捅,马蜂窝

捅,马蜂窝

不知你有没有见过马蜂窝,捅没捅过马蜂窝,是否被马蜂蜇过?

小时候,村里的树上经常会见到马蜂窝,那种倒置的像蘑菇伞一样的马蜂窝,高高的挂在树上,让我们即害怕又兴奋,害怕的是马蜂蜇人,被马蜂蛰到是很痛的,那种痛感没有被蛰到过的人是体会不到的;兴奋的是又可以捅马蜂窝了,捅马蜂窝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我们经常去做。

我记得小时候的一个夏天,我从地里回家,在路边的一棵树上发现了一个马蜂窝,不大,但是挂的很高,能看到好多马蜂飞进飞出的。后来,我把这一发现给我的小伙伴们说了,于是大家一块去实地看了一次,看完后,我们萌生了一个想法,把它给捅了,于是我们回去商量怎么安全的把它给捅了。

按照以往的方法,我们需要找一根长竹竿,竹竿的一头绑上杂草,捅的时候点燃,用来吓跑马蜂。另外每个人都要准备一大块纱窗布,到时候蒙在头上,防止被马蜂蛰到,实在不行的话,到时候捅下马蜂窝就快跑,跑的越远越好,过段时间再去收马蜂窝。商量好后我们就去准备需要的东西了,准备好所有的东西后,我们来到了那棵树下。

高处的马蜂窝边马蜂还在飞进飞出,看着有点儿吓人。我们把纱窗布蒙在头上,拿出长竹竿,点燃杂草,然后把竹竿伸向马蜂窝。马蜂怕火怕烟,我们在杂草里掺了一些青草,用来生烟。当燃烧的杂草伸到马蜂窝的时候,马蜂窝外面的马蜂被烟火瞬间给逼开了,嗡嗡嗡的马蜂群不敢靠近马蜂窝,趁着这个机会,我们用竹竿一使劲把马蜂窝给捅了下来。马蜂窝掉下来的时候,马蜂群也跟着飞了下来,我们一看这情况赶紧撒丫子就跑,被马蜂蜇一下可不是闹着玩的,我们好多人都被蛰到过,那感觉谁也不想再体验一次。反正马蜂窝已经被捅下来了,过段时间再去收也没有关系,于是我们跑了很远才停下来。

琢磨着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返回到马蜂窝掉下来的地方。那只马蜂窝还在地上,马蜂群已经不在了,为了以防万一,我们还是罩着纱窗布。我们往捅下马蜂窝的地方看去,发现马蜂群都聚在原来的马蜂窝位置,好像是要重新再建一个一样,不过我们不管了,只要不蛰我们就好。

我们把马蜂窝拿在手里,马蜂窝其实是一件复杂的艺术品,非常的好看,不过对我们来讲,好玩是一位的。我们把马蜂窝反过来,看那一个一个的孔。孔里面有些是空的,有些是覆着白膜的,有些是已经快要孵出来的已经变黄的马蜂,有些是乳白色还没有开始变色但已经成型的马蜂,有些还是蜂蛹。我们把已经变黄的马蜂一个一个拉出来,然后一个一个踩死,未变色的已经成型的马蜂会受到相似的待遇,不过我们不会踩死它们,蜂蛹同样会被一个一个的挑出来,覆白膜的孔我们会一个一个挑开,里面不管是什么都会被挑出来。我们最喜欢玩的其实是蜂蛹,乳白色的蜂蛹胖乎乎的,拿在手里非常的好玩。不过到最后不管它们会不会被我们直接踩死,最终的待遇都是一样的,变成鸡的美食,也算做出一点儿贡献。剩下来的空马蜂窝因为太小,也卖不到什么钱,留着也没什么用,最后会被我们撕烂,然后扔掉。

我们捅马蜂窝就是为了玩儿,不为其它的,只要好玩,一切都无所谓。再说,马蜂也是一种害虫,蜇人的玩意儿,必须给消灭掉,这也算是为民除害。

那些年,其实我们也没有捅过几个马蜂窝,因为马蜂窝并不多见,只有当它们威胁到了我们或者我们觉得它们威胁到了我们,我们才会去捅它,不然就不去管了,随它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捅,马蜂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