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壳下的不堪

导语

也许,我们不能怀疑资本对“共享”业务的前景是看好的。但是,就“共享”行业的发展来看,似乎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美好,从事“共享”业务的企业,也没有想象的那么获得巨大成功。更多情况下,“共享”行为变成了“烧钱”行动,“共享”企业打出的各种优惠、补贴、免费等方面的广告,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没有哪个企业能通过这样的方式生存下去。

“共享”壳下的不堪

在多数人还没有搞清楚什么是“共享经济”的时候,“共享”已经严重的被概念化、功利化、符号化了,很多不具备共享条件的,也在资本的强力作用下,被披上了“共享”的外衣,成为捞钱捞名的噱头。

4月17日晚,易到创始人周航与乐视控股关于“13亿元资金被挪用”的互怼,将易到的危机最终摆到台前,作为一家创立最早的网约车公司,易到当前所面临的资金困境实际上就是 “共享经济”背离初衷的产物。

“共享”壳下的不堪

从Couchsurfing沙发客到地铁丢书运动,再到后来的威客替人跑腿的业务,利用互联网web2.0的社交属性、信用功能,我们迎来了一波波共享经济的风潮。从此,“共享”成了互联网世界里最奇妙的文化!然而什么东西沾上商业的行为,人们就开始细细盘算,原本的意味就完全变了!

2008年,借助这些风潮,Airbnb成立,于是共享经济开始被推进资本市场。

等到2009年Uber创立,用商业推广的方式来催熟社会风潮成了全新的创业成功学。

“共享”壳下的不堪

到了中国,这些招数已被易到、美团、百度外卖等等O2O们尽数学了过去,不过学到的技巧中,烧钱补贴的成分越来越多。

正如所有行业的发展,都不可能一蹴而就,不能急功近利,不能盲目冲动,更不能被某种目的操纵一样,共享经济也需要在发展过程中充分尊重经济发展规律,充分尊重市场,充分尊重消费者意愿,而不是凭冲动、凭感情、凭一时之需,否则,共享经济就不可能带来共享快乐,而会出现共享忧虑、共享担心。

如果没有人再去关注共享经济能不能创造真实价值,那么那些披着“共享经济”外衣的活动就是一轮轮烧钱、吸纳融资的庞氏骗局。

无论是网约车、共享单车、房屋租赁、共享充电宝还是其他,盈利模式越来越不清晰,可一系列风险信号已逐步出现,各种问题先后被曝出,包括网约车、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等,这些问题表现的是互联网之下的“共享经济”的骗局。

“共享”壳下的不堪

赚钱成为目标 资产泡沫的本质显现

以共享单车为例,目前,共享单车不仅出现了品牌混战的现象,20多家共享单车品牌,为了抢占市场,开始了“烧钱”补贴大战,“免费骑十次”“免费一周”“骑行得现金红包”等优惠活动层出不穷,仅摩拜和ofo两家行业巨头,融资总额就达9.4亿美元。而且,“硝烟”之下也是泡沫不断涌现,共享单车天量投入带来的供应链盲目扩张,已使“僵尸车”成为新的“城市垃圾”,盈利模式也越来越不明晰,加上用车租金去向不明,一系列风险信号正在逐步出现。

而共享电动车,可能就更加没谱、没目标、没方向了。殊不知,电动车在很多城市是“禁车”,是不会给上路牌照的。如果推出了,会不会因为违反城市的相关规定而完全成为噱头呢?而大批量的充电宝诞生,其服务对象又是针对谁呢?如果连这个都搞不清,“共享”还能够名符其实吗?

在知识共享领域,2016年,分答完成 A 轮融资,估值超过 1 亿美元,但外界却并不看好其知识变现的前景。分答平台上,网民更关注明星、网红、大V的隐私和八卦。业界认为,目前分答很难维持用户对平台的黏性,而待新鲜感降低后,难免陷于尴尬处境。

“共享”壳下的不堪

发展忽略质量 共享模式可持续性不足

“拼低价、重产量”,共享经济企业往往会忽略产品质量,给用户形成劣质体验;依赖烧钱,模式可持续性不足。久而久之,这些以价格战为主的产品只能靠最低级的地毯式派单、不间歇的红包来维持,一旦停止烧钱又回到起点。就像风口上的猪,风停猪落,谈何存活?虽然拿到了投资,但一些共享经济企业只是在自己的圈子里玩着融资并购游戏。这些价值千亿的共享经济项目,如果不增加造血能力,将会离清醒的资本越来越远。

