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1200万元天价成交!这个嘉定竹刻笔筒,比尔盖茨也有!

近日,相信不少嘉定人都被一只在法国小型拍卖会上的竹刻笔筒刷屏了吧。

近1200万元天价成交!这个嘉定竹刻笔筒,比尔盖茨也有!

北京时间4月20日凌晨,法国一家小拍博桑—勒费福尔拍卖行上拍一件竹笔筒,拍卖行将其定为康熙时期,拍前估价5—6万欧元。

但在现场引发了异常激烈的争夺,最终以126万欧元的高价落槌,再加上25%的佣金,其成交价约合1163万人民币。

是它是它就是它▼

近1200万元天价成交!这个嘉定竹刻笔筒,比尔盖茨也有!

这只笔筒的创作者正是清代嘉定竹刻家——顾珏。

顾珏是何许人也?

据嘉定竹刻名人的著作——《竹人录》记载,他大约活跃于康熙雍正时期,对于每一件作品的创作极为用心。“一器必经二三载而成”,如果说,雕琢一件作品需要两三年,就算顾珏的创作生涯维持了50年,其一生的作品,应该也就只有十几件而已,足见其珍贵。

小编从嘉定收藏家协会的“老法师”赵胜土老师处了解到,目前,顾珏已知流于世且毫无争议的作品有5件,除法国小拍上的这件西园雅集图笔筒之外,

另外四件的收藏者都是大有来头。

1、北京故宫博物院所藏有一件竹雕迎驾图笔筒。

2、纽约大都会博物馆藏有一件醉翁亭竹笔筒。

3、比尔·盖茨藏有一件移居图笔筒。

没错,就是那个大名鼎鼎的比尔·盖茨。

近1200万元天价成交!这个嘉定竹刻笔筒,比尔盖茨也有!

在2005年,香港佳士得春拍上,他以约合1140万元人民币拍下了这件作品,当时创造了中国古代竹刻拍卖成交的世界纪录。

没想到,时隔12年,在这次法国小拍上,这个纪录还是被顾珏自己的作品打破。

有意思的是,拍卖场上拍出过千万价格的中国古代竹刻,总共就只有这么2件,都是笔筒,两件落的是同一人的款——顾珏。

4、嘉定收藏家李家明藏有一件郭子仪返乡图笔筒。

赵胜土介绍,这只笔筒与此次拍卖笔筒相比,无论其雕工、艺术价值要明显胜于一筹。

拍卖的这一件只有落款,而李家明藏有的这一件还有诗文;拍卖的笔筒的上下包边有后加之嫌,影响了其原汁原味的完整性,李家明收藏的这一件品相完整;拍卖的为顾珏早期之作,而李家明收藏的为其鼎盛时期作品。

其实,嘉定的竹刻大师远远不止顾珏

从明代起,就大师辈出,

让小编一一道来:

嘉定竹刻起于明代,至今已有400多年历史。它的原创者为明代南翔人朱鹤。

他工诗善画,精于篆刻,以书画艺术融入竹刻,以刀代笔开创了以透雕、深雕为特征的深刻技法。朱鹤的传世作品不多,有香筒及“松鹤笔筒”。

近1200万元天价成交!这个嘉定竹刻笔筒,比尔盖茨也有!

二仙乘舟 明·朱三松

朱鹤之后,其子朱缨继承父业。朱缨之子朱稚征,号三松,善画,风格接近元代大画家倪云林。他是一位多才多艺的艺术家。

他的作品简洁精雅、古朴淳厚,刀法更加神妙。作品精雕细刻,成就超过了祖父朱鹤、父亲朱缨,被誉为竹刻史上杰出的名家之一。朱稚征的传世之物有“饮中八仙笔筒”、“清溪泛舟笔筒”、“仕女窥简笔筒”等。

经过朱氏三代的开创打造,嘉定派竹刻的风格已基本确立。明代末年,是嘉定竹刻的活跃时期,当时的文人学者都十分关注这种艺术样式,有的也介入了竹刻,嘉定四先生中的李流芳、娄坚,书画之余,喜刻竹自娱,他们常学朱鹤的深刻,功夫不亚于朱鹤。文人学者的介入进一步提升了嘉定竹刻的文化品位。

近1200万元天价成交!这个嘉定竹刻笔筒,比尔盖茨也有!

蟾蜍 明·沈大生

清代康熙、雍正年间,竹刻名家辈出,技法更趋新型多样,迎来了它的全盛时期。嘉定竹刻作为贡品传入宫廷,它的声名远扬。

继三朱之后,吴之璠是嘉定派竹刻的第一高手。他擅长圆雕、浮雕等各种技法,早年师法三朱,晚年变法,仿洛阳龙门石刻的浅浮雕,首用薄地阳文刻竹。

他的作品传世不多,但件件都是精品,时人称之为“鬼斧神工”,作品有“二乔并读图笔筒”、“弥勒自在佛笔筒”,乾隆皇帝看了欣喜万分,亲笔在他的作品上题诗:“竹刻由来说鲁珍,藏锋写像传有神。技哉刀笔精神可,于吏吾当斥此人。”

封锡禄、封锡爵、封锡璋三兄弟,是与吴之璠同时代的竹刻大家,号称“封氏三鼎足”,他们都精于圆雕人物,以封锡禄成就最高。后来,他与其弟封锡璋被召入内廷为皇家刻制作品。封锡禄的圆雕“罗汉像”、“狮子戏球”,都是不可多得的艺术珍品。

近1200万元天价成交!这个嘉定竹刻笔筒,比尔盖茨也有!

渊明赏菊 清·邓孚嘉

乾隆、嘉庆年间是嘉定竹刻发展的高峰时期,这个时期的领军人物是周颢。他是一位全才,精通写诗作文,能书会画,他的竹刻更是精致,传世作品件件都是精品。“松壑云泉图笔筒”、“兰花臂搁”都是绝顶佳品。

与周颢齐名的还有周笠和施天章,时称“嘉定三艺人”。这时期,还有许多见于史册的竹刻高手,如邓孚嘉、王梅邻等人。这时期的许多文人也将竹刻作为雅玩,著名学者钱大昕刻的“竹刻抱对”,艺术水平不亚于职业竹刻之人。

晚清时期,由于社会动荡,战事不断,嘉定竹刻趋于衰落。竹刻艺人为生存,作品转向刻制日常生活用品,如墨盒、烟盒、筷子等,不少竹刻艺人开店营业,有时大经的“文秀斋”、韩玉的“云霞室”、叶端甫的“翠晴斋”、张学海的“文玉斋”、朱厚甫的“酉阳俎”、范雅堂的“文元斋”等等,不少作品被选送到南京参加劝业会展出获奖。

此时,嘉定竹刻艺术仍有退色的辉煌。时任礼部尚书的嘉定人廖寿恒曾将精美的竹手杖赠给帝师翁同龢,翁同龢为嘉定竹刻的高超艺术水准而惊叹,赋诗一首:“三尺提携轻若无,玻璃根节翠肌肤。”、“桄榔栗 皆凡品,拟画江村篆竹图。”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二十世纪上半叶,嘉定竹刻处于停滞衰退时期,只有少数竹刻艺人苦守相望。这时期有成就的要数潘行庸。他出身一个竹刻世家,自幼入“文秀斋”学艺,所镂山水、花鸟、仕女水准很高。他是嘉定竹刻的末代大师。

嘉定报记者/顾娴慧

编辑/糖糖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近1200万元天价成交!这个嘉定竹刻笔筒,比尔盖茨也有!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