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石油背负三座大山成大盘毒药,被套10年老股民此恨绵绵无绝期

文|富凯财经 小E

体验要点:中国石油的经营能力,预防和化解风险的战略技术,是否会因为长期的垄断地位而退化,还需要油价冲击、混改提速等大浪来试真金。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满仓中石油;如若当初没割肉,而今想来愁更愁”

中石油背负三座大山成大盘毒药,被套10年老股民此恨绵绵无绝期

中国石油在老一代A股股民中似乎是一个永远的痛,当年这只蓝筹巨无霸从上市首日的48.62元,一路暴跌到目前的不到8元/股,吞噬了无数散户的豪情壮志。

近10年的漫长等待,对于大批套牢者,可谓“绵绵无绝期”。

更可悲的是,2010年以来,中国石油与中国石化携手成为股指的“毒药”,只要“石化双熊”放量上涨,就标志着股市阶段性行情接近尾声,机构散户顿作鸟兽散。

中石油背负三座大山成大盘毒药,被套10年老股民此恨绵绵无绝期

是什么导致中国石油股价跌跌不休?又有哪些催化剂能够支撑中国石油重新走强?被套股民何时才能解套?这些问题一直困扰着众多投资者。

油价暴跌致中石油净利遭遇脚脖斩4大业务全线缩水

事实上,与股价最密切相关的就是公司的业绩。然而根据中国石油近期新发布的公告,该公司2016年总收入约1.62万亿元,比上年减少6.3%;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78.57亿元,同比下降77.9%。而中国石油1月份曾警告,公司利润可能下降多达80%。

从细分板块来看,中石油2016年勘探与生产板块实现营业额4124.84亿元,与上年同期相比下降13.2%;炼油与化工板块实现营业额5825.1亿元,同比下降14.8%;销售板块实现营业额1.3万亿,同比下降5.9%;天然气与管道板块实现营业额2474.77亿元,同比下滑12.2%。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石油2016年盈利不足80亿,但该公司非经常性损益一栏显示,计入2016年的政府补助金额就打到57.79亿元。公司介绍,政府补助包括营改增增值税即征即退32.15亿元。

对于业绩暴跌的原由,中国石油总裁汪东进在2016年度业绩发布会上表示,公司2016年盈利水平为近年最低,主要原因在于公司以上游业务为主,受油价大幅下跌影响较大。

中国石油的分析也称,2016年原油、天然气、成品油价格下降等因素叠加,使公司生产经营压力进一步加大,造成利润受挫。

按照他们的说法,国际油价的涨跌对这家具有垄断优势的超级大企业,可以说是息息相关。

今年一季度,全球石油市场逐步趋向平衡,国际油价大幅上升;中石油业绩也水涨船高,该公司第一季度业绩预告显示,预计第一季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0-60亿元,将实现扭亏为盈。

那么未来油价到底会何去何从?

2014年年中以来,国际油价大幅下跌,并在低位持续震荡至今。值得注意的是,技术创新在本轮油价开启下行通道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它不仅改变了全球原油供需偏紧的状态,开启油价暴跌行情,也在持续低油价过程中推动美国非常规油气实现“华丽转身”,成功降低成本。技术革命使供需宽松成为常态,推动全球原油市场进入新格局。

有数据显示,2015年年初,美国致密油生产成本高达65美元/桶,而中东陆地油田的生产成本仅为27美元/桶。成本劣势令美国非常规油气资源在低油价时面临巨大的竞争压力。

但能源咨询公司Rystad Energy数据显示,2016年,美国巴肯、鹰滩等主要致密油盆地的井口盈亏平衡价格已经降到40美元/桶以下,这意味着美国非常规油气厂商的盈利能力显著增强。因此,尽管低油价仍在持续,但美国原油产量已经从2016年年中开始逐步回升,目前约为910万桶/天。

因此,即便油价受以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为主的产油国开始执行减产提振,但美国原油产量快速回升,同时商业原油库存不断刷新历史纪录,威胁了欧佩克减产协议的有效性和未来的持续性,导致市场对产油国减产能否改善全球市场供应过剩局面的疑虑加深,油价于3月中旬承压出现较大幅度回调。

在国际油价具有很大不确定性的情况下,中国石油还能做些什么来提高业绩呢?

有分析人士认为,对油价走低反应迟钝,组织机构庞大臃肿,剥离资产等止损措施缓慢,或许才是中石油必须面对的现实问题。

中石油组织机构庞大臃肿瘦身能否成功待检验

中石油不仅职工冗余现象严重,机构也太多,导致运转效率低下,成本过高,无法通过削减足够成本来维持足够高的利润水平。除了成本高,机构太多导致公司在管理上也出现了困难。

中石油背负三座大山成大盘毒药,被套10年老股民此恨绵绵无绝期

机构精简是石油公司近期密集采取的措施,中石油从总部机关开刀,打破“铁饭碗”,将干部的终身制改为聘任制;改变权力集中,向下属单位下放权利;鼓励基层员工创业、兼职以带动分流安置。

针对减少石油企业负担、提高运作效率,中石油对“三供一业”等传统物业服务分离移交。油田矿区由后勤物业服务向工业物业、办公物业转型,同时精简机构、人员,实现精干高效可持续运行。

从这些改革举措来看,最困扰中国石油企业的问题是人员机构太臃肿,制度固化让企业缺乏活力。改革的规划是积极的,但是否能层层深入下去,如何落到实处,考验的是国家和公司的执行力。

中石油正为混改铺路估值能否提升或就在此一役中

受到国际油价持续低迷、上游油气开采业务比较集中的影响,从2014年开始,中石油就不断出售旗下的亏损公司,清理不良资产,以提高效率,缓解国际油价对企业的负面影响。

2016年3月份,中石油出台《关于持续深入开展开源节流降本增效工作的措施意见》,深化亏损企业专项治理,控亏减亏扭亏,重组优化托管企业,减少效益“出血点”,处置“僵尸企业”,减少企业低效无效资产。随后,中石油开展了一系列清理工作。2016年4月至2017年3月,中石油先后挂牌转让了旗下盈利能力不强的6家子公司。

此外,2016年10月份以来,发改委针对输配体制改革陆续发布多份文件,2017年将全面启动管道运输企业定价成本监审工作,研究制订天然气干线管道价格,加快规范省级以下管网定价。

中石油在2016年完成了管道与销售分离,分别成立了天然气销售公司和管道公司。有报道称,中石油已经做好了剥离价值850亿美元管道资产的准备,并且今年剥离出的管道资产将可能建立一家独立的管道公司。

随着油气体制改革的不断深化,行业格局将发生深刻变化,竞争性领域和环节的价格将逐渐放开,市场竞争会更加激烈,按照旧的思路拖延经营、敷衍改革的企业不会有出路。

中石油大刀阔斧的改革显示出了其脱胎换骨的决心,但企业的经营能力,预防和化解风险的战略技术,是否会因为长期的垄断地位而退化,还需要改革的大浪淘沙来试真金。

即将到来的混改新阶段,如果能抓住机遇,深化改革,中石油还是有望从局部资产权益减持中获得利润,激发基层单位创收的积极性,加速盈利增长,最终带来公司估值的修复。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中石油背负三座大山成大盘毒药,被套10年老股民此恨绵绵无绝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