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造吗?西厢记原本是一部始乱终弃的爱情史!

爱情是美好的,是令人向往的,无论是现在还是在古代,关于爱情的描写可谓数不胜数,但在历史上,有这么一部戏剧成就了经典,它,就是我国古典戏剧的现实主义杰作:《西厢记》。这部剧无不体现出素朴之美、追求自由的思想,曲词华艳优美,富于诗的意境,更是成功阐释了“愿普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属”这一美好愿望的主题。

你造吗?西厢记原本是一部始乱终弃的爱情史!

但你知道吗?《西厢记》的原身《会真记》并不是这么写的,是王实甫为提高发行量弘扬主旋律,硬造了大团圆结局!而说起《会真记》,我们不能不提到的一个人,他就是唐朝著名诗人、文学家、宰相元稹。

说起元稹,最出名的就是写了那首感动万千痴男怨女的情诗: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如果你就此认为大诗人元稹一定是坚贞不渝的旷世痴情种子,那你就大错特错了!稍微了解一下元稹的生平事迹,你就可以勇敢的下一个结论,什么痴情种子,根本就是衣冠禽兽(清代评论家送他“小人”的桂冠,以示表彰)。

你造吗?西厢记原本是一部始乱终弃的爱情史!

贞元十五年(799年),二十一岁的元稹寓居蒲州,初仕于河中府。此时,正当驻军骚乱,蒲州不宁。元稹借助友人之力保护处于危难之中的远亲。乱定,与其家少女相爱。不久,元稹牵于功名,西归京城应制科试。

贞元十八年冬(802年),元稹再次参加吏部试。次年春,中书判拔萃科第四等,授秘书省校书郎,不久便娶韦夏卿之女韦丛为妻,自此留京。韦夏卿何人?新任京兆尹,也就是说,是当时京城的市长,相当于现在北京市市长。韩愈《监察御史元君妻京兆韦氏墓志铭》云:“选婿得今御史河南元稹。祺时始以选校书秘书省中”说的就是这个事。

那么这两件事到底与《西厢记》,哦,不,《会真记》有什么关联呢?在这里,相信有些人一定看出了一些端倪:整个《会真记》写的就是元稹的亲身经历。那个张生其实就是元稹,崔莺莺就是那个元稹寓居蒲州时与其相爱的少女。

也许是受良心的谴责,也许是对初恋情人崔莺莺的难以忘怀,所以很多年以后,元稹以自己的初恋为原型,创作了传奇小说《莺莺传》(又叫《会真记》),即后来《西厢记》的前身。

你造吗?西厢记原本是一部始乱终弃的爱情史!

在《莺莺传》里,元稹开篇这样写道:“唐贞元中,有张生者,性温茂,美风容”,张生游于蒲时,在军人骚乱抢掠中保护了寡母弱女的崔姓表亲,由此识得表妹崔莺莺。崔莺莺“垂鬟接黛,双脸销红”的美丽,“颜色艳异,光辉动人”的俏丽让张生顿生爱慕。后来,在莺莺丫环红娘的帮助下,张生与莺莺私会西厢下,成了云雨。自此之后,莺莺“朝隐而出,暮隐而人”,与张生私会。但最后张生赴京赶考,滞留不归,莺莺虽给张生寄去长书和信物,仍没有挽留住张生,终被抛弃。张生在给朋友谈论此事时斥责莺莺为“必妖于人”的“尤物”,并自诩为“善补过者”。

鲁迅先生在《中国小说史略》中说:“元稹以张生自寓,述其亲历之境。”由此可见,《西厢记》的原身确实是一部元稹写就的自身始乱终弃史,委实不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你造吗?西厢记原本是一部始乱终弃的爱情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