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新生儿补贴骗局!济医附院被疑泄露新生儿家庭信息

又是新生儿补贴骗局!济医附院被疑泄露新生儿家庭信息

济宁市附属医院(资料图)

大众网济宁4月28日讯 居住在济宁市区的王先生一家在2016年2月17日喜获了一个男宝宝,一家人本应开开心心,却因一个自称是济宁市附属医院接种部门的诈骗电话,引起了王先生对宝宝及家人的隐私安全担忧。

孩子刚满月,就来电话,“济医附院”请家长领“补贴”

“3月26日 16:00左右,我突然接了一个自称是济宁医学院附属医院产科接种部门的电话。电话一接通,对方就开始向我确认了个人信息。”王先生十分担忧地告诉记者,对方将他和爱人及孩子的姓名、出生时间、家庭住址等都讲得十分详细,与王先生为妻子在济宁市附属医院留下的个人信息完全吻合。

突然接到“济宁附院”来电,王先生很紧张,又是妇产科接种疫苗部门,王先生担心是不是宝宝采集的足跟血检查出了问题。当对方称王先生夫妇非常符合当前的优生优育补贴条件,有一个优生优育的补贴需要王先生去领取时,王先生感到虚惊一场,但他接下来便迎来了一个新的“骗局”。

“对方给了我们一个补贴编号,还有一个财政局电话,让我给财政局打电话,说让财政局给我打钱过来。”王先生拨通了“财政局”电话时,手机上显示的号码所在地为上海。此时的王先生提高了警惕,怀疑自己遇上了骗子。随后对方向王先生索要银行卡,谎称要给王先生打“补贴款”,但需要王先生前去ATM机上打印凭证,但是王先生告诉对方的银行卡里始终没有余额变化,对方一直坚称款已经打了,要王先生去ATM机上打印凭证。

“看来这并不是给我打钱方面出了问题,而是要求我先交手续费,这是在外地很常见的诈骗技俩!”王先生说。但是那么详尽的个人信息骗子又是如何知道的呢?

生孩子,填资料,老家地址仅在附院填写过

尽管当前个人信息泄露早已不是一个新鲜的话题,但对于个人信息泄漏有存在其他渠道的可能时,王先生为何认为济宁市附属医院泄露其个人信息的可能性最大呢?

“我的老家是汶上县,妻子老家是邹城市,我只有在附院登记过这两个老家的地址,正是因为对方说出了我和妻子的地址,才令我更确认个人信息可能是从附院泄露出去的。”经过仔细回忆,王先生告诉记者,从孩子2月17日出生直到他接到领取财政补贴的电话一个多月的时间里,除办理出生证明、接种疫苗之外,他和妻子从未给宝宝填写或其他信息登记,而令王先生印象深刻的就是他与妻子的老家地址仅在附院住院时登记过。

曾经在科技公司工作的王先生,十分悉知销售部门尤其是电话营销的工作核心。王先生告诉记者,不少电话号均是通过特有渠道购买的,而在医院尤其是大型医院住院时不得不留手机号及其他信息,由此可见,由医院泄露出去新生儿家庭的隐私信息并不是没有可能。

无独有偶,今年2月下旬在济宁市附属医院分娩的李女士也遇到了同样的困扰。李女士告诉记者,从儿子出生后,拍宝宝写真、发汗、早教等电话纷纷来袭。“突然间又是短信,又是电话,我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在哪里得到的我生宝宝的消息,一些机构把我家的地址都报的十分详细。”一头雾水的李女士回想起自出院后的经历,自己似乎并没有在其他地方登记过自己的信息,而最令李女士头疼的是,在产子第三天便接到了一通要给宝宝预定百天照的电话。

找源头,查渠道,院方称信息由专人管理,但信息的收集上传通道要待汇报后回应

住院登记、新生儿出生证明办理、疫苗接种,王先生回忆起自妻子入院后,仅在这三个时间填写过新生儿及家庭信息,这三个环节中的新生儿家庭信息是如何上传汇总的,又是由哪些部门分别管理的,济宁市附属医院目前暂未给予明确解释。

“我们需要向领导汇报调查,如果发现情况属实,医院会严肃处理。”济宁市附属医院相关负责人建议,王先生将事情反映给医院投诉办。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种情况以前也遇见过,至于到底是谁泄露的,现在说不准,只有了解情况后慢慢排查。如果出现时间长的话,也有可能从其他渠道泄露出去的。

济宁市附属医院相关负责人对此解释,病人信息一般内部人员也难以接触不到,需要有权限的人员才可以查看,该科室(妇产科)人员也仅仅可以看到病人的基本信息,系统会有查询记录,出院后病人信息要上交档案室,以备后查。

可正是如此,仅仅在济宁附属医院填写了自己老家地址的王先生,却被一通诈骗电话讲出了自己与妻子在汶上、邹城的老家地址。王先生认为,自己将这起疑似济宁附属医院泄露其个人信息的事件向媒体曝光,虽然是在质疑济宁市附属医院员工管理体系与信息管理方面的严格性与安全性,但更重要的是为新生宝宝的父母提个醒,不要轻易上当受骗。

在采访过程中,记者拨打了王先生所说的号段为上海地区的“财政局”的电话,提示用户已关机,而院方另一工作人员则表示,稍后会向领导汇报,是否能将产妇自入院后的信息登记上传渠道以及共享传送机构予以公开公布,说明各个环节的个人信息走向。大众网记者将对此事继续进行关注。(本网记者)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又是新生儿补贴骗局!济医附院被疑泄露新生儿家庭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