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假理财”产品,涉案金额高达30亿!

购买理财产品早已成为普通市民投资的一条重要渠道,但近日一起“假理财卷走30亿元”事件,着实让银行和理财者背上冒出一层冷汗。

事件还原:伪造理财产品疯狂圈钱

4月18日,新京报等多家媒体曝出,民生银行北京航天桥支行行长张颖涉嫌伪造理财产品,用以表外放贷,掩盖约30亿元的票据造假窟窿,已有逾150名投资者被套,涉及多家再贴现银行。

根据投资者提供的理财产品转让协议显示,这些产品都打着民生银行的旗号,然而,事后核查发现并非民生银行理财产品。不少业内人士认为,投资者购买的是“假理财”。

疯狂的“假理财”产品,涉案金额高达30亿!

截止发稿,包括民生银行前副行长赵品璋、支行行长张颖、天桥支行副行长肖野、理财经理李亚慧等多名员工因涉案被调查。

违法者张颖与鲸钻高球俱乐部

张颖是人大金融系毕业的高才生,今年35岁,以前曾在外资行工作。其私人银行服务团队平均年龄尚不足29岁,但实力绝对不容小觑。该支行私人银行客户多达320余名,是民生银行全国支行中私人银行客户量之最。

据媒体报道,本次事件中的高息假理财产品被理财经理宣称为只有鲸钻高球俱乐部成员才能买到,而这个俱乐部正是航天桥支行为高端客户所成立的。

鲸钻俱乐部成员投资的金额大多为2000-3000万元,数额高的达到6000-8000万元,数额少的也有近1000万尚未兑付。仅鲸钻俱乐部的成员就有超过150人,其他投资者和涉及金额还在统计中,估计涉及规模约30亿元。

不过据银行人士透漏,金额可能没有那么多。实际情况以公安部门的最终公布信息为准。

30亿巨款的来去始末

张颖伪造假理财产品的原因,有两个推测:一是为了填补该支行票据业务的窟窿,通过私人银行业务的超强优势揽取资金,先解决票据业务的烂账,再以时间换空间,兑付投资者本息;二是非法挪用资金。

公开资料显示,国内多起银行“飞单”涉案金额从数百万元到上亿元,极少超过10亿元,那么支行的30亿元是如何被套出的?

疯狂的“假理财”产品,涉案金额高达30亿!

先从报道中频频出现“萝卜章、飞单”两个关键词说起:

银行用章有严格限制和规范,以防乱盖章引发风险。所谓“萝卜章”,即个人私刻的公章,由于客户没有当场识别真假的能力,所以即使事后能提供盖章的商业票据,也不具有相应的法律效力。不过20日民生银行回应尚未发现“萝卜章”问题。

银行的理财产品相较而言更为稳妥,这也是博得理财者信任的原因。但某些银行工作人员为满足个人的利益,卖给客户不属于银行的理财产品,从中获得高额的佣金提成。对于客户来说,这笔理财资金失去了银行严格风控的保护就很容易“打水漂”。

严格意义上来说,民生银行此事件并非单纯的“飞单”,因为理财产品属于是凭空捏造的废纸,即不具有法律效力,也不受风控的保护。

追问:民生银行是否要负全责?

“假理财”事件暴露出银行内控制度不到位的问题,银行需要持续加强自身行内控体系建设,确保各流程、各岗位均在有效的监督与制约下开展相关业务活动;严格把控与审核理财经理;对“飞单”行为进行不定期排查,对于有违规行为严厉处罚,以儆效尤。

事件报道之后,民生银行受舆论的影响,名声大损,股价一路下行,19日更是创下了19个月以来的新低。这并不是结束,负面影响仍在继续发酵,理财者遭受了不同程度的财产损失难以追回,同时削弱了其他理财者的信心,对银行理财产品萌生退意。

究其根本,银行与理财者都是受害者。这就提醒各大银行更要严格遵照监管要求,合法合规经营,加强内控体系,重视部门管理、内控上的短板。

“强监管”刻不容缓

银监会刚在10天内火速发布了7个文件,涵盖提升银行业服务实体经济质效、银行业市场乱象整治、银行业风险防控、弥补监管短板、开展“三违反”、“三套利”、“四不当”专项治理等方面,“假理财事件”就现身说法证明了“强监管”的重要性。

疯狂的“假理财”产品,涉案金额高达30亿!

“飞单”也是监管层重点整治和核查的对象,银行业迎来了“史上最严银行业监管季”。从时间表看来,银监局在5月20日之前将全国性银行的分支机构检查情况上报银监会;银监会相关机构监管部门和银监局在5月31日之前完成所有银行业金融机构专区“双录”评估检查并提交消费者保护局汇总;消保局在2017年6月30日前完成“双录”实施情况专项评估检查汇总报告。

如何防范飞单陷阱?

理财者很难分清公章的真假,所以在购买理财品时,需要认真甄别:

对所有高收益的产品保持警惕,目前银行理财收益多在4%左右,如果超出平均水平太多,则需要提防背后隐藏的风险;购买时在专门区域进行“双录(录音录像)”;购买后可在中国理财网上查询真假,并且关注购买产品的资金是否汇入银行账户。

部分报道来源于:新京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疯狂的“假理财”产品,涉案金额高达30亿!