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增15至26层未依法办理招标及建审手续,所签施工合同无效

一、案例索引

宝鸡市虹桥房地产开发(集团)有限公司、陕西省恒立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与宝鸡市虹桥房地产开发(集团)有限公司、陕西省恒立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申请再审民事裁定书,案号:(2016)最高法民申2411号。裁判日期为二〇一六年九月三十日。审判长为王季君。

二、案情简介

再审申请人宝鸡市虹桥房地产开发(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虹桥公司)因与被申请人陕西省恒立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立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不服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2016)陕民终9号民事判决,向最高院申请再审。

争议的问题:施工合同的效力问题?

三、最高院裁判摘要

一、关于案涉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效力问题

虹桥公司与恒立公司于2010年11月14日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履行了建设工程招投标手续,并于2011年11月27日在宝鸡市城乡建设规划局备案。该合同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恒立公司完成合同约定的施工任务并向虹桥公司起诉追讨工程款时,虹桥公司提出案涉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的抗辩,认为该合同不能作为工程款结算的依据,而应按照较低的当地定额计算。但虹桥公司提交的证据不能证明本案工程存在中标无效的情形,其提交的再审新证据《虹桥高新茗苑工程1-14层工程施工过程及自检评定》亦非原审中由于客观原因而不能提交的证据,不足以推翻一审、二审判决关于案涉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有效的认定。

二、关于案涉工程欠款数额的认定问题

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的高新茗苑-1至14层工程的中标价格为39539977.66元,双方2011年11月17日协议书对该部分工程的决算价为4000万元,未实质变更中标合同的价格,应予认定。该协议书同时约定,虹桥公司将案涉工程部分商品房作价1000万元抵顶工程款,从决算工程欠款4000万元中扣除该款后,虹桥公司下欠工程款3000万元并应支付基础支护费用96万元,故-1至14层的工程欠款为3096万元。施工过程中,双方协议由恒立公司负责15至26层的施工,该部分工程因未办理法定招投标手续以及建审手续,相关协议中涉及15至26层的部分被二审法院认定为无效。但恒立公司提供了5份工程验收资料,证明经建设、设计、监理及施工等相关单位验收,至2012年8月8日项目地基基础工程及全部主体工程已验收合格,故二审法院参照合同约定支持恒立公司关于支付该部分工程价款的请求,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根据2011年11月17日协议书关于新加盖楼以每平方米2000元作为工程承包单价一次性包死达到竣工验收程度的约定,15至26层的工程款为2400万元。虹桥公司在二审中提供外墙瓷砖汇总表及付款凭证,主张外墙瓷砖由其自行采购,应在工程款中扣除瓷砖款16万元,对此二审法院已予以支持。故此,虹桥公司欠付恒立公司的工程款金额为:-1至14层工程欠款3096万元+15至26层工程款2400万元-16万元瓷砖款=5480万元。

虹桥公司主张,按照双方2013年3月6日签订的补充协议,案涉工程应按陕西省09定额结算,虹桥公司欠恒立公司的工程价款应为2715万元。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一条关于“当事人就同一建设工程另行订立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与经过备案的中标合同实质性内容不一致的,应当以备案的中标合同作为结算工程价款的根据”之规定,虹桥公司的主张没有法律依据,依法不能成立。由于双方已就-1至14层工程价款进行了决算,并就15至26层工程约定了固定单价,虹桥公司要求根据当地定额进行工程造价司法审计重新确定工程价款,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不应予以支持。至于虹桥公司在再审申请中提出的质保金和工程税费问题,其在本案一审、二审中并未主张,如确实存在抵扣的合同依据,可另案主张权利。

四、启示与总结

施工过程中,双方协议由恒立公司负责在-1~14层之外新增加的15至26层的施工,该部分工程因未办理法定招投标手续以及建审手续,相关协议中涉及15至26层的部分被二审法院认定为无效。因此,作为发包方要特别注意,加高加层这类设计变更的规划审批,包括工程规划许可证和土地规划许可证,否则就新增加楼层所签施工合同会被认定无效。虽然施工图变更并不当然导致合同无效,业主拥有设计变更权,但建设工程受规划的制约,这是城乡规划法 的规定,旨在防止违法建筑的出现。

图片来自网络:

新增15至26层未依法办理招标及建审手续,所签施工合同无效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新增15至26层未依法办理招标及建审手续,所签施工合同无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