曾扒出网秦唱“双簧”,一边制造病毒,一边强迫用户升级病毒库以查杀病毒,从而借此牟利:升级一次病毒库两块钱。

神奇的是,舆论并未影响网秦的上市和股价。美好故事,终在2013年10月迎来巨大转折——浑水发表做空报告称“网秦什么都没有”,认为网秦在市场份额、产品安全、负债表,以及收购业务等都存在作假或者捏造行为。

浑水的做空等于捅破了窗户纸,林宇领导的网秦发布了长达92页的回应,还开展了绝地反击,调整产品策略,延迟财报/年报发布——这个招数在后来数次被网秦使用。到了2014年一季度,股价成功反弹。

好久不长,2014年4月,浑水立即发布了第二份质疑网的报告,指出网秦继续作假,网秦股价再次如雪崩一样不断下滑,随着浑水做空而来的股东集体诉讼,网秦更多不规矩的资本运作手法也被揭露出来。

也就是这一年,林宇作为网秦董事长兼CEO,失联了4个多月,成为如今网秦罗生门的开始。

难以看见未来的转型

同样是这一年开始,网秦从业务到管理层,开始了眼花缭乱的变动:以私有化的名义退市,大肆收购谋求转型,从游戏分发、到直播,甚至还布局过智能出行,但都是雷声大雨点小。

而后,元气大伤的网秦,逐渐淡出了主流互联网企业的圈子。

到了2018年3月,网秦改名凌动智行,宣布进军车载互联网。7月,股价仅为1美元左右的情况下,凌动智行宣布引入新投资人,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基金,向其发行投票权更大的B类股票。

根据史文勇的说法,此时凌动智行的定位已经变成了“领先的品智出行服务提供商”,主营业务智能汽车,跟以往的手机杀毒软件、游戏业务、直播业务截然不同。

根据一位网秦工作人员的说法,2015年公司已经将未来押宝在车联网上,开始利用位于杭州的子公司进行研发,最初产品是车载信息娱乐系统,由史文勇推动。但对内部员工直到2016年的十周年活动上才公布,随后人员开始分流。

在此前,那些曾经收购的资产已经都被卖掉,国信灵通、飞流移动、秀色秀场先后被出售。公开报道显示,2017年3月,同方投资基金将分别以25.2亿和8亿元购买飞流移动63%和秀色秀场65%股份,网秦获得33.2亿元的现金。由于史文勇与同方基金的关系,这项出售被质疑侵吞资产,网秦股价暴跌40%。

不过,现在网秦业务实际上不止智能汽车,还投资或收购了多家公司——这些公司中部分是史文勇投资的关联公司。在雍和航星科技园一栋3层高的楼里,就有网秦科技收购或参与投资的6家子公司,主营业务大致为广告营销、企业移动化等等。只是,这些变化,并未让网秦重新赢得用户,并且还一直被爆连年亏损和财务造假。相关数据显示,网秦仅在2011年与2012年两年实现盈利,自2013年至今2017年,连年亏损超过1亿美元。

而且,新马甲下的网秦——凌动智行在资本市场仍然行为不端。2018年5月,由于自查发现会计的重大失误,不能按时提供2017年年报,当日股价暴跌50%。

显然,无论是网秦,还是林宇、史文勇,罗生门的背后绝非是一场简单的经济纠纷,有知情人坦言,“这件事不简单,水很深”。而网秦CEO许泽民对此也不想过多评价:“他们当事人之间的事情,只有他们俩人最清楚。”

9月13日上午,林宇再度在微博中指责史文勇撒谎,称其拉拢收买少数“工作人员”,继续以所谓网秦“官方”名义,向媒体传递谎言。此前,他向史文勇喊话“当面对质”。那么,史文勇何时会归来呢?

