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轼的传世名画

苏轼的传世名画

《清明上河图》里有这样一个场景,一头呆驴拉着一堆书籍纸张,有诗集,稿件,字画。这些是熙宁党争中旧党人的作品,正准备拉去焚烧。当时宋徽宗走的是王安石的改革路线,起用的宰相蔡京也是新党中人。那些旧派文人的思想,作品,难逃一劫,面临被焚毁的命运。小呆驴拉的纸堆,拿到现在,价值连城,随便抽出一张拍卖,有可能值四个亿。司马光和苏轼这两个刺头的大量作品就夹在这堆纸堆里。

苏轼词最有名,和辛弃疾并称“苏辛”。字也有名,和黄庭坚,米芾,蔡襄合称'‘苏黄米蔡’’。画也有名,只可惜传世画作已属凤毛麟角。

根据宋人的笔记记载,苏轼的画作不在少数,他爱画细竹,奇松,怪石。构图简单,草草落笔,却不失雅趣。

只可惜他的画,被这头小呆驴拉去烧了十之一二,然后又历经九百多年的历史,传世的,我知道只有三幅,或者有四幅,肯定不会超过五幅。

中国美术馆有十万多件藏品。我认为镇馆之宝有两件,毕加索的《带鸟的步兵》和苏轼的《潇湘竹石图》。

《潇湘竹石图》可能是大陆唯一一件东坡的真迹。关于这幅画,来历有点意思。

大概在民国时期,北京有个叫白坚夫的人,在军阀部队里工作,有钱,也懂字画。花了不少钱和眼力,在风雨楼买了两幅古画,全是东坡的真迹,一幅是《枯木怪石图》,另一幅是《潇湘竹石图》。后来,他把《枯木怪石图》卖给了日本人,至此这幅画就流失到了日本,在私人收藏家手里,至今未露过真容,只有照片流传出来,让人一睹其神采。

解放后,好像在六几年,白坚夫生活困顿,千里迢迢从四川来到上海寻找买家,欲出售《潇湘竹石图》。大画家谢稚柳掌眼后,认为是真迹。白要价8000,谢认为太高,买还是不买,犹豫之际,白既携画去了北京。在北京的大书法家杨仁恺看了后也认为是真迹,故宫博物院的专家认为是明代仿品。白坚夫一怒之下去了和平画店欲卖画。邓拓得知此事,赶去看了这幅画,他不是书画家,但是行家,极懂古画。从以往的历史记载中深知苏东坡画风如何,凭自己的经验,一看到《潇湘竹石图》,就判定是真迹确凿无疑。他没有这么多钱拿来买,用上《燕山夜话》的稿费,再变卖自己收藏的28幅古画,凑足5000一番讨价还价后终于买了下来。

苏轼的传世名画

《潇湘竹石图》

邓拓后来把这幅画捐献给了中国美术馆。2010年,此画惊艳亮相,是绢本水墨,纵长28厘米,横宽105厘米。

画的是两块石头,一大一小压着几株细竹。这竹子是不是象征着东坡本人,而石头象征着新党和旧党呢?郑板桥画的竹子才像竹子,挺拔,疏密,摇曳。东坡画的竹子不怎么像竹子,倒是像草。枝干岔开,竹身有极大的弧度,张力十足。竹节也不明显,米芾这小子就问过坡公,你为什么爱画竹却不爱画竹节,苏轼答曰:非高人逸士是不会理解我这么画的。

画画这种东西,精神是第一位的,至于外在形状画的像不像,这个不重要。精神到位,就是在牛头上画个马脸,羊头上画狗肉,都不要紧。苏轼追求的是神似,反对形式。追求的是意境,反对写实。画的像不像,这是小儿的标准。徐悲鸿画的马骨骼都是不对的,生物学家一眼就能看出来,但能说徐悲鸿画的不好吗?

苏轼是士人画的集大成者。什么是士人画呢?中国画分三类,院体画,民间画,士人画。院体画下笔工整严谨,风格稳健写实,多由宫廷画院的画师所作,比如大名鼎鼎的《清明上河图》就是院体画的典型。民间画画的是耳熟能详的东西,只要老百姓能一眼看懂的,准是民间画没错了,比如你画个《武松打虎》《八仙过海》《猪八戒背媳妇》,就是民间画。士人画是抒发个人格调与趣味的杰作,说白了就是我的艺术我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去你的好不好,去你的像不像。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王维是士人画始作俑者,到苏轼这里,达到了质的飞跃。后世爱画丑石的石涛,爱画翻白眼的朱耷,以及爱画胖女人的陈洪绶,共同将这种画气推到了巅峰。

《潇湘竹石图》很美。画面展示的是潇水和湘江的汇合处,竹子是湘妃竹无疑了。远山朦胧,近景清朗。窄窄画卷如阅天地乾坤,如阅万里山河。且连接画图的是将近十米的历代题跋印章,共二十六家,三千余字,全是欣赏赞叹,更有杨慎这种大师级别的墨宝。这样的图卷,我只能用蔚为壮观,叹为观止八字来形容。

苏轼的传世名画

《枯木怪石图》

苏轼的传世名画

《偃松图卷》

那幅在日本的《枯木怪石图》像蜗牛,石头是蜗牛壳,树是蜗牛身子,在蜗牛头这个地方,树干有个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弯。《偃松图》在哪里,我不清楚,也找不到相关资料,也存在后人临摹的可能性,偃是偃旗息鼓的偃,偃松就是倒松,画面最醒目的地方,树干也呈现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弯状态。这样的画法就是苏轼的招牌,我称之为东坡回旋,在现实世界里,你一定看不到长成这种鬼样的树。画得怪怪奇奇,是因为他胸中郁结着不服之气。

据说台湾有幅东坡的竹叶图,黄庭坚,秦观等人都在上面题字了。不知真假,如果属实,那该不得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苏轼的传世名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