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小王子》

再见《小王子》

原创来自公号:汇爱家感育EPA

文/马丽俊

我第一次对《小王子》有印象是因为在看一本书时,作者提到了这本书,并且封其为一本伟大的书,当时我对书名觉得很熟悉,回到家果然发现我的书柜里有这本书,至于什么时候买的已经没有印象,拿出来翻看一下,觉得不知道作者想说什么,完全看不懂。那个时候我大概30岁了吧。然后在很多人赞誉这本书时我也再也没有拿起过这本书。

直到今年,感谢法国人将这部作品搬上了大荧幕,当我走进影院看完这部片子时,真的感叹:这的确是一部伟大的作品,他值得所有对他的赞誉。因为他用一个隐喻向人们揭示了这么显而易见的生命本质。

再见《小王子》

我们的生命本质是什么呢?

当很多成年人在忙“正经事”的时候,我们的生命本质就被忽视了:他们是你对一朵花的爱恋,是对你居住地方的思念,是守护你想守护的那种感觉。

生命的本质就是此时此刻你对生命的感知。

在《小王子》里有一句经典台词:“珍贵的东西,是用眼睛看不到的”。那就是感知,可是我们往往让那些眼睛可以看得到的东西蒙蔽了我们。就好像大人们看到的永远都是帽子,而不知道那其实是吞噬了大象的蟒蛇。

有一次我去上一个大型课程,要好几天的时间,这个课程的很多学员都已经在这一领域研修了一段时间了。这个课程是关于如何让一个人打通自己的通道,身心合一的。我一去到这个课程,感觉就很不舒服,我感觉到一些老资格的学员带着他们内在的优越感试图要去“帮助”其他人,我也看到了一些人在课程上极其的热忱,而一下课,他们甚至都不能够用专注的眼神和他人对视。他们只是想向周围的人表达自己,他们急于去显示他们自己,人和人之间有很深的隔阂,在每个人口头不断表述“爱”和“接纳”时,我没有感觉到自己被他们所“爱”和“接纳”。

再见《小王子》

想起克里希纳姆缇关于关系的论点:在交往中认识自己。在这个场域中,我感觉到了一些什么,这和我听到的和看到的不一样。就像那个皇帝的新衣一样,孩子往往道出的是真相。只要将“自我”放下,我们也可以像孩子一样看到真相和那些值得珍惜的部分。

就如同我们看到自己的孩子,我们父母就如同小王子去拜访的那些星球上的奇怪的大人一样,我们不相信自己的感觉,我们相信的是自己眼睛看到的部分:数据、权威的说法、横向的比较。而且我们觉得如果我们不能够相信这些的话我们的人生就完全没有依仗就不能活,于是我们为自己编造了很多故事:比如:只有上学才可以学会如何和同龄人社交;比如,只有考上大学才能有一块敲门砖;比如,没有养成好的习惯孩子以后就会在生活中困难重重……这些对吗?对的,每一个想法都基于我们日常看到听到的经验,只是这些不是全部。我们忽略掉作为人本身感受到了什么?内在发生了什么?

我的女儿豆豆小的时候并不是一个有自信的孩子。由于我个人的一些观点和孩子的特点,我选择了让孩子在家上学。其实对于她来说是有压力的。因为每次在聚会时,总有人会对她在家上学这件事发表“担心”,也有些人表现出好奇,这些对一个成年人都是压力,何况是一个孩子。可是她从来不正向跟我说。随着她慢慢长大,她也会开始表达,比如她常常说:“这真是让我感觉很丢脸”等等来显示出她开始从自我为中心的意识向外发展,她开始能够感觉到她和周围外部世界的关系,以及彼此互动的影响。而最近,她开始对因为不上学而感觉到的“和别人不一样”的压力中释放出来,一开始她是感觉到不上学给她带来的很多好处,进而她开始意识到一件事:就是和别人不一样也没什么不好。这种意识一步步往下走,逐步从内向外,再从外向内,她在感觉在实验,在建立自己的系统。而这些我们都无法用一个统一的标准去衡量。这里“应该”消失了,出现的是尊重感觉,在感知中逐步建立认知。

如果生命只有“应该”,那么我们就会成为书中描写的那些人一样:

