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20多万条新生儿信息遭泄 新生儿信息是怎么泄露的

(原标题:上海20多万条新生儿信息遭泄 疾控中心两员工获刑)

上海20多万条新生儿信息遭泄,新生儿信息是怎么泄露的?近年来,个人信息泄露并不鲜见,曝光频率相当高。很多人刚买了新房,装修公司的电话就接踵而至;孩子尚未出生,手机就已被奶粉推销电话打爆、短信塞满。而网络上各种个人信息被批量贩卖,可谓肆无忌惮,其背后已形成了一个以牟取非法利益为目标的黑色产业链,内鬼外贼、上中下游配合默契,蔚为大观。(中金网2月13日)

上海20多万条新生儿信息遭泄 新生儿信息是怎么泄露的

上海20万条新生婴儿信息被疾控中心工作人员在两年内窃取。浦东法院近日对这起侵犯公民个人信息案作出一审判决。

韩某原是上海疾控中心工作人员,张某原是黄浦区疾控中心工作人员,两人工作上是上下级关系。据韩某交代,2014年初,他来问我是否能获取出生新生儿数据,说有朋友经营婴幼儿保健品的企业,需要用于营销,并许诺给好处费。

2014年初至2016年7月期间,韩某在利欲驱动下,利用其工作便利登入系统内查询新生婴儿信息并下载于电脑中,窃取上海疾控中心每月更新的全市新生婴儿信息,每半个月一次向张某的个人邮箱发送,大概5000多条,每个月1万余条左右,并通过张某之手,将上述信息转卖给专做婴幼儿保健品生意的女子范某,并由范某出售给同行女子李某、黄某等人。审理查明,韩某、张某、范某共非法获取新生婴儿信息共计20余万条。

2015年至2016年7月期间,范某向曾任职于某公司主管婴幼儿保健品业务的女子李某出售上海新生婴儿信息共计20万余条;而李某又将上述信息提供给经营婴幼儿保健品生意的某公司负责人王某、黄某,并从中获利。2015年6、7月间,曾为老板王某开车的吴某,获悉公司存有很多新生婴儿信息,他感觉这个信息以后可能会有用,于是在下班后用自配的钥匙去公司电脑里窃取7万余条上海新生婴儿信息,并将这些信息在一段时间内用于自己的公司推销新生婴儿的产品。

2015年5月至2017年7月期间,曾从事“学前”教育的龚某,因接触到不少新生婴儿的信息,在QQ群中认识了吴某,通过微信、QQ等联系方式,向吴某出售新生婴儿信息8千余条;向他人出售新生婴儿信息7千余条。

法院审理后对参与窃取、出售、收买的韩某、张某等8名被告,分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三个月至七个月不等;罚金5000元至2000元不等。

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如何认定

1.公民个人信息的内涵及特征

修正案没有对公民个人信息作出界定。有人认为,公民个人信息包括:姓名、职业、职务、年龄、婚姻状况、学历、专业资格、工作经历、家庭住址、电话号码、信用卡号码、指纹、网上登录账号、密码等能够识别公民个人身份的信息。中金网小编认为,随着科技水平的进步,个人社会活动空间的拓展,个人信息的内容会更加丰富,采用列举式的方法显然无法穷尽。从内涵上看,公民个人信息指反映公民个人生理及身份特征、社会生活经历及家庭、财务状况,也包括公民在社会生活过程中取得、采用的个人识别代码。从外延上看,具有以下特征:(1)与公民个人直接相关,能够反映公民的局部或整体特点;或是一经取得、使用即具有专属性。前者如公民的出生日期、指纹等,后者如身份证编号、家庭住址等。(2)具有法律保护价值。公民个人信息承载了公民的个体特征,甚至各项权利,如果任由他人泄露、获取,必然导致公民时刻处于可能遭受侵害的危险状态。(3)公民个人信息的保护不以信息所有人请求为前提。除非基于维护国家利益、公共利益的需要或信息所有人的意愿,任何组织和个人均无权泄露、获取其个人信息。

2.非法手段的认定

“窃取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获取”是该罪构成中的客观方面要素。何为“非法获取”?法条采用了枚举加兜底的方式表述。“窃取”的特征在于利用权利人不知,秘密占为己有;“其他方法”法律无法穷尽,但应当与窃取具有相当的社会危害性,适用同一刑法评价标准。从窃取的特征分析,非法手段至少应当具备以下特点:一是违背了信息所有人的意愿或真实意思表示;二是信息获取者无权了解、接触相关公民个人信息;三是信息获取的手段违反了法律禁止性规定或社会公序良俗。

3.情节严重的认定

依修正案,窃取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情节严重的,方可追究刑事责任。但何为“情节严重”,尚无明确的规定可循。从立法背景看,近年来,公民信息广为泄露,网络上出现了公开兜售各类公民个人信息的广告,社会上甚至出现了搜集、出售公民个人信息的“专业户”,对公民个人隐私及人身、财产安全构成了严重威胁。因此,利用刑罚手段保护公民的个人信息安全实属必要。但刑罚手段有其特殊的适用范围,并非一切非法获取公民信息的行为均应受到刑罚处罚。

个人信息被卖:有3种方式维权

我国政府正从立法、立规及建标准、建技术保护手段等多方面,促进网络个人信息保护。杨春燕表示,网信办、工信部、公安部等有关部门将加 快个人信息保护相关法律的研究制定,加快实施网络安全审查制度。“重点将加强对网络服务提供者的监管,加大对非法收集、泄露、出售个人信息行为的打击力 度。”

此外,根据“新华视点”报道调查,通过银行“内鬼”倒卖信息、转手给“合作公司”等方式,商业银行成为信息泄漏的源头之一。但种种例外条款、免责规定,往往让消费者问责无门。对此,国家网信办提示,个人信息遭泄漏后,公民可通过以下三种方式维权:

一、按照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加强网络信息保护的决定》,遭遇信息泄漏的个人有权立即要求网络服务提供者删除有关信息或者采取其他必要措施予以制止。

二、个人还可向公安部门、互联网管理部门、工商部门、消协、行业管理部门和相关机构进行投诉举报。“国家网信办所属的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将专职接受和处置社会公众对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的举报。”杨春燕说。据了解,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的举报热线为“12377”,网址为www.12377.cn。

三、消费者还可依据《侵权责任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等,通过法律手段进一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如要求侵权人赔礼道歉、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偿损失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上海20多万条新生儿信息遭泄 新生儿信息是怎么泄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