接受媒体采访时,史文勇说:“我肯定会回来。”只是,他没有给出一个具体时间。

对话林宇:股权转移给太太只是我的家事

9月11日,记者电话联系上了林宇,了解了其中几个大家颇为关心的问题。

记者:外界很关心的一个问题是,从去年12月被解救到立案,中间长达8个月,间隔为何如此之久?

林宇:2017年底回来第二天便去公安局做了笔录,之所以持续这么长时间,一方面是我身心受到摧残,需要时间去休养调整和恢复;另一方面,这是绑架大案,立案很慎重,我配合警方花了大量的时间去做刑侦、核实等工作,警方需要更多时间进行调查,需要有确切的证据。

记者:被非法拘禁地点在哪?

林宇:好几个城市,具体地点暂时不能透露,这个案情不像大家想的那么简单,不像普通的110报警,我被绑架13个月,有专业团队精心策划的方案,非常严格绑架和看管,可以写本小说,拍个大片,这也是为什么北京警方花费一年多才把我解救的原因。几十人的犯罪团伙,不像有人发短信威胁报110这么简单。

记者:为什么怀疑是史文勇涉嫌绑架了你?

林宇:我首先要声明,最终判决都要由警方和法院做出,不管认为概率多高,从严谨上说,我们都只能说是涉嫌怀疑。但是我要说,北京市公安局立案之前,那肯定是有确切的证据和线索的。

记者:史文勇说没有收到朝阳公安方面任何调查和问询要求?

林宇:首先,根据办案组纪律,不能对外透露信息,包括我本人。有没有去找过他,我无法求证。

记者:史文勇说你手中没有54%的投票权?

林宇:上市公司董事会公告已经非常清楚,China AI Capital Limited战略投资网秦是违法交易。上市公司章程中规定只有三个创始人才拥有B类股票。这个结构跟阿里、京东、百度一样,除非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发生转移,否则不可能改变。

记者:但在网秦公开信息中,公司核心成员和大股东名单里都没有你的名字。

林宇:2015年我把我的股权转给我太太,但这没有任何影响,因为法律上原来有一半就是我太太的,这在美国中国都一样,跟家庭、上市公司没任何影响。这是我们的家事,只要我们不放弃说我们想退休等等,我们永远是这个公司控股大股东,谁也改变不了。

记者:凌动智行表示,你只通知了5个董事,只到了2个董事,这是不符合程序的。

林宇:第一,他们完全在混淆视听,上市公司的章程说得很清楚,1个董事召开会议,3个董事参会,就是合法的董事会。第二,我太太是公司的董事长,我是联席董事长,我们是上市公司的控股大股东,我们可以更换任何一个董事。

相关链接:反目成仇的创始人

西少爷肉夹馍

曾打着“互联网思维做肉夹馍”的西少爷传出了不合之音,创始人之一的宋鑫在网上发文声讨另外一位创始人孟兵,指出其在公司运营一年多未见过财务报表,相应的股东分红也没有拿到,“就连众筹人老婆生孩子急需用钱本金却都拿不回来”,且多次联系无果。

空空狐

2016年12月,女性闲置电商交易平台“空空狐”创始人余小丹在网络上发表长文《20天》,自述自己在病倒后合伙人陷害,被迫辞去CEO,失去了对一手创立的公司的控制权。

阿迪达斯

Adidas创始人阿道夫·达斯勒与Puma创始人鲁道夫·达斯勒其实是一对亲兄弟,哥哥鲁道夫比弟弟阿道夫大2岁。起初,两人共同负责一间鞋厂,1948年冬,二人在运营方面发生严峻分歧,终究两朋友反目成仇,各奔前程。1949年1月朋友俩正式分家,达斯勒公司一分为二。阿道夫以其本身名字的组合Adi与das将达斯勒朋友公司更名为adidas,哥哥鲁道夫开设了运动品牌彪马。

网秦内讧迷案:创始人称遭董事长“绑架”13个月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网秦内讧迷案:创始人称遭董事长“绑架”13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