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开复已被人工智能替代,我们就要被抛弃了吗?

“大家好,我姓人,名叫人工智能。我1956年出生在美国,经历过三次波折。我的成长过程非常坎坷,似乎每次我做出什么东西,世界就骂我骗子,骂了两次,现在我终于出头了。”

这是3月3日,李开复在“2017年投资界百人论坛”做的一个演讲开场,他的演讲主题为《我不是李开复,我是人工智能》。在演讲中他还说“人工智能不只是要取代人类,还要远远超过人类”。

李开复已被人工智能替代,我们就要被抛弃了吗?

可能几年前,大多数人对“人工智能”这个词还很陌生,但如今,AI早已渗入我们的日常生活。

为什么你看到外卖平台里面的菜,大多是你爱吃的?为什么网上约车总能碰到距离最近的司机?为什么给你推荐的音乐恰好都是你偏爱的类型?其实,手机App早已使用上了深度学习或是算法,而这只是AI运用场景中的很小一部分。

李开复已被人工智能替代,我们就要被抛弃了吗?

面对五感都在超越人类的AI,大多数人都会担忧自己的未来,我的工作是否会被替代,从此变成社会底层?或者我能否借此改变我的人生,一跃而上?由于对未来没把握,我们逐渐变得焦虑,虽然对未来充满了想象,却担心想象最终变为一场梦。

上周视频中,我们谈论了为何中国研究者将精力集中在AI的商业领域以及如何靠AI赚钱。本期节目,我们仍邀请了人工智能商业化模式创新专家吴霁虹教授,和她聊一聊关于AI商业化以及人类如何应对AI快速发展的话题。

李开复已被人工智能替代,我们就要被抛弃了吗?

AI商业化能带给我们什么?

通过研究我发现,企业不懂客户,至少不是深度懂客户,并且目前大部分企业响应用户的速度相当慢,服务还不完整。因为用户不懂产品,所以用户需要的是解决方案,但一键满足用户个性化需求的这项服务尚未完善,大公司可以选择进入一个AI生态。

要让AI系统更聪明,更好地帮助人类,就必须做成商业生态。大公司可以与专业团队合作,引进一个较开放的AI平台,然后从存量开始改造。

李开复已被人工智能替代,我们就要被抛弃了吗?

比如说消费者去买空调,销售员只会告诉你这个空调品质多好,但这不是消费者要的信息。这时如果有一个AI系统,只要消费者给出条件、提出要求,就能立即告诉你该买哪款商品,十分便捷。

我们能放心使用AI系统吗?

因为人总是有好人和坏人,坏人在使用AI的时候,可能会出现欺诈行为或是作弊行为。于是,就需要另一套系统成为AI警察。像科大讯飞就在反电信诈骗领域进行了探索,建立了一套名为“谛听”的电话诈骗防范拦截平台。

李开复已被人工智能替代,我们就要被抛弃了吗?

当欺骗行为可能发生时,AI警察系统会给你提示,比如提前给你预防,在欺诈信息还未发出去之前,系统拦截信息,然后通过信息发布者的行为,判断信息到底是不是欺诈性的。

AI商业化过程中我们要注意什么?

首先是商业本身的一个解决方案,即AI有没有解决问题。AI有没有解决客户的问题,解决公司的运营问题。

其次是数据的打通。从技术上讲,如果只依靠本国数据,当人类跨越国界时,突然发现系统失灵,AI成了数据孤岛,这时,AI不但没有带来便捷反而增添了许多麻烦。

李开复已被人工智能替代,我们就要被抛弃了吗?

最后是关于人文、伦理的。政策出来后,AI系统可能会有一个混乱时期,这也许会影响到AI的商业化进程。在这个领域中,存在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数据资产的问题,众所周知,土地所有权是明确的,谁拥有它,谁可以用它进行买卖,都有授权,十分明确,但信息数据没有所有权。

当新技术诞生的时候,它首先对公共政策提出挑战,然后对经典意义上的伦理产生挑战,接着对全球化背景下各个国家之间的连接产生挑战,最后对基础设施,比如数据的基础设施产生一些挑战。

未来AI会淘汰人类吗?

AI正在摧毁很多职业状态。

我曾经遇到过一个人,他原本在伯克利读MBA,读完后挑选了一个未来可以展现才华的专业——市场营销。他花了很多时间学习研究市场营销,最后却发现几年时间白费了。因为现在市场上有很多AI在做营销,并且营销很厉害,完全可以代替人类。

由于AI有大数据支撑,机器可以学习大数据,了解消费群体的习惯,所以营销方向更精准。

李开复已被人工智能替代,我们就要被抛弃了吗?

对人类来讲,这是一个可预见的趋势,那人类以后怎么办?

事实上,我认为未来不足惧。来到这个世界,每个人都希望能体验不同的东西,而不是被迫地生活。在未来,AI发展成熟,可以帮着做很多事情,人类就可以逐渐回归原我,回归原我之后很多人就能去学习、去体验不一样的生活。

未来这个世界会更精细更专业化。AI能代替人做很多的决策,AI也可以代替供应者更好地为客户服务,但AI无法像人类一样具备有意识的创造能力。这是一次认知革命,所有人都要面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李开复已被人工智能替代,我们就要被抛弃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