就说共享单车,首先就不具备共享经济的特点。

一方面,共享经济下的闲置资源再利用比即使是再便宜的单车生产成本也要低。而当下的共享单车注定了无法摆脱重资产模式,单车公司要承担不菲的包括车辆制造、维护、丢失、损坏、寻找等在内的成本,仅制造成本而言,摩拜初期设计生产一辆车的费用就高达6000元,尽管后来随着原材料采购量的增加,单车成本逐步降低到3000元左右,甚至1000元以内,但这笔投入依然是巨大的。

另一方面,共享经济属于典型的双边市场,即供需双方通过平台进行交易,一方参与者越多,另一方得到的收益就越大,两个群体相互吸引,相互促进,网络效应会进一步得到放大,置身其中的平台企业就可以较快地成长为“独角兽”甚至于获得“至高无上”的话语权。而当下的共享单车市场或许不会具有上述特点,“拼车、代驾战场均在90天结束战斗,单车不会例外”,“90天结束战斗”那是共享模式下的发展速度,或许不具备共享经济特征的单车市场大一统的格局真的不会这么快形成,或许这只是风投公司的错觉和一厢情愿而已。

君不见小区内众多布满灰尘而且质量尚可的自行车,倘若这大规模的闲置自行车拿出来共享,那才是真正的单车领域的共享经济,而现在,这一目标却无法实现。

“共享”壳下的不堪

盈利模式仍不清晰 未回归服务本质

有人质疑摩拜单车“盈利问题没解决,是一种创业套路,通过炒作、骗风投”。面对这些问题,胡玮炜却从容回应:“商业模式不一定非要找,不论是对社会还是对个人,只要做的事情非常有意义,非常有价值就可以。就算这次失败了,那也是一项公益。”

如果不能用共享经济来考量当下的单车市场发展,那单车运营企业至少应该具有差异化或者说新颖的盈利模式吧,不然如何为那些投资方带来回报呢?因为单靠收取1元或0.5元的租车费用来盈利似乎显得很单薄。

很多人通过计算得出了单车每天使用几次就可以保持盈亏平衡的结论,但要知道,单车运营市场发展是有自己的边界的,会受时间地域天气等的限制……所以这些可以保持盈亏平衡的频次是否可以达到是有疑问的。另外还有丢失、损坏、寻找等成本需要考虑,但这些成本却是无法预知的。

同时退款难提现难成服务缺口,以摩拜单车为例,其官方APP上只有一个押金退还的按钮,但没有充值金额退还的入口;用户需要拨打客服电话或向指定邮箱发送邮件,才能完成退款流程。但有用户抱怨称,摩拜的退款入口显得十分鸡肋,“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客服电话基本很难接通。”除此之外,有时候用户甚至连押金都难以赎回。

遗憾的是,对于更丰富的盈利模式,单车公司自身也还没有明确的目标或者说根本还没有去考虑。

“共享”壳下的不堪

在共享经济时代,人们追求的是社会资源利用率的最大化,闲置的社会资源只有得到更广泛地分享才能获得效益。

共享经济的理想前景固然是好的,不仅是针对闲置资源,甚至这一模式本身就潜藏着很多人文因素的洞察,它的内涵将会超越商业价值。但假借为人民服务的名义进行商业利益操作,就变成了一场骗局,资产泡沫的后果还是由人民来承担。

也正因如此,面对共享市场出现的大跃进式的盲目发展问题,政府不能再保持沉默,不能再单纯看到这个行业积极的一面,而要充分注意到该行业面临的危机。再不规范把各种可能出现的问题想清楚,把各种漏洞堵上,共享经济很可能倒在起点上。这其中,防止资本恶意炒作,是发展共享经济的关键之一。对于企业来说,共享经济的根本仍然是为用户提供长久可靠的服务,而不是野蛮生长后的垄断。毕竟,亚当斯密的那只“看不见的手”,终究会戳破所有的经济泡沫,而泡沫之后的废墟下,无人能够幸免。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共享”壳下的不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