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磊携《麻烦家族》现身北大:除了炖肉做饭,我还会别的

黄磊:除了炖肉做饭,我还会别的携《麻烦家族》北大交流 谈为何拍一个没卖相的电影

谈及为何会拍一个看起来没卖相的电影,黄磊说:“我愿意用一种差不多就这样的心态来看我拍电影这件事情。”首次执导电影的黄老师表示,除了炖肉做饭,“我还会别的”。

黄磊携《麻烦家族》现身北大:除了炖肉做饭,我还会别的

黄磊4月20日携“老处女作”《麻烦家族》现身北大,举办观影见面会。谈及为何会拍一个看起来没卖相的电影,他说:“我愿意用一种差不多就这样的心态来看我拍电影这件事情,我其实也没有特别强烈的愿望想要拍这部电影,也没有特别觉得一定要把这电影拍成什么样,就是把它拍了,用我今天这个年纪嘻笑怒骂面对人生。”首次执导电影的黄老师表示,除了炖肉做饭,“我还会别的”。黄磊携《麻烦家族》现身北大:除了炖肉做饭,我还会别的

黄磊说,在年纪更轻一点的时候,写第一个戏《似水年华》时,有很多冲动,想用很多方式写一个故事。1995年出演《夜半歌声》,跟张国荣一起到香港做宣传,那时还没回归,等于去英国了,站在太平山顶上,黄磊心里暗暗许下一个心愿,老子有一天将来一定要征服这里。当年他24岁。转眼到了2007年,香港回归十周年,《暗恋桃花源》到香港演出,12年后,当黄磊站在香港文化中心舞台上谢幕低下头那一瞬间,有掌声,有喝彩,他突然领悟到一件事:“其实你哪也征服不了,最多能做到的就是征服自己。所以这个电影对于我来讲,就是不早也不晚,不多也不少,刚刚好。”黄磊携《麻烦家族》现身北大:除了炖肉做饭,我还会别的

当初要拍摄一部关于家庭的电影时,所有人都对黄磊提出疑惑,为什么要去做一个好像不会有人看的电影?“电影不应该有一个大IP,有一堆大腕,当然我们这里也有大腕。有一堆小鲜肉,然后再编一个特神的故事的吗?好像看似很现实主义,一个很简单的逻辑。”

但黄磊想“用笑的方式做一件严肃的事情”。电影里的一些细节设置也颇有深意。如用了《幸福的黄手帕》做了这部电影中的电影放映,是对山田洋次老先生的致敬。片中还出现一首德国民歌《莉莉玛莲》,这首歌写了一个德国军人和一个女孩的爱情故事,在德军的战壕里放这首歌时,对面战壕的法军英军听到了,觉得太好听了,又写了英国歌词,两军对阵,但都放着同一首歌。黄磊的用意是,人与人之间,像战壕一样,但某些东西上是相通的。黄磊携《麻烦家族》现身北大:除了炖肉做饭,我还会别的

在黄磊看来,日本民族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男权和客气,而中国则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忽视和不客气,“有了恋爱关系,有了老婆,有了老夫老妻,不再需要说对不起、爱、谢谢。这个电影很简单,就是应该把对不起、我爱你、谢谢放在嘴边。家人之间,沟通是最重要的调剂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黄磊携《麻烦家族》现身北大:除了炖肉做饭,我还会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