国王

一个认为自己是主宰的人。各位成年人,你是否认为你主宰了自己的生命。事实上你什么也主宰不了。你连你下一刻是否还会呼吸都不知道。

自以为是的家伙

这样的人太多了,他认为自己多么了不起,多么伟大,值得所有人致敬。他们为自己所谓的才华和特殊的机遇兴奋不已,到处去寻找自己“不同凡响”的地方,并用各种方式试图印证,其实,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每个人都可以向自己致敬,以及向那个创造我们的造物主致敬。

酒鬼

一个完全沉沦的人,活着只是为了喘口气,将所有的行为都归咎于一个自己愿意相信的说法。各种心理分析都适用于这一类人。他们沉迷,不愿醒过来。

商人

我计较每一个得失,好像活着就是为了不断计算自己又得到了什么。这是另一种让人觉得悲哀的人。你计算得再多,你的人生可以为你所用的总是有限,贪婪是他们的象征,他们将宝贵的生命浪费在这些生不带来死不带走的死物上,终日繁忙,没有办法去体验生命的美好,落日的每秒,身体的精妙,和人相处时无处不在的能量的流动。小王子对他说“我有一朵花,我每天给她浇水。......我拥有火山和花儿,这对他们是有好处的,可是你对你的星星却没有用”。我们拼命去追求金钱,可是我们对金钱的好处在哪里呢?

很多父母计算了孩子的一生,可是你的所作所为给孩子带来的好处是什么呢?看看很多孩子不爱跟父母说话我们就知道我们给他们带来什么了,估计孩子会像小王子一样说:“大人们的想法真是离奇”。

点街灯的人

不知道为什么活着,只要循规蹈矩就可以,因为这样安全。所以别告诉这些稀奇古怪的想法,太可怕了,我只知道到年龄应该上学,上完学应该上班,上完班应该结婚,结完婚应该生小孩,生病了应该去医院,父母那里应该定期看看。按照教义活着,按照别人制定的规则活着。很多人说这有什么不对吗?如果不这样,一个人怎么能够被社会接受呢?是呀,正是因为有这么多人这么想,我们才创造了一个充满了隔阂、战争、恐惧的社会。可是,我们可不能改变,因为这是“命令”。

探险家

我从不打算相信自己,我只相信数据。一个人不快乐,没有人看到,因为我们看到的是这个人在正常的上班。一个人觉得自己身体没问题,可是我们必须相信体检报告。

有一天我和一位出租车司机聊起了我妈妈的病,我妈妈因为肺癌去世了。这位司机很认同我说的一切都是心理原因。他给出了一个强大的案例:他说他的一个好朋友,40岁被查出来得了肺癌中晚期,医生说他很危险,不好治。他干脆放弃治疗。他说既然治疗好的概率连医生都不敢说,那为什么要去治疗呢。医生告诫他不可以再抽烟喝酒,可是他说我都不知道能活到什么时候,我能喝就要多喝。家人让他静养,他说我自己感觉得到,所以我就是比以前减少活动量就可以,于是他照样工作生活,和朋友往来,喝酒,还时常自嘲“最后的疯狂”。最后他的病好了,半年后医生检查发现他肺部病灶形成了一个钙化点,已经自我康复了。你看到这篇文字会说:“那是个例”,是的,因为他是人群中那个“小王子”,他是少数,他是没有遗忘的成年人。可是我们很多人就是在相信别人的说法和一堆机器测试出来的数据中丢失了自己。

这两天微信上在传一个女孩子的传奇:本科在人大读中文,进银行工作一年多就辞职去英国学摄影,做过媒体人,干一行恨一行,最后在景德镇做人偶。她说:“我在自然间安心劳作,平静度日,心时而被喜悦充满,时而被悲伤摄住”,她真实的感受她的人生,她就是“小王子”。

再见《小王子》

今天我们活成这样,并不是我们要这样活的理由。我们可以选择做小王子,还是其他行星上的人,因为所有的果都会有你的“因”创造。被成年人自己的“故事”恐吓住的人们呐,还能够拾起你的记忆吗?

影片《小王子》里飞行员说:“长大不是问题,遗忘才是”。我们在成长的过程中,丢失了什么,遗忘了什么?

更多汇爱家感育优质原创内容,关注本头条号查阅哟!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再见《小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